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网游之王者再战 > 1105 等来的异常
    “怪不得怎么说都不走,原来是在等人啊。”

    望着逐渐生成在原地的雪灵幻冰依旧闭着眼睛的模样,段青长长的吁了一口气,原本因为找到了人而逐渐放松下来的心情随后也变得愈发疑惑,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事情:“糟糕,当着面上线是不是不太对?”

    “都已经到了这个程度了,你还纠结这个有什么用?”一旁的千指鹤没好气地偏过了自己的脑袋:“而且她现在看上去也挺傻的……不不对,反正平时也有很多玩家在自由世界的NPC面前登陆,到现在不也没出现什么异常嘛。”

    “自由世界里的玩家可以随意下线,那是因为有系统这座大山在NPC面前使用了某些方法掩盖过去的缘故。”

    望着依然站在原地静止不动的那名紫发女子的背影,段青压低了声音回答道:“为了保护虚拟世界NPC不被玩家使用下线埋伏的方式偷袭,无论是玩家一方还是NPC一方在登陆游戏的这一瞬间都是无法感应到彼此的,这种普通的障眼法在经过多代虚拟系统的改良之后已经成熟了很多,后来甚至应用在了上下线之外的许多其他的地方……”

    “按照这个理论,我们的薇尔莉特小姐无论从何种角度来说都不应该看到雪灵幻冰的下线与上线才对。”他的声音变得严肃了少许:“但她却像是知道这个问题,并且一直在这里等待。”

    “怎么看都觉得有些不太正常啊。”

    说话间,属于白发女剑士的身影已经开始逐渐变得稳定了下来,在几个人的共同注视下完成了登陆的她随后缓缓地睁开了自己的眼睛,望向前方的双眼中却是充满了无尽的困扰与疲累之色:“……”

    “怎么了?还在纠结之前所发生的事情么?”

    含笑走到了她的面前,将话题舍弃的段青用整理完毕的表情将自己脸上原本显现出来的一切负面因子全部压了下去:“还是身体哪里觉得不舒服?”

    “……段青。”

    低声念出了这个名字,雪灵幻冰那原本迟滞的目光微微澄清了少许:“你……你来了。”

    “累了?还是有什么其他的问题?”

    由对方那游移的视线里察觉出了几分异常,微笑上前的段青声音温和地询问道:“怎么突然在这种地方下线了?”

    “我,我没事。”

    想要说什么的动作随着欲言又止的表情而缓缓收了回去,低下头去的雪灵幻冰双手逐渐绞在了一起:“我只是……那个,忽然有些内急,所以……”

    “哦,是吗?”疑惑的目光开始在这位白发女剑士的身体周围来回扫视,段青捏着下巴反问道:“高等的游戏舱不都有代谢循环系统的吗?为了让玩家拥有最好的体验而特意设计的那种体液收集装置……哎呀!”

    脑门上挨了重重的一击,被打断了话音的段青随后捂着脑袋向后退去,而忍不住伸手惩戒对方的白发女子随后也有些不好意思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臂,脸颊上升起的那两朵红晕随后也成为了此时掩饰她不自然的最好方法:“那是只有最高等级的舱室才会有的功能!我现在这样的游戏舱怎么可能会有?我——”

    察觉到了薇尔莉特的存在,她讪讪地收回了自己脱口而出的直白话语:“总之不要想那些事情,我的身体没事的。”

    “那就好。”

    微微地点了点头,捂着脑袋揉了半天的段青随后笑着回答道:“我还以为你遇到了那个人之后,身体会出现什么异常之类的……”

    “……”

    “怎么了?难道被我说中了?”

    望着对方再度陷入了沉默的样子,段青放下了自己的双手:“那个良辰美玉又拿着什么奇怪的东西迫害你了?又或者是说了什么奇怪的话?”

