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莹玉叹息一声,道:“好好休息吧,事情并不是你看见的那样,什么事情有师叔给你做主。”

    妍瑶摇了摇头,倔强的坐了起来,道:“师叔,我回去修炼了。”

    上官泓元无奈的看着妍瑶,道:“好了,今天在此休息吧,明天若想走,没有人阻止你。”

    上官泓元随后走了出去,房间内又恢复了平静,妍瑶又趴了下去,眼带雾气,看着床顶怔怔发呆。

    天亮之时,妍瑶早早就就离开了,“红羽峰”上,枫树林之中,一间不大的茅屋在此,妍瑶自己摇晃着身体,走入茅屋之中。当进来之时,却发现道沁也在此,道沁看见妍瑶一怔。

    妍瑶低着头,道:“师傅,弟子让您操心了。”

    道沁道:“你怎么回来了?是不是他们欺负你了?”

    妍瑶咬着嘴唇,不肯说话。

    如此,道沁更急,道:“你到是说阿,急死为师了。”

    妍瑶抬起头,两行眼泪流了出来,妍瑶跪在地面上,抱着道沁就失声痛哭,道沁也顾不得找上官泓元报仇,只好先安慰着妍瑶。

    此时,经过一夜的休息,刘启的身体已经好转,清晨起来之时,刘启就开始做饭,做好饭的时候,众人都已经清醒,当阮莹玉看见上官泓元之时,摇了摇头,二人无奈的叹息。吃饭之时,众人都奇怪的看着上官汐柔,上官汐柔今天一直给刘启夹菜。

    上官泓元看着上官汐柔如此,道:“汐柔,你几时与孟常成亲?”

    众人一怔,上官汐柔不高兴的看着上官泓元,道:“爹,我几时说要与师兄成亲了?”

    阮莹玉一怔,看着上官汐柔,道:“比试的时候,你不是已经答应了么?”

    上官汐柔撇撇嘴,道:“是阿,那我也没有说一定要成亲阿?”

    上官泓元把碗摔在桌子上,道:“婚姻之事,岂可儿戏?你如此行事,还让我如何在清心宗待?”

    上官汐柔不高兴的,道:“爹,我怎么儿戏了,好了啦,我的事情你不要管了,师弟,吃菜,别管他。”

    刘启此时有些发蒙,怔怔出神的看着上官汐柔,一时间内心有种说不清的感觉,刘启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婚姻之事,不可儿戏,但想着若与上官汐柔在一起,还有比这重要的么?

    刘启笑着,道:“谢谢师姐。”

    上官泓元与阮莹玉吃了这辈子,就不愿意吃的一顿饭。当吃完之时,众人就一起前往“玄清峰”,只不过,上官汐柔一直跟在刘启的身边,与刘启嘻嘻哈哈的说笑着。

    当众人赶到之时,道沁等人已经坐在了“清心殿”的门口,只不过,道沁的脸色十分不好看,上官泓元内心都一颤。妍瑶今天没有来,道沁面无表情的看着上官泓元一行人,当看见刘启与上官汐柔在一起之时,脸色更加难看。

    第一场比赛,依旧是刘启先行开始,只不过,今天刘启是与孟常比试,上官泓元与阮莹玉二人,尴尬的走到“清心殿”的门前,阮莹玉与道沁打招呼,道沁都没有理会。如此,上官泓元更不敢与道沁打招呼了。

    上官汐柔给刘启拉到了一边,嘱咐道:“你身体没好,可要小心一些哦。”

    刘启脸色有些红,看着上官汐柔,但依旧是一脸高兴的说道:“知道了师姐。”

    孟常此时已经走入场地之中,英俊异常,当看见上官汐柔与刘启在一起时,依旧没有在意,毕竟人家是师姐弟,说话又能如何。

    刘启自己走入场内,看着孟常,一时间有些尴尬,孟常笑着看刘启,道:“师弟前几次打斗确实精彩,希望今天能与为兄认真比试一场。”

    白发老者走了进来,道:“比赛规则都没有异议,你们可都准备好了?”

    “清心殿”前的道斋,道:“师弟,你家老六今天怎么看起来有些不对?”

    法寂也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刘启,道:“上官施主,莫非丹药没管用?”

