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佣兵之秦汉永恒 > 第二十五章 紫气东来
    肯直接挥动胳膊抵挡然后对着中年人一个寸拳,中年人身法很快,迅速侧身下蹲扫堂腿。

    只是肯的速度也不慢,直接骑马蹲裆式硬接。

    砰,两人身形都不由得一晃,这时肯抓住机会直接抓住对方的大腿,直接扔了出去。

    中年人直接撞在了大厅的柱子上,中年人稳住身形微微皱眉的看着对方。

    这时的肯精神好像有些错乱,虽然没有跟上去攻击,但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表情,怒吼道,“来啦,谁还挑战我?”

    “你们这些废物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看什么看?你们这群黄p猪,还有你们这些黑p猪,笑什么笑,你这个白p猪,你们都是废物,废物,废物。”

    肯的激怒了在场所有人,不甘示弱的w警直接冲了上来,不过一人一脚全都踢了回去,紧跟着肯的身体突然被束缚。

    原来是几个气不过的黑人死士直接上前偷袭,四人抓住胳膊和肩膀,后面同样两人直踢肯的腿腕。

    这两个实力强大的死士要是踢在普通人身上肯定残废,但是他们对上肯却不能留手。

    被束缚的肯运气挣扎,中年人也抓住机会运动气劲直刺肯的胸口。

    很多人看着都有些于心不忍,但是更多的人愤怒这个黑皮刚才的嘲讽,不但在别的国家嘲讽对方,居然连自己人都被喷,甚至包括自己。

    “这个开地图炮的傻子要完蛋!”

    “虽然他喊的话,让我很不满,但是我还是很欣赏他的一句话,你们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会不会出人命?”李队长这时候也有些担心。

    “不会,肯虽然精神出现问题了,但是潜意识在向往的国度是不可能搞出出格的事情,而其他人都有分寸。”王越说道。

    “精神出问题?你怎么将一个精神病带回国?”大眼睛妹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把银彪抱在怀中。

    “他只是嗑药太多,使得身体积压太多的药力,刚才的破防让那股药力出现在突破口。”

    “砰砰。”撞击声,冲上来的都被甩了出去,有几个被肯的重拳打的站不起来了。

    肯现在就像是一个练功走火入魔的疯子,如果那个光头换成长发那就彻底成了疯子了。

    “砰”在几个黑人死士抓住肯的时候,莫里斯直接侧翼偷袭,重拳狠狠地砸在肯的脸上,肯整个面部都被这重拳打的变形。

    “混蛋,我就知道你会开地图炮,老子都躲起来了,你还指着我骂,更何况难道你就不是黑皮猪了。”莫里斯不忿地说道。

    肯直接将其他人振飞,一拳将莫里斯打了出去,然后摆了个自我感觉帅气的姿势,“我这是古铜色,和你们不同!”

    旁边看的大眼睛妹子努力忍着没有笑出声,“你带来的这个黑人还是个活宝。”

    现在的肯已经进入半暴走状态,实力提升很多,所以这里所有人都不是对手,肯正想仰天长啸再次开启地图炮,就听到耳旁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气运丹田。”

    而一瞬间一个带着斗笠的人出现在肯的身侧,“砰砰砰!”

    无数拳影击打在肯的身上,周围的人看着,听着这声音都微微皱眉,“这要多疼啊。”

    攻击的斗笠人直接膝撞,直接将肯撞飞,然后一个飞踹将肯踢飞。

    而斗笠人的攻击还没有结束,而是直接将旁边刚刚摆放的水泥j察抄起,狠狠地砸在肯的头上。

    “砰”足足几十斤的大家伙直接被打碎,而肯也被这一重击砸趴下,王越将剩下的部分直接砸在肯的后背,整个雕像都碎成了渣,而地上的肯也被砸成重伤,口中吐出来的都是大口大口的黑血。

    王越停下手,看了看手中只剩下的水泥j察脑袋,拍了拍上面的土,然后将他放在他原来的位置,回头对着肯说道,“恭喜你,进阶了!”

    肯想笑,不过口中的血还在不停的流。

    莫里斯走过来,“老大,他没事吧!”

