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佣兵之秦汉永恒 > 第二十六章 重修祖庙
    “各位,各位远方来的客人,你们来我们这有什么帮助的吗?”老村长眼睛放光,他等待这一天已经等了几十年,看样子今天终于要有出头之日了。

    独孤指了指现在中间的带着斗笠的王越,“这位是回国华侨,我们去会议室谈吧!”

    看着王越,老村长才发现所有的外国人都站在他的身后。

    老村长笑的皱纹都没了,“好好,请跟我来!”

    整个村落像样的地方也就这个村大队的会议室,这也许是老村长给外国客人准备的,没想到这一天居然用上了!

    “翠花,给客人上茶水!”老村长请众人落座。

    老村长看着王越,“小友祖籍可是我们王家村人?”

    王越点点头,“当然,不然也不会来这。”

    “翠花,将族谱拿来!”老村长兴奋的说道,看样子投资的事情越来越有谱了。

    三分钟后,那个叫做翠花的带着几个村民抬着几个箱子,“爸爸,都在这!”

    王越蹲下身打开一本看了看,然后直接走到最破旧的箱子面前,拿起一本翻了翻,然后用红笔在一个人名上画了一个圈。

    老村长看了看,“王坦,字子昭……”

    “一直都传闻我们王家村传承者汉朝王莽,也有人说属于秦国大将军王翦后人,汉灭秦,这些人流落至此但这长久的历史有谁知道真假呢?”老村长感叹,但是时间久远谁又能说谁是谁呢?

    王越微笑没有接话,只是斗笠下面容有些失落。

    “小友你这是回国办厂,还是修学校啊?”老村长很急切,既然是一家人都没必要藏着掖着了,因为这是他们王家村第一个衣锦还乡的人,他很想知道对方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好消息。

    王越摇了摇头,“都不是。”

    “啊!”王越的话让老村长脸色变了变,本来高兴的心情瞬间跌入谷底。

    王越闻了闻面前的茶水,清香扑鼻,且有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这茶不错,应该是你们用特殊手段从古代保留下来的吧。”

    听到王越这话,本来都不打算在这喝茶的绫罗等人才注意到面前茶水,杯子很普通的烤瓷,但是却很干净,只是茶杯中漂着的茶叶如同有风吹拂一样不停的出现祁连。

    绫罗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脸上马上露出笑容,“入口轻盈,心旷神怡,好茶!”

    “看样子小友懂得不少啊!我到要问问您来这是干什么,显摆一下您在外面赚到钱了?”老村长收起笑容。

    王越微笑,并没有喝茶,“我知道您怎么想,实话说我回来是为了修祖庙的,当然如果您能帮两个忙,我不介意给这个村子重新装修,盖厂房盖学校和修路!”

    事情调转的太快,但是老村长脸上的表情变化的绝对快,“祖庙?是吗?不过?”

    王越的话让老村长和绫罗等人都露出好奇的表情,他们还是第一次听到回国华侨,居然是回来修祖庙,别忘了这是二十一世纪,无神论的天下。

    王越拍了拍手,几个黑人抱着几个箱子走了进来,“打开!”

    五个大的金属箱和五个木箱,打开后让房间内的所有人震惊,五个金属箱里面是一叠叠绿油油的美刀,而木头箱子中装的却是金条。

    老村长看到面前的钞票眼睛都眯成一条线,“说说看什么要求。”

    “第一,帮我把邙山南侧的小山出售给我,第二个,我来自津巴布韦的一个部落,这几位可以作证,我和部落酋长做了笔交易,他希望每年能派遣五十名小孩来这里学习文化知识!”王越说出这次来的目的!

    老村长微微皱眉,这两个都不好办,如果是其他人买土地还能说得过去,而且他也舍出这张老脸去求,但是邙山南面面临王家村的这一块山坡非常贫瘠,这让很多人都会考虑这个人来这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在者有外国人来这里上学这是国家对接,他一个村长可没有这权利!

