“很好!”周博站起身子:“让你的人帮我们准备房间吧!你等一下,就跟他们上路吧!希望明日太阳升起之后,东方世家的主事人,已经成为了你!有他们的帮助,你一定可以成功!我,在这里等你的好消息...........”

    青玉葱葱的庄园之中,周博独自一人站在那庭院中的一棵大树之下,抬起头愣愣的看着天空,也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星星点点的光斑,笼罩在周博的身上!让后者的周身,多少也是带着几分的温暖的气息!相比之前那一直冷意弥漫的感觉,无疑是温暖了一些!柔顺的白发,轻轻的随风飘起!三千雪丝轻扬,让周博的身影,显得无比的落寞..........

    身后脚步声传来,红衣金面具的血罗刹慢慢的走到了周博身后!看着那一身黑袍的周博,淡淡的说道:“东方雨露和护月十八骑,已经回来了!”

    “回来就回来吧!”对于血罗刹的消息,周博并没有表现出十分的感兴趣:“护月十八骑修为极深,每个人的修为,几乎都达到了六境的水平!其中,两位首领,更是达到了七境!他们十八个人,足以荡平一个小型门派!对上东方世家这种凡人家族,根本没有什么问题!”

    “恩!”血罗刹轻轻的嗯了一声,对于周博的话,表示同意!护月十八骑血罗刹也是接触过,所以对他们的修为,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对了,刚刚我接到南疆这边的消息了!”安静了一会儿后,血罗刹方才是开口说道!

    “南疆?南疆那么出事情了?”周博听着,颇有些意外,转过身子看着血罗刹问道!

    “南疆这边倒是没有什么事情,不过唐家,却是出事了!”血罗刹轻声说道!

    “唐家?西蜀城,唐家堡?”

    “是!”血罗刹说道:“轻烟接到了西蜀城唐家主事人唐菱的求援信,说是青城剑派似乎最近有对唐家动手的样子,频繁的开始出没于唐家堡一带。唐家力量不大,不是青城剑派的对手!所以,她请我们出手帮助!”

    “意料之中!”周博听完了血罗刹的话后,突然笑了一下。看那样子,似乎早已经料到了一般!

    “恩?你之前猜到了?”看着周博那样子还有周博的话语,血罗刹颇感意外:“你怎么会知道青城剑派会对唐家出手的?”

    “青城剑派对于唐家出手,我自然不知道!可是仙剑宫对我有兴趣,我确是轻轻楚楚的明白的!”周博冷冷的一笑:“我敢和你打赌!恐怕现在仙剑宫的人,已经开始汇聚在青城一带了,你信不信?”

    “你的意思是,青城剑派对唐家出手,是因为受到了仙剑宫的指使?”

    “肯定!”周博的话语带着绝对的肯定:“唐家和你们南疆的关系,我想根本就瞒不住正道各门各派!这五年来,唐家对南疆的支持,正道只要不是一个瞎子,就一定能发现!只不过,因为我一直没有出现,再加上唐家是一个凡人世家,他们这些修道门派不太好出手,所以并没有怎么为难唐家!而是把所有的力量,都是放在了你们南疆这边!”

    “现在,我出现了!可是,又立刻没了踪影!你想,换做你是仙剑宫的人,你会怎么想?肯定不会认为我们在休养生息,而是认为我们另有所图!可是偏偏,他们却不知道我在干什么!暗处的敌人,永远比明处的敌人来的可怕!所以,他们才想出了这样的一个方法,来逼迫我们现身!”

    “可是,他们为什么不直接来到南疆?”血罗刹闻言,又是不解的问道!

    “如果我们执意防守,而不主动出战呢?正道这些人不是傻子,见识了密林的威力,尤其是蛊帮那些人的手段之后!谁会有胆子敢深入密林?跟他们在密林中战斗,恐怕正道只会是伤亡惨重而进展缓慢!换做是谁,都不会做这种一看就是赔本的买卖!所以,指使青城剑派对唐家出手,就是为了吸引我们的出手!这样,就算是我们不出现,但是只要派人的话!就能被他们大口吃掉,怎么算,都不吃亏!更何况,他们应该也查到了唐家和我们的关系,估计是算准了,我们不会袖手旁观!”

