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权臣养成手册 > 第325章 威逼利诱
    王大人知道冉秋念定然会让安宁公主去帮自己找帮手,而这个帮手只有可能是刚刚与冉秋念定亲的七王爷。

    即便知道这个结果,王大人也只不过是稍稍犹豫了一下,便点头同意了冉秋念和安宁公主说话。

    他心里早就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就算安宁公主真的去七王爷那里搬救兵,他也不怕。王大人已经派人去安宁公主的马车上动了手脚,那马车现在是损毁的,根本走不了多远,

    而七王爷现在所在的府邸,却在离这里很远的街上,马车一来一回都要一个多时辰,更不要说,没了马车之后,用两条腿走过去了。

    “好说,好说,二位请便吧。”

    想通了这些之后,王大人后退了两步,面带笑意的说道。

    “算你识相。”

    安宁公主冷声说道。

    “虽然我瞧不上你这样爱慕虚荣的性子,但你今日会落在那姓王的手上也是因为本公主将你带到这里来。有什么要话要我带给七皇兄的,你只管说。”

    显然,连安宁公主都以为冉秋念定然是要拜托自己去找七王爷来救她脱困。

    冉秋念却摇了摇头,压低了声音在安宁公主的身边说了几句话,安宁公主心下一惊,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冉秋念,虽然有些意外,却还是点了点头,并未拒绝冉秋念的要求。

    待看到安宁公主向自己点头,答应下了这件事情之后,冉秋念这才放心的松了一口气,转身看向了面色狐疑的王大人,对他开口说道:

    “我的话说完了,王大人,咱们走吧。”

    王大人点了点头,在他看来,冉秋念最多不过是请安宁公主去帮自己找来七王爷搭救,当下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他对身后两个狱卒使了个眼色,那两人便上前想要将冉秋念看押起来。

    冉秋念虽然同意跟王大人离开,但是却并没有真的打算束手就擒,任由王大人为所欲为,她当即出声说道:

    “想必王大人也知道我的身份,我虽然愿意跟你走一趟,让你问个清楚,却并非是你的犯人,这些就不必了吧?”

    王大人经由冉秋念一提醒,也想到了她现在七王爷未婚妻的身份,虽然张大人在朝廷中势力很大,但七王爷却是个从来不按常理出牌的主,若是把七王爷得罪了,倒也确实有些让人头疼。

    想明白这些之后,王大人点了点头,将那些狱卒给喊退了下去:“行了,冉小姐又不会跑了,那些个用不着的东西,都给我收下去吧。”

    “冉小姐,您看现在,是不是可以跟我离开了?”

    王大人转头看向冉秋念,眼里一闪而过的是不耐烦,冉秋念知道自己不能再拖延时间下去了,想到她先前的打算,当即便点了点头,跟了过去。

    安宁公主在王大人把冉秋念带走之后,当即也转身离开。

    “公主,那个姓王的实在是欺人太甚,竟然敢对您不敬,咱们现在就回宫去找太后娘娘告上一状,让这姓王的吃不了兜着走。”

    莲心愤愤不平地说道。

    “不,先派人去七皇兄府上报信,让他尽快去御史府将人给带出去。你叫上两个人,先跟我去另一个地方。”

    安宁公主眼珠子转了转,拒绝了莲心的提议,几人往马车上走去,车夫却在拉动马车走了几步之后,面色有些难看的停下了马车。

    “怎么了?”莲心见马车突然停了下来,连忙出声问道。

    “马车好像坏了,这车轴从后边被人给弄断了,这下马车可走不了了。”

    车夫跳下马车检查了一下,立刻便看出了门道,对着莲心解释说到。

    “岂有此理,定然是那个姓王的狗官做的!”

    莲心怒气冲冲的说道,可是现在马车已经坏了,他们想要回宫可就要等上许久,至少也要等手下的人去附近找来替代的马车。

    “马车被动了手脚?果然如她所猜测的那样,难怪她没有叫我去找七皇兄搬救兵。”

    安宁公主却是一点儿也没有意外马车坏掉的结果,她若有所思的说完,便带着莲心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最近的驿站里,只怕也没有合适的能够租借来的马车了。那姓王的既然敢弄坏本公主的马车,定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

    安宁公主说完,便吩咐了车夫在原地将马车修好,转而带着几个人和莲心一起从另一边离开了。

    “我记得皇兄交给我的抚孤驿站,似乎就在大理寺不远处,先去那里看看孩子们。”