    “硬功的必须经过阶段,能有什么事?”王越反驳。

    莫里斯听到王越的话全身都是鸡皮疙瘩,“老大我也会这样?”

    王越调整了一下斗笠角度,“你会不会开地图炮,我不知道,但是挨打是肯定的,除非你停在这个级别不动!”

    莫里斯看着肯的惨样,背后都有些发寒,正想过去将肯扶起来。

    肯急切说道,“别动我,让我缓缓!”

    王越拍了拍莫里斯肩膀,“你去处理下,砸坏了这么多东西需要钱的。”

    莫里斯刚离开,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越哥,越哥,是我啊!”

    王越抬头,正是之前见过的吴龙,王越招了招手。

    这时候肯也开始缓慢站起来,“越哥,你这两下真的后劲,如果我抗不下来怎么办?”

    王越冷声说道,“修炼之路不进则退,你我都无法逃避。”

    吴龙跑过来先帮着扶起肯羡慕的说道,“肯,你真厉害,要是别人这已经绝对是全身粉末性骨折,你这不到一分钟就能玩站起来,厉害。”

    肯嘿嘿一笑,“要不要我教你,然后我给你也来一下!”

    吴龙赶紧摇头,“算了吧,我这身肥肉好不容易养起来的!”

    这时候独孤和绫罗带着其他人走了过来,“早知道你们这么好找,我们就不准备牌子了!”

    独孤看着走过来的黑人保镖,开了个玩笑。

    “我开始没准备带这么多人。”王越无奈!

    肯在吴龙的搀扶下来到众人面前,他没有和独孤他们打招呼,而是直接对着之前对战的中年人说道,“等我老去没有死在外面,我会回来再洛阳开一个拳馆,如果那时候你还活着,我希望你能来成为拳馆的师父,当然我会给你一个副馆长的身份。”

    说完,肯伸出来手。

    中年人微笑的伸手,“如果那时候我还活着,不过你最好别叫我黄p猪。”

    肯挠了挠头不好意思的对四周的观众说道,“很抱歉给大家添麻烦了!”

    只是四周的观众却没有生气,而是鼓掌给肯加油。

    李队长走过来,“你们的事情已经报备,别惹事!”

    王越点头,“伙计们,带我参观一下华夏风光吧。”

    三天很快过去,王越和其他人坐上了前往古都洛阳的动车,虽然此时的他,平静的看着窗外那疾驰的而过的风景,实际上他现在的心情十分激动,很快,很快他就可以回家了。

    家,王越远远的看着面前已经彻底残缺石堆,噗通一声跪在原地,王越的身体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绫罗等人看出王越哭了,这个在非洲大陆驰骋草原,孤独的伟岸的侠客在这一刻居然哭了。

    绫罗想上前,却被身边的独孤拉住,独孤摇了摇头。

    王越抬起头,一下两下三下。起身向前走一步,跪下三拜……

    四周同样旅游的人都发现了这里的不同,开始呼朋唤友过来看这个偏僻的地方居然出现了狂信徒。

    只是让所有人惊讶的是当信徒拐过第一个拐角的时候,天地变色乌云闪电迅速汇聚。

    “要下雨了!”很多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天空,又低头看着前面一步三拜的人,感觉到这次碰上了神人,求雨的神人。

    当第一颗雨滴落下,倾盆大雨就真如同泼下来的一样,但他就像是一个虔诚的信徒一步三头的向前走,而这倾盆大雨却不能阻止他的脚步。

    独孤的保镖急忙从车里拿出伞,但是却被独孤拒绝,这种虔诚之地不能做这种事情。

    四周的观众就如同收到感染一样全都放下雨伞,任由雨水啪打。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没有打伞,一个黑人拿着一把黑伞给一具大鼎遮雨。

    这个大鼎是王越设计请独孤找人定做,整个鼎高一米五,重三百斤,全由最古老的方法铸造。

    四个人抬着两个耳朵跟着一步步往上走,众人就这样一步步跟着,很多穿的清凉的妹子已经露点,但是却没有人关注,因为随着众人越往上走,大雨越来越大,就像是老天爷都在阻止对方继续前行一样。

    甚至每次雷声众人都能听到一种愤怒和无奈,他好像再说,“你为什么会来这,你为什么会回来!”