    老村长看了看王越,“我只能去谈谈,能不能批下来还要看上面的意思。”

    王越伸手将面前的两个箱子盖上,“那行吧,不过我的时间不多,您最好快点。”

    老村长看了看还打开的箱子里面的美刀和金条,“我现在就出发,就算求也有要求过来。”

    老头先离开,王越对独孤和绫罗说道,“帮忙找几个手艺好的手工金匠,我需要做些东西。”

    独孤点头。

    这边王越开始修整,而老村长直接让人开着三轮车前往镇z府,当有工作人员看到来的是王家村的老村长都上来打招呼,王家村是老村,而且二战时期,很多练过武的王家村人都当兵参加抗战,也就和一些上级长官认识,而且老村长也算是十里八村的长辈,虽然王家村穷,但是老村长的身份可是杠杠的。

    镇长李富贵听到这个老太爷来了赶紧跑出来,“三大爷,您咋来了,上次的申请还没下来呢?”

    “那点毛毛钱我都看不上。”老村长大大咧咧的进入镇长办公室做到镇长位置。

    李富贵赶紧给这尊大神倒水,“三大爷,这么远您来这干嘛?有什么事直接打电话我就过去了。”

    “李家孙子,这次三大爷求你帮忙,你可要给点力?”老村长喝了口水说道。

    “您说,先不说您在这十里八村的身份,您和我爷爷的关系我怎么都要帮。”李富贵奉承道,但是心里头苦涩,三大爷您千万别提钱就行。

    王家村是十里八乡的最穷村,附近土地不肥沃,也没有矿山,交通也不便利,村里的年轻人不是打工就是去当兵,总之这是一个非常老龄化的村子,很多上任领导都考虑给这个村子翻新,但是后来计划不了了之,因为完全是得不偿失,很多领导都和他们谈过要求他们搬出来,但都被拒绝了。

    这个村子唯一的好处就是不管是军阀战争还是抗日战争,都没有波及到这个村子。

    老村长晃了晃肩膀,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这次不是来跟你要钱的,我们王家村也有人在外面赚钱了,只不过他回来不是为了盖工厂建学校,而是要修祖庙,当然只要答应他两个要求,他就愿意出钱给村子里的人盖大楼修路盖学校。”

    老村长看了一眼震惊的李富贵,“小子,这可是我们王家村的机会,你要给我办好,你要是办不好,我给你爷爷打电话让他上来把你办了。”

    李富贵脸上苦涩,他爷爷三年前就去世了,这是要压死自己节奏啊,但是很快露出担忧,“三大爷,会不会是骗子?”

    老村长嘴角微微一笑,“开始我也这么认为,但是那个叫王越的华侨可是带了五箱子美刀,和五箱子黄金回来的,老爷子我虽然不知道那些外国钱是真是假,但是我这双珠子看黄金白银还是没问题的,每个箱子怎么也有一公斤。”

    老村长这话李富贵相信,因为以前他和自己的爷爷就是玩弄黄金白银的老手。

    李富贵坐下来看着这个长辈,“他什么要求,要是不苛刻我可以帮他答应。”

    这时老村长也沉下脸,“第一个要求就是将邙山南面面对我们村的山丘卖给他,第二个是说什么非洲一个土著部落想派遣50个孩子来学习华夏文化。”

    “这......”李富贵微微皱眉,第一个要求看似普通,但是他可是知道,那个石头山上可是什么都没有,当然要说什么都没有也是片面,应该说除了一个破庙之外什么都没有,而且很多探矿专家去都过,没有密道也没有矿藏。

    所以这个人花巨资要求买那个山头就有问题了,再说第二个,一个非洲部落要来学习华夏文化,其实这是好事,但是这件事已经上升到国与国之间的交流,自己一个小镇长可管不了。

    “三大爷这件事不好办啊。”

    老村长敲了敲桌子,“你一个小镇长瞎想什么,把你哥和其他村公职人员叫过来商量下,那边只给了三天时间。”

    “好,我马上但电话。”李富贵想想也是,直接给自己打电话。

    三个小时后,能过来的人基本上都到了镇政府会议室,当最后进来的西服男走进来调侃道,“三大爷,你这样弄会让领导认为我们又搞小团体主义。”

    老村长撇撇嘴,“他要是敢找事,就让他给我们王家村拨款。”

    老村长一句话让其他人都闭上了嘴,老村长敲了敲桌子,“事情你们大致都知道了,你们怎么看。”

    “祖爷爷,我觉得您就是老糊涂了。”一个年轻的调侃。

    最后进来的这个西装男微微皱眉,“你咋说话呢?”

