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佣兵之秦汉永恒 > 第二十一章 前后夹击
    托马斯点头,然后拿出卫星电话拨打了几个按键,托马斯用英语跟对方说了两句,递给王越,“已经接通了!”

    王越接过卫星电话,用土著语说道,“酋长?”

    “是的,没想到你速度这么快!”酋长的声音在话筒中传到王越耳中。

    “小酋长已经告诉我们情况了,如果情况紧急你和俾斯麦阁下最好找个没人的地方,我会过去将你们强行带出来!”王越冷声说道,他并不想这样,因为他要是强行闯关,就只能大开杀戒。

    “现在情况很稳定,我希望你能将我的孩子们都带出去,而不是我这个老头子!”酋长威严的说道。

    “我明白!”王越微微皱眉,没想到这老头这么倔强。

    挂掉电话,将卫星电话扔给托马斯,“现在情况还算稳定,不过我们仍然要加快速度。”

    身旁的肯早就听出老酋长的话,只是他不屑的撇撇嘴,用华夏语说道,“头,这老家伙太嚣张了,要不要凉凉他!”

    王越拍了拍他的脑袋,“小心他知道穿你父亲小鞋!”

    托马斯能简单听懂对方的土著语,好奇不明白这个东方人这么在乎土著酋长的死活,但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他更关心他的父亲是不是能活着离开这里。

    看情况武装分子和雇佣兵还没有攻进政府大楼,这说明情况还不是很糟糕,而主要力量的武装分子根本不能充当大用。

    所以现在考虑的是如何进入,然后带着一群人如何出来,老酋长在个别事情上很轴,就算王越说也没用,所以很多事情都需要仔细斟酌一下。

    同样政府大楼中的老托马斯也很急切,虽然刚才的联系让他心安一些,但是对面老家伙的执着让他感觉到一丝危险,但是自己又没有办法,只能等待救援。

    本来这次来哈拉雷只是谈一笔生意,而且哈拉雷其实还算和平,虽然这个地方对于美利坚来说很穷,服务设施不全,但是暴利就是这种经济实力差距产生的。

    只是他没想到这次到达哈拉雷,居然赶上了武装分子暴动,一下子将他和他的儿子束缚在这个城市,现在家族的那些反对者肯定在偷笑,嘲笑他自不量力。

    但是作为一个跨过集团的商人,这次找到的矿脉绝对是暴利,所以他不可能放弃,而且哈拉雷怎么说也是一国首都,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

    一群商人本来和这里的官员,还有附近的部落商量的很好,但是没想到很快游行示威的种族主义者和武装分子控制了这座城市,就连军方都有人横叉一杠,让本来很快能支援过来的军队停在了二十里外的军营。

    他真不知道自己能否活着出去,唯一感到庆幸的是自己的儿子已经化险为夷,只要时机到了,他自然会离开。

    虽然自己的儿子和对面的土著信誓旦旦的说能救他们离开,但是他们能有几个人,这附近光佣兵团就有好几个,更别说那些多如牛毛的武装分子和游行示威者。

    如果不是这里的外国友人手下的保镖给力,这个看似坚固的市政厅在就被攻破了,即是如此,这里的守军也伤亡惨重。

    老托马斯很想亲自上阵,但是看到面前的老家伙还是稳住心神,但是他现在的心思却飞到了外面的战场。

    “别紧张,越会带我们出去的,只不过出去的人多人少而已。”老酋长伸手给老托马斯倒了杯酒,“听说你是一个合法商人,有没有兴趣和我合作,别忙着拒绝,我这可是看在你儿子和越是朋友的份上,不然我可不会和你合作!”

    老托马斯看到镇静的酋长再想想也是,这栋楼安保措施本来就不差,再加上为了保护外国商人的安全,调来了大批军警,楼上楼下都有重兵把守,最重要的是外围防线还在己方手中,所以虽然情况危机,但是还没有到达决一死战的时候。

    “您是说什么商品?”老托马斯试图用商业贸易转移自己的精神,不然很可能自己会自己吓自己最后精神崩溃。

    老酋长将一块金灿灿的金属和几颗珍珠放在桌子上,“这个怎么样?”