    王越坚定的一步步往前走,当他踏上最后一个石阶,四个黑人先一步将大鼎放在石堆前,王越仍然一步三头的继续前行,直到来到刚放下的蒲团上,王越再次跪拜,“皇上,我回来了,虽然世间过去千百年,但是大汉的祭祀不会停下。”

    说完,王越身体开始扭动,跳起来一种奇怪的舞蹈,虽然很是诡异,但是大家能看出这个舞蹈的不同,尤其是那种来自内心的强烈压迫感。

    “这是什么?”倾城好奇,小声说道。

    独孤微微皱眉,“很古老的舞蹈。”

    说完看向绫罗,要说道大百科,那还要看传承更久远的绫罗了。

    “这应该是晋朝之前的祭祀舞蹈,我也只是从古书上见到过,只是他们都是简单的提及几句,越大哥的家势看样子很古老啊。”绫罗微微皱眉,这种舞蹈她确实在古书上见过,而且可以肯定是汉朝之前的,但是书就是书,不可能呈现出真正的动作。

    而王越现在居然能将整个舞蹈跳出来,这就很奇怪,所以绫罗没有说出全部。

    很多人试图将这段舞蹈拍下来,但是暴雨太大了,根本无法拍摄。

    王越的身影在雨中闪烁,如同鬼魅一样,直到最后一个动作,王越张开双臂大吼一声,“紫气东来!”

    此话一出倾盆大雨戛然而止,乌云快速散去,阳光照射到石堆之下的平台,而整个平台被暴雨洗刷露出北泥土覆盖的石板。

    而从东方吹来的一种温暖的空气让这里的观众心旷神怡,更多的差点感冒的人就如同没有淋过雨一样,如果不是身上还湿着肯定以为是他们在梦境中。

    王越再次趴扶,肯早就将上衣脱掉扔在旁边的火盆上,倒上汽油,点燃后,从身边一个人身上拿出檀香,点着的檀香的香气彻底遮住汽油味,然后将香递给王越。

    王越接过香拜了三拜,“皇上,明年的今天我还会来的!”

    绫罗抬起手感觉从东方吹来的暖风,“紫气东来,没想到我还能在这里见到如此奇景,这里居然是华夏古代重要的地方。”

    独孤点头,王越居然召唤来紫气东来,这让他震惊不已,虽然他是现代人,但是并不能否认古代的一些技艺,“虽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但是应该是晋朝之前的某个皇帝待过的地方,我们也去拜拜吧,也许能沾染一些皇族气息。”

    大家都知道独孤这是一种提示,但是他们被刚才的景象震惊不得不信,几个人上前燃香行礼,紧跟着是他们的保镖,不少游客跃跃欲试,但是不认识肯这个分香的黑人,一个青年走了过来,“嘿哥们,我们可以拿香去拜拜吗?”

    肯嘴角微微一笑,做了个国际通用手势,纯属的洛阳话说道,“没问题!”

    青年拿出一叠钞票,“多少钱?”

    肯从印有老爷爷的红钞中拿出十五张,“五张一根!”

    王越走了过来,“我们该走了!”

    “哦,马上!”肯让王越先走,自己要做完这笔生意。

    走下山绫罗看着自己已经干掉的衣服,“真不愧是紫气东来,这么湿的衣服都能干了。”

    “我们要不要借着这风水去澳门赌场耍耍?”

    旁边的倾国也是同样的动作,“你要去你自己去,我们可不去。”

    众人驱车跟着前面的越野车,最终车停在了邙山脚下一个破旧的小山村。

    王越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看着这个由土石结构的小山村,这应该是几十年前国家统一建造的房屋,只是因为这个村庄就如同被遗忘了一样,没有一个人能领到这个村庄致富。。

    汽车已经是国民必备,但是对于这个小山村来说,一次性来这么多豪车还是第一次,尤其是里面还有黑人和白人,很多村民都从家里走出来,看这些人来这里的目的。

    也只有精明的老村长看到这么多人,他瞬间想到了一个词,“衣锦还乡!”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