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内心深处的敌意,姜真笑声挑衅欣儿直接选择了让他闭嘴。本来还担心自己控制不了女妖皇的莫非斯终于放下了心,看戏一样看着欣儿揉虐姜真。

    姜真在欣儿面前如同孩童一样,几招过后连欣儿边都没有摸到自己就已经身负重伤了。要不是欣儿内心深处抵zhi杀戳,姜真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姜真也看出来了,一个大范围的冻后直接选择了跑路。看着姜真逃走,莫非斯有些疑问看着欣儿。要知道历代的女妖皇那可是杀戳的象征,现在竟然让姜真从手上逃生了。莫非斯凝神想着这个问题,“看来应该是要再接受次传承才会终极觉醒吧!”莫非斯喃喃自语道。

    天刚刚放亮,恢复了体力刘启恨恨的将那只老虎揉了一遍又一遍后才心满意足放走它。拔出自己插在树上的剑,没有任何的停留直接朝着昨晚感应的地方而去。关于那个魂玉中出现的井刘启也是很好奇,魂玉让自己去那里肯定有些很重要的东西等着自己。只是欣儿的事,刘启也没有任何办法搁浅着。

    一路上,清晨的风吹得刘启很是舒服。在经过一个村庄的时候,刘启拦住了一个大叔。“请问这是张家庄么?”在刘启的记忆里这个方位的村庄应该就是蛮牛口中的张家庄了,果然那位大叔点了点头。

    “张诗翔、张文在吧?”刘启不想扑空,因为这里离季家庄也是挺近万一要是被季家的人遇见可是麻烦了。

    那大叔听到刘启提起张庄的人,很热情的回答了刘启。“昨天他们去参加那个季家庄暮娘的文武招亲,蛮牛还露了脸为我们张庄争了口气。现在他们应该是在家的吧!”为了怕刘启找不到大叔特地给他指出了他们家的位置。

    刘启感谢后就径直朝蛮牛住所而去,刘启没想到的是张文竟然和蛮牛是邻居。一走到蛮牛住的地方就听到了巨大的响声,刘启顿时一惊不过细听之下又让他哑然无口。然后望了眼四周除了两户人家外其他都是空空如野,而且都是有建筑物留下痕迹的。

    “敢问阁下便是昨天拔得头筹,获得暮娘芳心的刘启吧!”一个文弱的书生出现在刘启的面前淡淡向刘启问了句。

    “张文?”刘启看着这眼前书生试着叫了声。

    “正是在下!”张文挥手示意刘启到他家的庭院中去,刘启犹豫了一下便跟在张文后面。一进张文的庭院刘启就感到了一股花香,院中种着各种花草和药材。

    “请坐!”张文让刘启坐在庭院之中的石桌具上然后给刘启倒了杯茶,“张文不解还请告诉在下则个!”张文轻轻的道了句。“现在的你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吧?”

    刘启知道张文肯定是推测出了大概只得摇了摇头,“百事通真乃通百事!”只是再没有提关于自己和暮娘的事情。

    “如此绝色佳人,老实说张文都动心。竟然能入得闺阁后却飘身离去,张文佩服!”张文看着满池的清水,摇头感叹道。

    刘启闻言只有无语以对,“这辈子对不起的人越来越多了!”

    “不谈此间烦心的事情了,让在下来弹一曲一解烦恼!”张文似乎看出了刘启此时颓废心情出言道。

    刘启见张文提意,虽然对古琴一窍不通但是还是点头。张文此时已经将琴从屋内搬到了庭院中,看来他是没有少做这种事情。琴始一摆设,张文就开始为刘启献上自己曲目。

    刘启在张文的琴声中慢慢闭上了双眼,脸上的表情很是享受。只是一曲过后当刘启醒过来的时候却感觉自己如同没有听过他的琴声一样,而且内心的那份焦虑也彻底显露了出来。

    “琴声如何?”张文一曲拂罢起身对着刘启问道。

    刘启有些苦恼的摇了摇头,“初听时如闻仙乐,给人如同升仙界的开怀与快乐。但是曲终却是各种忧愁齐上心头,让人无从适应!”