    看着桌子上的两样东西,珍珠现在能够人工饲养不值钱,但是金子到什么时候都是硬通货币,而桌子上的珍珠则是超大野生产品。

    “产品不错,但是他的产量应该都不大吧!”老托马斯直接说出他的缺陷,非洲金矿多,野生珍珠也有,但是数量肯定不多,这是常识,最重要的是采集金矿会严重破坏环境。

    老酋长将两样东西收起来,“当然,除了这些我们还有其他可以出售的商品,比如说钻石或者一些木料!”

    听到钻石两个字,老托马斯眼睛瞬间亮了起来,这一刻他心中的焦躁不安瞬间化为乌有。“没问题!等这件事结束我会亲自拜访您的部落。”

    两人聊的热火朝天,而其他人则是热锅上的码字,大家想办法要离开,但是却没有出路,除非是战死,或者投降,不然没有其他出路。

    尤其是从远处飞过来的武装直升机,让守军更加绝望,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办法解决头顶这个大麻烦。

    可就在飞机快飞到政府大楼门前的时候,一道光影闪过,这架武装直升机就歪歪扭扭的坠落,砰的一声爆炸。

    所有观察外面情况的人都目瞪口呆,谁都看见那是一颗火箭弹打中了这个毫无防备的武装直升机,但是这附近可否被封锁了,怎么可能还有政府的人。

    这时老酋长也停下交谈,抬头看向一处窗户,缓缓说道,“我们的援军来了!”

    老托马斯顺着酋长的目光看了过去,阳光下一个戴着斗笠的人坐在窗台上,只是如果没有老酋长的提醒,大家都不会注意这个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人。

    也就在这一刻,老托马斯的卫星电话响了起来,等他接通就听到他儿子急切的说道,“父亲我们已经到了阵地外围,但是我们冲不进去,你告诉市政厅的其他人,想活命就带人冲出来,我们会接应你们!”

    “混蛋,我说过让你带人离开这里,没让你们来这里送死,更何况你们几个人来这能干什么?赶紧给我离开这,马上离开!”老托马斯急了,眼中不由自主出现泪水,出于对儿的关心,同样是自己儿子冒死来救自己,那种心连心的感动。

    刚才他以为自己必死的时候,已经有了一点觉悟,但是现在儿子也来了,让他糟糕的心情彻底爆发。

    可是他的儿子没有在给他埋怨的机会,“父亲,你放心,我们有周密的计划,我们肯定能救你们出来,而且我的新朋友越已经进入市政厅了。”

    老托马斯还想说什么,但是听到有人进入大厅不由自主的抬起头看向窗户处,只是那里已经空无一人,这可是有六七米高的窗户,人怎么没了,难道是幻觉?

    可就在老托马斯揉眼睛的时候感觉到有人捅他的后腰,老托马斯转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保镖队长,而这个保镖队长如同见了鬼一样指着老酋长身边。

    老托马斯转头一看,原来在窗户上的斗笠人已经来到了老酋长身边,而这时候老酋长已经站起身,对着老托马斯说道,“你有一个好儿子!”

    站起身的老酋长对王越说道,“非常感谢你能来救我!”

    王越调整了一下斗笠,“你应该感谢你儿子,他在第一时间通知了肯,而且他用可是用一斤黄金来雇佣我把你或者带出去。”

    老酋长点头,“我也有一个好儿子,不过我的价格不可止一斤黄金!”

    老酋长站到讲台上,用力杵了杵地板,地板上传来砰砰的响声,让大厅很多焦躁的人瞬间停止手上的动作,“想活命的就让你们的保镖配合士兵冲出去。”

    很多人对于这个自以为是的土著不满,但是市长却知道这老家伙的身份,还有他身边突然出现的东方人,那个给第一医院捐献五十万美刀医疗用品的人。

    “前辈我们听你的!”市长直接表态。

    老酋长没有多说其他的,只是退后一步,位置让给了王越,王越点点头,“我们的援军就在外面,但是他们不敢打草惊蛇,所以我们需要进行一波突击,然后我们外围援军才能和我们一起两面夹击。”

    说到这,王越嘴角邪笑,“先生们,想要活命,就让你们的手下战斗吧!”