    “不,没有。”

    略显夸张地打断了面前的男子,急忙大喊出声的雪灵幻向后退了两步,察觉到自己有些反应过度的她随后小心翼翼地收起了自己的表情,低头望着脚下地面的双眼也变得更加慌乱了起来:“他,他只是胡乱说了几句,顺便恶心恶心我罢了。”

    “要不是有薇尔莉特的保护,我说不定就真的被他偷袭成功了呢。”不知是急于转换话题还是想起了自己下线之前发生的事,表情变得和缓了许多的她转而望着紫发女子沉默不语的脸:“是她在关键时刻用魔法保护了我不受那个混蛋的攻击,然后又用传送魔法将我带到了这里来……”

    “原来如此,谢谢。”

    似乎是没有注意到这些异常,转过身来的段青笑着对薇尔莉特鞠躬说道:“谢谢你一直守候在这个地方,你又一次帮了我们呢,等你病好了之后,我一定会——唔,可惜我身上的值钱货都被之前的魔法吸收阵给毁了,现在几乎一个子儿都掏不出来,等我有了钱以后,一定会先请你去帝都最大的酒馆‘斯舍里蒂’美美地吃上一顿!哈哈哈哈哈……”

    “……”

    “……算了。”

    环视着四周并未跟随他的笑声而活跃起来的安静气氛,面露尴尬之色的段青随后停止了自己略显干涩的笑容:“每天都在你耳边念叨这些没用的东西,还不如早一点找到治疗你的方法更切实际一点……走吧。”

    “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顺便离这个是非之地远一点。”他拉起了薇尔莉特略显呆傻的手臂,同时转头冲着雪灵幻冰低声说道:“你是不知道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有多精彩,我们——嗯?”

    “又怎么了?”

    他望着雪灵幻冰犹豫中略显迟疑的脸,双目与紧盯着自己的那双视线对在了一起:“还有什么想问的吗?”

    “你……我记得你不是说你下线了?”

    嘴唇微微地张开又合上了两次,雪灵幻冰终究还是将某个内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就是之前……在冒险者协会的时候,当时的你……你说……突然有事要下线……”

    “那件事啊,那件事已经办完了。”眼眉随着愣神的表情而向上挑了挑,反应了半晌的段青随后笑着回答道:“怎么了,有什么问题?”

    他果然还是没有告诉我。

    他还是在隐瞒着什么啊。

    失落的目光由双眼中一闪而过,雪灵幻冰勉强扯出了一丝微笑:“……没什么,我们走吧。”

    “帕缪尔家族已经开始了报复行动,今晚的这场骚乱估计也要持续很久。”

    不知是因为过于乐观的态度还是因为过于疲累的精神,没有察觉到这份异常的段青随后收起了视线朝前走去:“虽然不知道他们究竟有什么胆量敢当着帝都现在的这个环境做出这样的事,但是我们还是先躲着那些棘手的家伙们比较好。”

    “可惜我们能够信任的家伙已经不多了。”他的声音微微地停顿了一下,似乎是正在思索此时这个局面下应该作出的选择:“兰德纳尔家族的盟友多半是安福利特家族,所以去那边很有可能也会卷入那些贵族的纷争之中,伊达家族现在也指望不上,所以大概也就只有——喂,你又怎么了?”

    “你,你刚才叫他什么?”

    似乎已经在原地呆愣了很久的时间,一直用直勾勾的眼神盯着段青的千指鹤此时才呐呐地指着雪灵幻冰发出了自己的声音:“你叫他……段……段……”

    “你听错了。”

    无奈地将对方想要说出的那个名字堵了回去,伸手将那颗小脑袋扭过来的段青面无表情地回过了自己的头:“这家伙平时喜欢瞎喊,从来不愿意叫人家ID的。”

    “请不要放在心上,谢谢。”

    *****************************

    格洛瑞亚家族位于靠近帝国中心城区不远处的格洛瑞城区中心,其存在的时间也几乎与这座古老的帝都一样悠久绵长,因为这个家族过往立下的赫赫战功与荣耀的关系,包括城区名称在内的许多建筑与标志也与这个家族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然而因为种种意外情况的发生与某些势力的运作,这个家族的荣光开始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出现了衰落的迹象,乃至到了帝都混乱、底比利斯城堡都开始遭遇了袭击的现在,依然没有人会提起这个帝国军方与多数将领们都推崇备至的这个家族的名字。

    虽然这并未让此时待在家中休养生息的某位刚刚归来的战士,出现任何想要提起反对意见的念头。

    “没想到你们会在这个时候找到我这里来。”

    将几杯热腾腾的茶盏推到了刚刚半夜闯入了府邸的几名冒险者的面前,挥退了几名侍者的洛特发出了几声玩味的低沉笑声:“怎么,难道你们已经走到了需要格洛瑞亚家族来庇护的程度了么?”