    安宁公主意味深长的说完,便带着一头雾水的莲心和几个护卫,向着抚孤驿站赶了过去。

    “我知道冉小姐在想些什么,想要等着七王爷来救您,我劝您还是早点打消这个念头吧。我能向您保证,在七王爷赶来之前,您就会忍不住松口了。”

    王大人将冉秋念带到了御史府,挥退所有人之后,就只剩下了冉秋念和自己二人,这会儿面对冉秋念,王大人终于不在遮掩,原形毕露起来。

    冉秋念静静的看着王大人,对他所说的那些话不置一词,心里却是暗暗有些发沉。

    “王大人这是想要动用私刑?你可想好了后果,今日我被你带来御史府问话,一路走过来,可是被许多人都给看见了。若是我完好无损的走进来,却伤痕累累的离开,王大人,你猜猜外人会怎么想您,七王爷也不会善罢甘休的。”

    冉秋念知道王大人忌惮的是谁,便故意用七王爷和皇室来压王大人,想要让他心存顾忌。

    果然王大人的脸色犹豫了一下,但就在冉秋念以为自己成功说服了王大人的时候,却见外面走进来一个人影,打断了王大人接下去要说出口的话。

    “早听闻冉小姐伶牙俐齿,最是会说话的,今日一见果然是闻名不如一见。”

    从外面走进来的竟然是张横张大人,看到自己的顶头上司出现在这里,王大人脸上动摇的神情立刻就变了,他面色一肃,再不去理会冉秋念说什么,而是走到了张大人的身后站定。

    “王贤弟,看来你还是火候不到家,若是我今日没有来,你可就要被这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给绕进圈子里了。”

    张大人笑呵呵的对着满头大汗的王大人说道。

    “张兄教训的是。”

    王大人面色讪讪的说道,看向冉秋念的眼神也带上了几分愤恨。

    冉秋念心下一叹,这张横可不必王大人好对付,可既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也只有既来之则安之,随机应变了。

    希望安宁公主能够按照自己说的去做,及时赶到。在此之前,她也只能陪着这些人玩上一玩了。

    冉秋念眼神幽深,定定的看向了面色不善的王大人和张横。

    “没想到我冉秋念还有这样大的本事,竟然能把张大人给请到这儿来,真是失敬。”

    冉秋念对张横说道,这是她与张横的第一次见面,可是两人都对对方闻名已久,更是都恨的咬牙切齿。

    “冉小姐说笑了,手里把控着天宝阁的命脉,能够把这京城最大的银庄纳为鹰犬,不惜自损名声也要压下我张家的银子,冉小姐的本事可不算小了。”

    冉秋念早就料到张横必然是为了那笔银子来的,此时听他这般咬牙切齿的说出来,也不着急。

    “若是张大人不说,我还真是想不起来,原来那笔银子竟然是张大人的产业。张夫人将这笔银子存在天宝阁,还有三个月才到期限,怎么能说是天宝阁的人压下了张家的银子不给?”

    冉秋念笑呵呵的说道,仿佛自己并不是处在御史府张家人的手上,而是在自家商铺里与人谈生意。

    那副镇定自若地样子让张横又惊又恨,忍不住怀疑起来冉秋念这般镇定是不是还有什么后手没有使出来。

    “冉小姐好定力,只是一会儿还能不能像现在这样继续镇定下去,那就要看冉小姐的本事了。我无意与冉小姐作对,只要冉小姐现在写一封书信,让天宝阁的掌柜将我张家的银子取出来,今日之事便当作是我请冉小姐到御史府做客。”

    张横将冉秋念当作是没有经历过什么事情的小丫头片子,这种养在深闺的娇小姐最是不经吓,稍稍一威胁就会慌乱的六神无主,什么也顾不上了。

    可惜他却错估了冉秋念的性子,冉秋念可是死过一次的人,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过,她也确实留了后手,因此,面对张横的威胁,冉秋念是半点儿也不畏惧。

    “我原以为张大人是明理的人,没想到竟然也这般蛮横。我早就说过,天宝阁的那笔银子,是令夫人事先存下的,还有三个月才能到期限,在这之前,谁也别想取出来,这是规矩,您这样威逼利诱的,我也很是为难。”

    冉秋念一副油盐不进的样子,终于惹怒了张横,他面色一沉,怒极反笑的对着冉秋念说道:

    “既然冉小姐这般嘴硬,我有的是办法撬开你的嘴。你也不用拿七王爷和皇室来压我,我可以保证,我有的是让人有苦说不出的法子,只不过要用在冉小姐这样娇滴滴的姑娘身上,多少有些不忍心罢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