    “那怎么办?唐家,救还是不救?”血罗刹听着周博的分析,低声问道!

    “除了你我带人,其他人去唐家,应该都不会讨得了好!而到时候,就算是战,估计也会是一场大战,一场惨战!虽然不知道正道用什么方式,但是我可以猜得出来,他们一定是下定了决心,要把我们留在那!”

    “那你的意思是,我们不救?”血罗刹闻言,虽然心中放松了一些,可是却也感觉到了一些什么东西,在缓缓的从周博的身上流逝..........

    “自然是要救,不过不是这样的救法!”周博冷笑一声:“东方雨露既然已经一统了东方家族,那么我们这一次的准备,就已经彻底的完成了!你帮我发几封信,分别给碧海宫,北堂家族,还有雪宫,南疆!一切,都按照计划行事吧!”

    “什么时候开始?”听到周博的话,血罗刹那隐藏于金色面具后面的眼睛,瞬息间闪过了一丝的兴奋还有期待!似乎,有什麽活动即将开始一般!周博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血罗刹在自己说完的那一刻,有着强烈的兴奋!

    “不过,是不是有些太仓促了?”虽然兴奋,但是血罗刹显然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的人!作为一代人杰,血罗刹对于局势的把握和分析,显然也是有自己的可取之处的!否则,她也不能带领南疆那已经伤了元气的各门各派,抵抗正道二十多个门派的联盟,硬抗了五年之多!

    “既然计划之前都已经定好,离开雪宫的时候,也都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早晚,也不过是瞬息之事!时不我待,我们出手晚一点,唐家就完了!”

    “好,我这就去安排!”血罗刹闻言之后,立刻说道!

    看着血罗刹离开,周博再一次缓缓的转过身子!伸出手掌,接住了从天而降的一片树叶。看着指间的那一片叶子,周博的眉眼之间,一片煞气。低沉的声音,在这没有一人的庭院之中,低声的响起:“秦岚,看我为你报仇....”

    千里之外,青城剑派......

    青城剑派的主殿一剑堂中,青城剑派掌门人俞京戊面色带着几分的拘谨和不自在,陪着笑的招呼那突然到来的仙剑宫一行人!心中,一阵强烈的心虚感!

    说俞京戊心虚,倒不是因为他做了什么对不起正道,对不起仙剑宫的事情!说起来,对于仙剑宫,俞京戊一直是大力的结交的!对于仙剑宫这个老牌势力,又是近邻的门派!青城剑派,一向是和其统一行事!说起来,青城剑派倒是更像是天山和晨曦门的关系一般,密不可分!

    俞京戊心虚的来源,主要是因为眼下这殿堂之中,这入座的仙剑宫的十位老者!看着那十人一个个散发着的令人压抑的气势便是知道,这一次仙剑宫让自己青城剑派对唐家出手,似乎图谋非小!否则,一个小小的唐家,怎么能劳的动仙剑宫这一看就知道是门派老古董级别的老妖怪们出山?

    每一个门派,都是有着近乎一些老妖怪们一样的宿老存在!就算是他们仙剑宫,也是有着几位!不过,相比于仙剑宫这等修为,却是相差太远!看着仙剑宫这十位老者,就算是俞京戊本人,也是有些头脑发麻......

    “呵呵,俞掌门不要见怪。我等不请自来,实在是有些难以书信告知,所以才出此下策!如果有什麽得罪之处,还千万不要见怪!”跟随着这十位老妖怪们一起前来的,是仙剑宫的常老怪!看着常老怪,俞京戊干干的笑了两下:“不会,自然不会!”

    常老怪叹了口气:“其实不是我等想要隐瞒什么,而是这件事情实在是牵连太大!为了不让消息泄露,我等只好秘密行事!这一次我等前来之时,宫主专程交代了,无论如何,让我等对俞掌门道一声歉!”

    “不用,不用!”听到常老怪的话,俞京戊连连摆手:“我等都是同道中人,有什麽事情,理应互相帮助!这等小事,不值得如此小题大做!只是本座有一事不明,不知道常长老可否解惑?”

