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汉末之吕布再世 > 第九四一章 养不熟的白眼狼(4000字)
    烽火台自高阙起,一路向南,接连点燃,滚滚浓烟飘向天际。

    鲜卑人南下了!

    望见燃起的烽烟,雁门关外各地的驻军开始集结,加固城池和营寨的防御,当地校尉也都各自派出士卒昭告百姓,让他们暂时弃了土地,往雁门关方向避难。

    鲜卑人十几年都没在并州北境亮过兵器,此番南下,势必蓄谋已久,必将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所有人的心中,都无比沉甸。

    朔方,匈奴驻地。

    “将军,您看,北边升起狼烟了!”一名匈奴士卒在望见天空中的烽烟后,第一时间禀告给了将军。

    那名将军瞅了眼天空,便急忙走向王帐,向单于禀报。

    数日前,匈奴各部的首领接到了单于栾提于夫罗的命令,开始向朔方集结。

    如今,汉家北境燃起烽烟,从各地聚集于此的匈奴将士对此亦是议论纷纷。

    “看样子,鲜卑人又南下了!”

    “怪不得单于会提前把我们召集来朔方。”

    “你说,咱们是不是要北上抗击鲜卑人了?”

    上一次鲜卑入侵时,匈奴单于派出了数千兵马,与汉军共抗鲜卑大军。

    毕竟他们所在的土地,是汉家的国土。

    如今鲜卑人卷土重来,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们聚集在此,就是为了等候汉廷的召唤,再次联手共同对付鲜卑人。

    当年匈奴分裂,一部分南迁入汉,距今已有一百五十余年的历史,他们的子孙在汉家土地上繁衍了数代。

    尽管汉廷只给了他们朔方寄居生活,但这么多年下来,许多匈奴人都已经融入了汉家的风俗,有人娶了汉家女子,取名汉姓;也有匈奴女子嫁给了汉家百姓,为他们生儿育女……

    民族间的矛盾不断减少,隔阂也在渐渐淡化。

    听闻并州北境燃起了烽火,年过四旬的匈奴单于栾提于夫罗,亲自走出了王帐。

    望见飘荡的滚滚烟雾,于夫罗抑制多年的野心再一次从胸中升起。

    受制汉人多年,他终于还是等到了这一刻!

    于夫罗的想法很明确,趁着吕布主力军在中原地区大战,短时间内无暇回顾并州,他便带着匈奴男儿,过西河郡,南下经河东,突袭关中!

    只要能控制住汉天子所在的关中,区区吕布,又何足惧哉!

    数万匈奴将士集结,调头直转南下。

    兖州,任城。

    急行回来的吕布召集麾下文武,共同议事。

    铺开的军事地图上,吕布目光急掠。

    方才收到五原郡守的战报,鲜卑人纠结了十余万兵马,气势汹汹,再度叩关南下,高阙塞两千三百余将士,全部战死。

    之后,鲜卑人一路掠夺屠戮,但凡经过之处,势必将汉民屠尽,鸡犬不留。

    “该死的鲜卑贼,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这个节骨眼儿来了!”陈宫的脸色很是阴沉,鲜卑人在这个时候南侵,摆明是趁火打劫。

    中原地区局势紧张,牵一发而动全身,稍有不慎,就会酿成大错。

    “并州现在有多少可以调动的兵马?”

    吕布沉声问道,既然鲜卑人来了,他就得想办法去应对。

    还是那句老话,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回主公,并州总兵力五万余,不过有两万军队驻守在黑山,由并州牧刘虞统帅,准备偷渡太行山脉,阴袭幽州。”

    主簿杨修回答起来,他的记性素来极好,过目不忘。

    “意思是,只有三万余人。”

    “看来,进攻幽州的事情得缓缓了。”

    “主公,公孙瓒率军南下,袭取幽州乃千载难逢的时机,就此放弃,实属可惜。要不然调动河东、河内的兵马北上……”

    “河内军要协助麴义抗击袁绍的二十万大军,哪里还抽调得出兵马,照我说,可以调集朔方的匈奴部队,请他们协同作战。”

    麾下的谋士们你一言我一语,各自提出了心中的理想建议。

    然则就在此时,另一个重磅消息传来:寄居朔方的匈奴人调转矛头,朝西河郡发起了猛攻,意欲南下关中!