    道沁突然插嘴,道:“哼,一战成名,自然美人在怀了。”

    道斋呵呵笑了出来,道:“是么?没想到师妹同意了?如此,对妍瑶那丫头也是好事。”

    道沁哼声道:“我家瑶儿可没有如此福气。”

    上官泓元不等道沁说完,抢先道:“呵呵,师妹真会开玩笑,我家老六不娶妍瑶娶谁阿,呵呵,师妹,比试完以后我们再说。”

    此时,刘启看着孟常,刘启实在是不想与孟常争斗,忽然,刘启举起手来,道:“师叔,弟子昨天重伤没痊愈,弟子要放弃。”

    “哗”众人吃惊的看着刘启,众人都等待着刘启与孟常的比试,此时居然放弃,不免可惜。

    孟常看着刘启,道:“师弟为何如此?”

    刘启对孟常行礼道:“等小弟痊愈之时,必当与师兄切磋,我先告辞了。”刘启说完以后,自己就转身离开。

    白发老者看着孟常道:“清心宗孟常,胜。”

    孟常行了一礼,就追刘启而去。此时,上官汐柔正准备拉着刘启出去玩耍,看见孟常过来,一时间有些为难,咬了嘴唇半晌,突然对刘启,道:“师弟,你去旁边等我一下,我跟师兄说些事情,说完以后,我就带你出去玩耍。”

    刘启哦了一声,自己就走远。上官汐柔看见孟常停在自己身边,看见此地人还很多,道:“师兄,我们去那边说些事情可好?”

    孟常笑了笑道:“好。”说完以后,孟常就率先走了出去,上官汐柔抓了抓自己的衣角,也快步追了上去。

    “清心宗”今天的天气格外的晴朗,万里无云,蔚蓝的苍穹,格外的漂亮。孟常与上官汐柔来到无人处,孟常笑道:“汐柔,什么事情?还非要来此说?”

    上官汐柔咬了咬嘴唇,道:“师兄,我不想成亲了。”

    孟常笑了笑,道:“上次之事,确实是我的不妥,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你若不想,我们晚些时候在成亲即可。”

    上官汐柔抬头,看着孟常,道:“师兄,以前我小,不知道什么是喜爱,最近我仔细的想了一下,对不起师兄,我不能与你成亲。”

    孟常呆立当场,过了半晌,道:“汐柔,你说什么?”

    上官汐柔给孟常行礼,道:“对不起师兄,我不能与你成亲,我师弟还在等我,我先离开了。”说完以后,上官汐柔就自己跑了出去,丝毫不管孟常如何。

    徐徐清风,孟常怔怔的看着上官汐柔的背影,不知不觉间,一滴泪水掉落下来。“玄清峰”上,依旧山呼海啸,众人时而鼓掌,看着场中激烈的打斗。如此角落,无人注意到一个人的伤心。

    上官汐柔不一会儿就跑到刘启的身边,对着刘启吐了吐舌头,抓着刘启的手,道:“走吧,我们去玄清峰玩耍,这里有许多好玩的地方。”

    刘启脸色一红,道:“师姐,你与师兄说什么了阿?”

    上官汐柔撇撇嘴,道:“小孩子不要管,跟师姐出去玩去。”

    说完以后,不管发呆的刘启,拉着刘启就跑了出去。上官汐柔抓着刘启出去玩耍,但刘启内心却有一丝困惑,甚至是难过。刘启回头张望一眼,却没有看见妍瑶,一时间,内心有一丝疑惑。

    上官泓元偷偷的对阮莹玉,道:“你去问问她,妍瑶哪去了?”

    阮莹玉看着铁青着脸的道沁,道:“不行阿,师姐现在正在生气,恐怕我说她也不会听的。”

    上官泓元咽了咽口水,艰难的说道:“你在此等我,我去说去。为了老六,我豁出我的老脸去了。”

    阮莹玉点点头,道:“你小心一些,刚才汐柔与孟常不知道说些什么,孟常现在还傻站在那,汐柔又拉着老六出去,师姐可全都看在眼里了。”

    上官泓元点了点头,随即挪到道沁身边,原本就有些肥的脸庞,因刻意的笑,让人怎么看怎么不舒服,上官泓元道:“师妹,妍瑶那丫头呢?你看看,几时让她们成亲?”