    张文鼓掌赞叹,“真是一个诚心的人,此曲乃《赋魂颂》只有内心清明的人才能听出其中的神妙。”张文的话还没有落下,只听到蛮牛扯着他那大嗓门喊道:“张文老兄,大清早的又在那乱弹琴了。咦,还有一个人是?”蛮牛见到刘启背影直接推开了张文庭院的围栏从花丛中一路高歌而来。

    刘启额头微冒出了些冷汗,“蛮牛,是我啊!”在和张文谈话中不知不觉蛮牛呼噜声都停了还没能觉察到。

    蛮牛见刘启喜出望外,踩着大步子来到刘启前面。“刘大哥这么早啊,给俺送媳妇来了!不过她们人呢,怎么不见人?”

    刘启脸上表情此时可谓精彩至极,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去和蛮牛沟通了。

    “蛮牛,你刘大哥这么大早过来还没吃饭的先去准备、准备吧!”张文及时出言帮刘启解了围,刘启感激的看了眼张文。

    蛮牛一挠虎头,“是啊,刘大哥你等着!”说完人又从花丛中消失不见。刘启望着踩得乱七八糟的花丛,真想不明白自己过来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整齐。

    “见笑了,此时心情是不是好了很多?”张文示意刘启坐下,然后自己也重新坐在椅子上。

    刘启经蛮牛这么一闹忧愁的心确实好了很多,点了点头看着张文很奇怪他为什么这么问自己。

    “你的理想中生活是逍遥隐居世外吧!”张文给刘启上好茶后突然说出这句话让刘启大吃了一惊。自己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可是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的,但是只是这么短短时间接触这个张文竟然能猜测出来。

    “琴音。”张文像把握住了刘启的心思说出了这两个字,“因为《赋魂颂》是来自一位隐世高人之手,只有向往那种生活的人才能听得出其中之味,也只有未能隐世的人听后才会有别样忧愁。”

    刘启有些震惊,但是更震惊的是张文神才。一曲琴音就能够把人摸得这么透彻,能够将世事把握得如此清晰。

    “先生高才,在下佩服!”刘启再次称赞道,只是张文则摇头不止。“不敢当,不敢当!”

    “在下确实很向往先生这样的生活,归隐山林与自然同息,与天地长伴,怎乐得一个逍遥自在!”刘启无限美好的描绘着。

    “非也,非也!在下也不是那种人,还不配称。”张文饮了一口茶反驳道。

    “怎么会?”刘启疑问地看着张文,张文仰望着星辰。“没有出,哪里来得隐!没有得又何谈失。这是自然常理,只是我们一味着想着自己失去的,却忘记了自己得到了。真隐之士必经历世事百态,必为世俗之事后方能隐。”

    刘启内心最矛盾地方在张文的这翻话中突然有了种顿悟的感觉,“是啊,自己一直想得是怎样去寻找欣儿,然后再离开。其他一切都不想,都在逃避可是自己的逃避却会给自己带来各种痛苦。有些事情,怎么逃避也是逃避不了总有那么一天你是得去面对的。”

    “多谢先生指教!”刘启此时心中终于有了明确目标,以后的路也有了方向。“一个人找人,那是大海捞针一般。那我就发动全天下的人给我找,终有一天我会再见到欣儿。成王、成王、成王!”那份刘启厌倦了的霸业再次浮在心上,坚定不移。

    “张文不敢当,但是张文想问一个问题?“张文突然变得异常的谨慎道。

    刘启点头,“当知无不言!”

    “敢问,手中的剑可是苍龙?”刘启闻言立刻站了起来。

    刘启听到苍龙的时候内心已经不再是震惊了,此时非常谨慎地看着眼前这个山野书生。手也临敌状态拿着剑,自己的身份竟然被这个张文给识破了。

    看着如临大敌的刘启,张文立刻服拜了下去:“草民张文参见我王!”

    面对着这个聪明人,刘启装不了糊涂。“你是如何知道我身份的?”刘启问了这个很关键的问题,不然自己真的会寝食难安。

    张文继续跪在地上,“草民浏览过有关苍龙剑的记载,虽然大王在剑上做过一些手脚但是昨天的比试中剑发出的龙吟之声让草民觉得应该是苍龙。今天大王来到寒舍,有机会让草民再次接触草民才敢肯定的。”

    刘启闻言将手中的剑举了起来,“唉,张文你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寡人处境。只是苍龙有心,忠军可破的时代渐渐远去了。”刘启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

    “张文自知,所以张文才没有去参加科试因为张文想做的仍我王之臣非李、刘之犬。今日有幸得见大王,张文不才愿为王佐臣!”张文说完深深服拜在地上。刘启没想到今时今日在自己眼前会上演一出毛遂自荐,看着张文刘启心中突然闪过了一丝不切实际的感觉。

    “起来吧!”刘启将张文扶了起来。看着张文狂热望着自己刘启生出了一股天下霸业为己任的情绪。

    “朝野中眼里有寡人的人越来越少了,难得你还有这份心。”刘启说完将不肯落坐的张文按在石椅上然后自己又重新坐回了座位。“现今天下局势纷乱,即使那些忠于寡人的保王派都没有什么大动作难道你不怕死么?”