    此消息一出,堂内众人无不为之震惊。

    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到底是些养不熟的白眼狼。”

    听闻匈奴反叛,吕布低敛起眼眸,眼神中杀机纵横。比起背信弃义的鲜卑人,反咬一口的匈奴人更加令他恼怒。

    鲜卑人想南下攻破并州,还得花上好一阵子功夫,而匈奴人只需打通西河、河东两地,就能通过唯一的要塞蒲板,直入关中。

    关中乃是吕布后方的大本营,不容有失。

    更何况,他的妻子、女儿还在上党,保不准匈奴人攻下西河之后,会直扑上党而去。

    “主公,我现在怀疑,是不是有哪路诸侯,在暗地里联合了这些异族人。不然,怎么可能在这种时候,鲜卑人和匈奴人同时发难!”

    陈宫脑海中一联想,很快就发现了其中的猫腻。

    吕布托着下巴,显然也想到了这点,不过就现在这情况,估计也很难查出究竟是谁在暗中通了这些外族人。

    “传我命令,从即日起,着严信为并州牧、严义为镇北将军,总督并州境内的所有兵马,组织对鲜卑人进行阻击。

    另,调征北将军马腾、金城太守韩遂,向并州进行增援。”

    吕布声音果断,没有半分犹豫。

    话音刚落,堂中便有人起身提醒起来:“大将军,前不久您才削了严家,致使严家子弟怨声载道,此番您让严家兄弟重新掌权,他们未必肯甘心助您……”

    吕布瞥了那人一眼,随即摆了摆手,他对此倒是没有太多的疑虑,“严家恨我是严家的事情,大是大非面前,我那几位舅哥知道轻重缓急。”

    “至于匈奴人……”

    吕布顿了顿,关中目前屯有十余万兵马未动。戏策坐镇关中,又有杨廷、郝萌等人驻守,足以应对匈奴人的南下。

    不过,这是最坏的打算。

    作为最高的军事统帅,吕布自然想把一切危险苗头,通通扼杀在萌芽之中。所以,他需要派遣一员经验丰富的大将领兵,提前将匈奴人扼杀在西河、河东两地!

    只是,现如今吕布麾下,具备统帅能力的大将,诸如高顺、张辽等人全都去独当一面了,只剩下华雄、管亥这些猛将,冲锋陷阵倒没话说,可要论统兵布阵,就很难称得上‘合格’二字。

    派谁去好呢?

    深邃的目光在堂内将领们的面庞上扫视了一圈,有些拿不定主意。

    吕布倒是想亲自带兵平乱,到时候于夫罗见吕布亲至,估计能吓得屁滚尿流。

    可眼下的局势,异族人南侵,驻军东阳城的刘辩只要不傻,这个时候肯定会抓住机会,顺势发起进攻。

    吕布若是此时去往河东,兖州势必大乱!

    一时间,吕布脑海里思绪万千,闪过无数的念头。

    “父帅,孩儿不才,愿领兵北击匈奴!”关键时刻,作为吕府长子的吕篆站了出来。

    虽然没有带兵打仗的经验,但吕篆这些年,也通读过不少兵书,再加上近些时日一直跟在父亲左右,增长了不少的见识。

    眼下蛮夷大举入侵,值此国难之际,父亲抽不开身,作为长子,吕篆义无反顾。

    “老爹,我愿随阿兄一起,杀光这些异族人!”与儒和的兄长相比,经历过战场厮杀的吕骁身上明显杀气腾腾。

    吕家的两位公子都表态了,堂内的将领们自然坐不住了。

    “二位公子金贵之躯,岂能涉身犯险。末将自投效主公以来,从未有过尺寸之功,此番蛮夷南侵,末将不才,愿率军前往!”

    任职黑山校尉的眭固站起身,面向吕布抱拳。

    在他身边的张青牛亦是站了起来,与眭固同进同退。

    黑山军自投效吕布以来,经过改编训练,战斗力远非往日的普通贼寇可比。只是他们加入吕布麾下有些时日,至今却还未参与过一次大战,此番自然想大显身手,露一露脸。

    “你们这些家伙懂不懂规矩。”

    华雄嚷嚷起来,仗着老资格老辈分将眭固两人往旁边一摆,挺着他那悍拔的身躯,朝吕布拱手请命道:“主公,让某带兵去吧,某只需三千骑,保管把他们杀得溃不成军!”