    老村长好奇看着这个调皮捣蛋的小子,“说说看,我咋老糊涂了。”

    “这两件事很简单啊,人家要修祠堂您就让他修呗,反正王字倒过来还是念王,更何况那个山头咱们谁没去过,要是真有好东西早就被发现了,反过来说我们没发现人家发现了,跟咱也没关系对吧,一个山头包给他就是了,反正现在土地国有,70年大产权。”这小子说完,全都点头,确实是这么回事。

    反正大家查的这个山头没东西,那就包出去呗,人家找到东西那是人家的本事。

    “至于留学生问题,抛给高官去头疼吧,我们啥都不知道。”小子坏笑道。

    西装男想了想,“三大爷,我觉得小岳说的没错,我现在就回去给你办土地租赁协议,至于其他事情,让富贵给市长打电话,让他跟高官谈谈。”

    老村长也放下心,也怪自己多想了。

    几个商人模样的年轻人插嘴道,“三大爷,这修路盖房可是大买卖,到时候你可要将我们介绍给这个远方的亲戚,咱可要肥水不流外人田。”

    “好说好说。”老村长发现事情解决,脸上笑容也出现。

    王越在王家村转了好几圈,甚至直接将车开到地里查看情况,只是时不时再本子上记录一些记号和文字,时代变迁,王家村的位置也有了变化,但是总体上偏离并不远。

    绫罗等人一直跟着,只是她们很好奇,王越每次查看完地点都会看向山坳中的那个破庙,好像是在定位。

    这时独孤走了过来,一脸古怪的说道,“我打听过,行内朋友说这个村的村长就是一个纯手工的金银手艺人,他曾经和一个姓李在金银行业也是首屈一指,只是前几年行李的老爷子去世他也就洗手不干了。”

    王越先是一愣,然后点头,“那多谢你了。”

    “还有就是我刚才给我父亲打电话,也说了之前在非洲部落的情况,他愿意帮忙沟通,我想现在他们应该在开会讨论。”独孤突然透露一个重要的消息。

    王越点点头,看向山上的破庙嘴角露出微笑。

    第三天早上大量的汽车来到王家村,王家村就没有这么热闹过。

    老村长走过来,“小子,这是我们付高官,付高官这位就是在外面做生意的王家村人王越。”

    王越和付高官握了握手,“您好。”

    “年少有为啊。”付高官怎么都没有想到来的人居然这么年轻。

    王越只是微笑点头,先对老村长说道,“老爷子听说你是金匠,你看看这些能不能做。”

    王越拿出一堆图纸递给老爷子,老村长笑嘻嘻的接过,对于金饰没有他老王做不了的,只是看到里面的物件,微微皱眉,“小子这些图纸就价值连城啊。”

    王越摊了摊手,“能做吗?”

    老村长脸色先是兴奋,然后摇了摇头,“这些是古代祭祀金饰都是纯手工制作,如果你早来三年,我和我老伙计能做,现在我老了,我一个人做不了了。”

    高官身边的西装男走过来看了看图纸脸色变了变,“三大爷,我和我弟帮你,我两应该能帮上忙?”

    “你两个手艺不行!”老村长摇了摇头。

    西装男却说道,“我们干粗活,你干细致活。”

    老村长看着手中图纸,有些恋恋不舍,“好,那我们就试试。”

    老村长决定后抬起头看向王越,“能拿出这些图纸也是行内的人,收费你懂规矩吧,一公斤黄金。”

    “我靠,老爷子你比我爹还黑啊,我爹那打造神器的手艺都没有你这收费贵。”肯一听不愿意了。。

    老村长看着这个皮肤呈现古铜色的黑人,好奇问道,“你父亲是同行?”

    肯从手指上将一枚青铜戒指拽下来扔给老村长,“您瞧瞧这手艺能不能入您法眼?”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