    张文摇了摇头,“死有何惧,只是想到今生草草而过时张文更加难过。能为大王做点什么来振兴楚是张文宿愿。”

    “好,你能有这样的心乃寡人之幸,楚国之幸。只是眼前即使有心也难为什么事!”刘启一时大快,不过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只能干叹息一声。

    “王认为如何可兴楚?”面对刘启的叹息张文提出了这个问题,“当然是李、刘两家,两家一去便重掌王权。”刘启恨恨咬了下牙,权臣还真让他恨意又生特别是刘虎平时的嚣张。

    “非也,李、刘只是暂时的内乱不足为虑,先王仍有意将李、刘扶大让其原形毕露。为的是接下来会发生的三国战乱,蛮荒之森、泽拉图这些才是楚国真正的大敌。最近蛮荒之森周边出现了泽拉图的踪影,看来离大乱不远了。”张文讲起天下局势同时还在茶桌上摆起了势力图形。

    刘启这个外来户对于这些还真不是明白,不过听张文讲解后才有点明悟。“这个方位过去是哪里?”刘启想起魂玉中井感应的位置向张文问道。

    “那是蛮荒之森最里面的地方,最近许多生灵都从那里开始迁徙出来看来是出现了什么大变故。”张文详细为刘启一一道来。

    “蛮荒之森?”刘启皱了皱眉头,看来此去还真不是一番太平。

    “大王无忧,李、刘两家内祸张文一人便可解决!”张文还以为刘启为自己楚国担忧便出言。只不过刘启听后却哑然以对,“好吧,我是相信你的,你尽管放手去做。”刘启拍了拍张文的肩膀,“现在我非君你非臣,你跟蛮牛称我为刘大哥就好了。”

    “刘大哥吃饭了,快点和张老弟来啊!”只见蛮牛隔着围栏在自己家的厨房叫着刘启和张文。

    “走,我们去吃饭吧!”刘启欣然向蛮牛家走去。没想到自己会在这里收到两个小弟,想起自己在茶馆还想收王忠做自己小弟的场景刘启就大乐,只不过刘启没过一会儿便喷嚏连连。

    “佳欣你这是何苦啊!”王忠抱着刚刚想自杀被自己救下来的暮娘道。暮娘的脖子上出现了一道红红的痕迹,看得王忠暗暗咬牙。“刘启你这个混蛋,让我逮到试试。”

    暮娘被王忠抱着醒过来后就挣扎着自己站了起来,“欣儿已经没有任何脸面活下去了,忠表哥你就让欣儿去吧!”王忠听着暮娘寻死的话,心中大怒。“难道世界上没有男人了么,为什么要为那个混蛋这样子。你死了又怎样,他都已经跑了。”

    暮娘闻言伤心的泪水顿时又流了下来,无比的憔悴。看到暮娘虚弱的样子,王忠伸出手扶住了暮娘,可是让王忠没想到的是暮娘竟然推开了自己的手。“暮娘已为人妇,忠表哥切不可如此!”

    王忠听得怒火中烧,又想起了刘启喷自己一脸的情景。“自己又何不是个女人,只是为了大业。”

    “唉,欣儿你真决定了么!”王忠心中闪过了一丝犹豫然后坚定的问暮娘道。

    暮娘点了点,王忠手擅抖着开始解自己的衣服。暮娘见此大惊,“忠表哥你要干什么?”

    王忠没有停下来直到解得只剩下了内衣,只见内衣处有两处隆起。暮娘本来要跑路的举动也在这刻顿在那里,王忠苦笑后又将自己的脸撕了下来。暮娘已经惊讶得没有任何的动作了,“忠表哥,你是女人?”只见王忠点了点秀额,长长的睫毛此刻轻轻抖动着。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