    黄忠、马超等人不在这里,单论战斗力,最强的便是华雄。

    “主公,末将亦愿带兵前往!”

    余下的管亥等将,亦是拱手抱拳。

    吕布见状,往下压了压左手,示意众人安静。

    随后,吕布的目光落在了两个儿子身上,作为吕家的血脉,虎父无犬子,吕布不希望他们只是温室里的花朵,所以趁着这个时机,也该历练历练他们了。

    “青童、蛮儿。”吕布唤上一声。

    吕篆、吕骁两兄弟对视一眼,同时向前踏出一步,抱拳喝道:“孩儿在!”

    “我予你们一万黑山军,外加狼骑营,集合完毕之后,即刻奔赴河东、西河两地,阻击匈奴人的南下计划。下次见面时,为父希望能够见到于夫罗的首级。”

    吕布看向渐渐长大的两个儿子,眼神里寄予深深厚望。

    “孩儿领命!”

    吕家两兄弟异口同声,饶是平日里静心无争的吕篆,此刻声音里也掩饰不住兴奋,更别说嗜战好武的弟弟吕骁了。

    “父帅,狼骑营给了我们,您怎么办?”兴奋之后,吕篆平缓心境,略显担忧的问向父亲。

    狼骑营乃父亲麾下最强骑兵,不管是手中兵器,还是穿戴的甲盔,亦或是胯下雄骏战马,皆是清一色的顶级配置。毫不夸张的说,光是每年供养狼骑营的物资开销,都足够养活一支近十万人的步卒军队了。

    再加上狼骑营每年都会从数十万军营将士中,选拔悍卒进行填充。

    战斗力简直爆表!

    这些年,狼骑营一直追随在吕布左右,几乎形影不离。

    换做旁人,吕布还真舍不得把狼骑营交出去。

    可儿子不是外人,虽然他俩一个聪慧,一个勇武,但毕竟是第一次带兵打仗,只有狼骑营跟着去了,吕布心里面才能踏实。

    就算有个万一,以狼骑营如今的战斗力,哪怕面对十余万敌军围剿,也能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

    除了狼骑营,吕布还特意为两儿子指派了军师。他微微偏头,看向左手边正处于思索状的陈宫,笑说起来:“公台,你足智多谋又老成持重,此番就劳烦你随我这两个不成器的儿子同往了。”

    话里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陈宫随同,出谋划策。

    吕布都这样说了,陈宫还能说些什么,遂点了点头。

    主公如今视野开阔,行进有度,早已非当年那个需要自己万事操心的莽夫了。

    如此,陈宫也可以放心离去。

    用过晌午,狼骑营和一万黑山军集合完毕,由狼骑营副统领李黑率领,以及归顺的眭固、张青牛、白饶等几名校尉率军同行。

    任城外,芳草萋萋。

    吕骁骑在他的黑色大马上,背上是一柄巨大的重剑,想到即将在辽阔的原野上与匈奴人激战,他显得尤为兴奋。

    相较之下,吕篆则冷静许多,牵着战马跟在父亲身旁,一路聆听着父亲的经验之谈。

    “主公,三军将士尽已到齐。”

    李黑、眭固等将领在清点完各自营下的人数之后,过来向吕布禀报。

    “青童、蛮儿,你们两给我好生听着。此去河东,凶险未知,遇事要多与军师商量,多多听取军师的意见,不准只凭意气用事,听见没有。”

    临别之际,吕布虎着张脸,不忘再三叮嘱。大儿子还好说,小儿子可皮得很,一旦犯犟,八匹马都拉不住他。

    两兄弟点头应下,答应得无比干脆。

    另一边,陈宫也向前来送行的诸多谋士拱了拱手:“我不在时,就有劳诸位,多多辅助主公了。”

    留下的谋士们亦是点头,嘴上说着‘公台兄放心’‘早去早回’之类的话语。

    出发!

    时辰已到,伴随着出发的命令下达,吕篆神情郑重的向父亲作了一揖,随后翻身上马,勒转马头。

    呜呜~呜呜呜~~~

    城外送行的号角声响起,长长的队伍,开始向北方行进。

    望着两个儿子渐行渐远的身影,吕布此时的心中,有股说不出的挂念,他本想大呼一声,但终究是忍住了。

    青童、蛮儿,为父等着你们凯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