    “俞掌门心中疑惑的是我等此行的目的吧?”常老怪显然是早已经想到俞京戊会问这个问题,呵呵一笑:“实不相瞒!其实这一次,贵派出击唐家,只是一个诱饵!最主要的,还是钓到昔日那个逃脱的正道败类,晨曦门的前弟子,周博!”

    “什么?周博出现了?”听到常老怪的话,俞京戊霍地一下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常长老的话当真?”

    “自然是真的!”常老怪的神情悲愤:“当日南疆一行,我仙剑宫殿后不幸遭到魔道埋伏,最后仅有易若一人逃脱!而领导之人,便是那消失了整整五年的周博!宫主和我们宫内一众长老知道后,便是做出了这个决定,依靠唐家,来钓出周博这一个大鱼!而此行的十位前辈,就是为了对付周博那个魔头!当然,我们仙剑宫的其余弟子,正在陆续赶来之中!而各门各派,我们在离宫之时,也是发出了求援信件!想来,这两日之间,便是能够齐聚于此!只待周博现身,便是将其团团围住,让其陨落于此....”

    凶狠的声音,在这一瞬间响彻了一剑堂的大殿内外....

    月黑风高,漫天乌云...

    黑袍之下那清秀的容颜,看着天空带着说不出的阴郁!而眉宇之间,更是一股淡淡的煞气淤积其中!虽然容貌依然的眉清目秀,可是多了这一份淡淡的煞气,让周博整个人都是显得大不一样!尤其是,那一对在暗夜中散发着血色的红瞳,更是让人看着忍不住的心生恐惧!

    “噗嗤”传信鸟在黑夜中扑动着翅膀的声音,显得那般的清晰!看着那传信鸟飞入身后血罗刹的手中,周博那压在腰间长剑的手,不自觉的重了几分!从他那手上的动作就可以看出,此时他的心中,显然并不算平静!

    “他们动手了!”跟在周博身后的血罗刹展开了手中的传信鸟,淡淡的说道!

    “传信鸟一到,就说明他们开始动手了!”周博声音平淡:“碧海宫灭东方天市,紫薇两派!雪宫,北群山负责正气门,燕山,华山,青容,玄虎,沧浪六处!十八骑去了西南,南疆扫荡周边。一夜之间,处处烽烟!今夜,是一个杀人的好时机!”

    “五年之前,你惊天一动,独对正道群雄!五年之后,你出现之后,便是一夜之间十余个门派同时遭到了雷霆一击,灭门之祸!这样,你就和正道真的成不死不休之势了!甚至,晨曦门他们也会卷进来!你,会不会后悔?”血罗刹看着周博,随意的问道!

    “哼!”周博冷笑一声:“就算是不灭了他们,难不成我和仙剑宫他们,就不是不死不休之势了吗?正魔两道,早已经没有了什么道义可言!五年之前他们将我逼成那个样子,可有谁的心中,会后悔半分?既然自己种下了苦果,就尽数给我吃下去吧!天道轮回,周而复始!谁的一生,都有天意安排!我们,又何必费尽心思,做什么圣人?”

    “再说,若非他们和仙剑宫联合在一起,要对唐家出手,惹我出来,我又如何会对他们出手?别看这些都是小门派,如果不跟随仙剑宫出人的话,就算是我们动用了全部的力量,也无法一夜之间将其扫荡干净!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好了,动手吧!我们虽然出手轻松一些,不过可是却只有我们两个人!一夜之间灭掉两个门派,并不轻松啊!快一点,说不定还能看一下这西边的日出,和我们看的日出,有什麽不同?”

    “好!”听到周博的话,血罗刹淡淡的应了一声:“我们先去哪里?”

    “先去逍遥门吧!据我所知,那里可是仙剑宫的死忠!灭了它,也算是断了仙剑宫一臂!而至于青城,这会儿仙剑联盟的人都在那里!就让他们多活一段时间,翻不了天..........”

    西方,逍遥门!

    逍遥门山门前的山道之上,数十名守卫弟子正在黑暗中担任着门派的警戒和守护山门的责任!每个人的目光,都是带着谨慎。然而,突然冷风一吹,一道黑色的人影,便是凭空得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速度之快,甚至大部分弟子,都是没有看清!

    “什么人?此地乃我逍遥门山门之所,阁下有何要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