    “只是顺路,顺路而已,啊哈哈哈。”收起了自己在冒险者手册上特意寻找了半天的那份名单,段青陪笑着回答道:“而且从现有的地位与情形来看,我们才是彼此最应当相互帮助的人啊。”

    “格洛瑞亚家族已经势微了很长时间了,不然我也不会一直在坦桑城那个地方当了这么久的守备队长。”朝着对方稍微示意了一下,洛特将属于自己的那杯茶盏举到了自己的面前:“即使是我恢复了贵族身份、回到了帝都的现在,想要在皇帝面前说上半句话也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情呢。”

    “没关系,格洛瑞亚家族的大名可不会因为陛下与那些贵族的小视而真正没落下去。”段青笑着伸了伸自己的手:“而且我察觉到了军方与其他一些贵族对您的礼遇,他们应该还是看重于您的。”

    “再怎么看重我,也没有现在的局势来得重要。”洛特摇了摇自己的头:“至少与解决了坦桑城异变、与皇子殿下直接站在对立面的你相比,我还差得远呢。”

    “呃……你不会还记恨着当时的事情吧?”

    “怎么可能,当时的事情我早就已经释怀了。”

    面对着段青随后试探性的提问,洛特那满是疤痕的国字脸庞再度绽放出了一抹笑容:“亲眼见证了你与紫罗兰之主的战斗,以及之后与皇子殿下的对峙,就算是我再怎么愚笨,我也应当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你,我,甚至是薇尔莉特,我们都是受害者。”他指了指段青的胸口,声音也由之前的爽朗转为了神秘:“帝国的风浪正在遭受某些有心人士的改变,复辟者袭击城堡的事情只是一个开头而已,如果不是你与你的同伴们将坦桑城的内乱用那样的方式解决掉,皇子殿下说不定早就已经得手了呢。”

    “请允许我向你表示感谢。”说到这里的他郑重其事地低了低自己的头:“只有包括我和其他少许来自坦桑城的人才知道,谁才是拯救了那座城市的真正英雄。”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段青却是苦笑着回答道:“我的所作所为充其量也只是导致了那些矛盾的提前爆发,从而给帝国带来更加严重的动荡罢了,如若我没有猜错,复辟者之类的有心人士或许也早就准备好了皇子殿下成功之后的后续手段……”

    “基于同样的原因,雷德元帅目前自然不便轻举妄动。”将抿了一口的茶杯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洛特同意一般地点了点自己的头:“为了提防可能出现在此地的后续威胁,包括我在内的其他帝国将领们,也是一致决定暂时不要管城堡那边的事情,相信斯蒂尔作为上策的。”

    “但是皇帝陛下未必会因为你们的这些决定而相信你们。”段青沉吟着摇了摇头:“再加上今晚发生的这些骚乱——雷德卡尔的城卫兵好像到现在都没有出现呢,是上面决定任由这些家伙继续闹下去了吗?”

    “无论那些贵族们打算怎样做,我们都不会理会他们。”

    沉声叹出了一口气,端坐在中央的洛特摇头回答道:“更何况我现在也算是半个罪人,能不平添枝节的话还是不要平添为好,至于你们……”

    “这么晚还来拜访我这个罪人,似乎也不是来与我谈论这些经论之事的吧?”他的目光骤然转到了段青与他身边的这几位玩家头上:“看在我们老朋友的面子上,我倒是可以听一听——你们今晚前来,究竟想要干什么?”

    骤然变得沉寂的气氛随后降临在了这间造型简朴的房间之内,与之相伴的还有包括段青在内的三两名玩家彼此相互对视的尴尬动作,那酝酿了许久之后想要说出的话随后却是被屋外传来的震响声所打断,带着守候在屋外的几名家臣和侍者渐次发出的惊叫声回荡在昏暗的大厅当中。眼神中闪过了两分厉芒,坐在段青对面的洛特随后抓着自己的大剑猛然站了起来,想要出声警醒其他人的话音却是被坐在角落里的一名红发少女的声音所打断,同时出现的还有名叫千指鹤的这位魔法师由呆滞转为惊愕的双眼:“魔法结构发生了变化……怎么可能?”

    “帝都的魔法灵脉忽然活跃起来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