    道沁冷冷的看着上官泓元,道:“恐怕是你女儿与刘启成亲吧?我们家瑶儿,可没有如此福气,能在冰冷的山洞之中,终老一声,我就谢谢你了。”

    上官泓元依旧挂着笑脸,道:“师妹,你说什么呢,老六与汐柔我是不会同意的,老六若不与妍瑶丫头,我就自己去龙首峰悬崖边,我就跳下去。”

    道沁看着上官泓元冷冷一笑,道:“如此更好,省得我给你准备棺材了,你几时跳下去,来我红羽峰通知一声,让我也去观看一下。”

    道沁说完,一甩袖子站了起来,看着道斋,道:“师兄,我峰中有事,先行告退了。”说完以后,不管众人如何,自己就走了出去。

    阮莹玉抓了抓还在发呆的上官泓元,道:“我就说了,现在师姐正在气头上,你非要与他说话。”

    上官泓元红着脸,气哼哼的说道:“他们是逼我跳悬崖呢,哼,师兄,我也有事,我先走了。”说完以后,自己也气哼哼的走了,众人不知此二人是怎么回事,阮莹玉尴尬的冲众人笑了笑,也追随过去。

    晚饭时分,上官泓元铁青着脸,做在自己的椅子上,彭飞羽四人,耷拉着脑袋,不知道今天师傅为何如此大的气。不多时,上官汐柔与刘启就跑了进来,二人手拉着手,高兴的进来,却看见众人气氛有一丝尴尬,上官汐柔松开刘启的手,对着刘启吐了吐舌头。

    上官泓元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二人,忽然,一拍桌子,给在场众人吓了一跳。上官泓元冷冷的说道:“年纪不大,却让师傅与师兄等你们吃饭,龙首峰到底还有没有规矩?”

    刘启还以为上官泓元为白天比试之事生气,刘启低声说道:“师傅,对不起,我错了。”

    上官汐柔却撇撇嘴,道:“发什么火嘛?那你们吃就好了嘛,又没让你们等着。”

    上官泓元一拍桌子,整个桌子都已经拍碎,上官汐柔一怔,还是第一次见父亲发如此大火,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上官泓元看着汐柔,道:“现在回房面壁,何时知道错了,何时才能出来。”

    上官汐柔看着阮莹玉喊道:“娘。”

    上官泓元喝道:“还不快去。”

    上官汐柔全身一哆嗦,眼泪都快要流出,生气的跑了出去。众人全站了起来,耷拉着脑袋等待着上官泓元接着发话。

    上官泓元自己坐在椅子上,吩咐道:“去,再弄张桌子,再弄些菜回来,对了,妍瑶那丫头怎么样了?”

    阮莹玉一怔,道:“哦,昨天淋了一夜雨,我听清韵说,回去以后就一直吐血呢。”

    上官泓元哦了一声,没有说话,刘启内心一抽搐,立即就要跑出去,上官泓元,道:“站住,你也给我回去面壁去。”

    刘启急道:“师傅,我要去看看师姐,等我回来再说吧。”

    上官泓元怒道:“你是不是反了,立即回去。你们四个,不用做饭去了,给我看着他,让他不准出去。”

    彭飞羽一怔,四人立即提溜着刘启往房间走去,一时间,“龙首峰”顶只剩下刘启的叫喊声。

    刘启原本不大的房间内,此时拥挤异常,刘启自己坐在床上,哭丧着脸看着身前的子书书四人。

    刘启求道:“师兄,我求求你们了,你们让我出去吧。”

    房水酉摇头拒绝道:“不行,这么多年以来,师傅第一次发火,你不可能出去。”

    子书书点头,道:“你可知道,婚姻之事自古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师妹既然已经答应了孟常,你怎么还能对师妹有非分之想?”

    萧穹道:“是阿,你们如此行事,若下山下,必定会让人放进猪笼里,放入水溏之中,把你们给淹死。”

    刘启眼泪都要流出,道:“师兄,我是喜欢师姐,但我知道师姐与孟师兄成亲之事,我如何能有非分之想?今天我也只是与师姐出去玩了阿?你们让我离开吧,妍瑶师姐身体不好,我要去看她呢。”

    彭飞羽疑惑的看着刘启,道:“真的?”

    刘启点头道:“真的阿。”

    子书书眨眨眼,看着刘启,道:“可你知道妍瑶师妹住哪么?据说她是自己住的。”

    刘启一怔,抓着子书书的手问道:“师兄,你知道对不对?你告诉我师姐在哪住?”

    彭飞羽看着刘启,道:“你这么关心妍瑶师妹干嘛?莫非你喜欢她?”

    刘启一怔,过了半晌摇头道:“师姐身体不好,我自然关心了。”

    彭飞羽哦了一声,道:“妍瑶师妹在枫树林之中自己居住,你自己去找吧。”

    刘启看着彭飞羽,道:“师兄,你怎么知道的?”子书书三人同时看向彭飞羽,彭飞羽被四人看的有些脸红。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