    说完,王越冲着市长点点头,市长直接让自己身边的军官出列,“你去听王先生的指挥!”

    王越虽然武功高强,从没有指挥过军队,但是指挥一群退伍军人和一群武装分子打仗还是有信心的,更何况这些家伙只是缺少一个系统指挥而已。

    “你们每家出两个保镖辅助军队士兵一起,我们将在半个小时后进行突围!”王越下达了第一个命令。

    半个小时很快过去,收拾好东西的商业大佬们开始准备突围,也在这一刻,外面枪声大作。

    “冲!”王越一声令下,队伍直接冲了出去。

    武装分子本来军事素养不高,或者说直白一点根本就没有军事素养,他们打仗靠得是人多和军队们是同族的优势,进行心理碾压。

    而现在市政厅的队伍被统筹,合作有序的开始突围,那些武装分子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想要调转枪口压制市政厅,但是已经晚了,突击而出的士兵可能会留手,但是保镖们不会,他们直接将呆若木鸡的武装分子击毙。

    这使得士兵变成了对方的靶子,而保镖们则隐藏在靶子中的杀手。

    “给我冲,将附近的武装分子冲散。”王越伸手拉住一个想要上前战斗的保镖,“你去带十几个保镖将附近的佣兵清理掉。”

    这个很明显经历过战争的保镖点头,一挥手带着十几个人冲向侧翼的巷子。

    这时有武装分子头目想要组织反抗,但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一颗颗狙击枪子弹钻进那些试图抵挡的人的脑袋中。

    “是老菲尔,他们已经跟上来了。”身边的保镖对着老托马斯说道,也只有老菲尔的狙击枪才有这么有节奏的击杀。

    尤其是看见三辆军车架着重机枪横冲直撞的向市政厅冲了过来,让他们更以为城外的军队入城了。

    一个急转弯,军车在一群大佬面前转弯,然后再次以品字形向向外突围,这速度来的快去的也快,让各个大佬看的都有些咋舌,这是在玩那样。

    而军车的出现让大量的武装分子和游行示威人员吓得抱头鼠窜,而那些意志坚定的武装分子想要攻击军车,可是对方却一溜烟跑了,这s型走位他们的火箭弹都毫无作用。

    王越带着两个黑人护卫在前方开路,后面跟着老酋长和相互搀扶的老托马斯,现在的老酋长可没有之前的那么镇静,不管怎么说他都老了,在枪林弹雨中难免会摔倒。

    而这一刻同样身份的老托马斯伸手拉住老酋长,两人相互搀扶的跟着王越往外跑。

    现在的街道上彻底乱成了一锅粥,尤其是现在军警和保镖们前后夹击,再有军车在中间扰乱,使得武装分子非常惊恐,很多人都认为政府军开始反击了。

    而且在不知名的地方,一个非常厉害的狙击手正在挨个点名,这种不知道从那飞来的子弹带走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给人带来的恐惧感非常大,尤其是没有后援的武装分子,在这一刻崩溃了,更多的人选择待在屋子里瑟瑟发抖,而不是对着经过的目标开枪。

    王越没有带着他们直接离开,而是直接一个街区一个街区的扫荡,将那些敢于冒头的人全都击杀,直到其中一个举着枪走出掩体的黑人才停止行动,在王越放下枪,其他人也停止行动,而随后一个个带着绷带的游行人员全都举着手走了出来。。

    王越冲着后面的人说道,“警察上去抓人,其他人警戒!”

    而有一就有二,在得到这个人没有被击杀后,越来越多的武装分子和极端游行人员迫于压力走了出来,而这一刻军警们则成了抓捕罪犯的最好人选。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