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佣兵之秦汉永恒 > 第十九章 游行人员的邪恶
    一个士兵突然抬起枪对着旁边的房子开枪,紧跟着无数人开枪,枪声和子弹彻底淹没了旁边的房子,甚至五个火箭筒都连续发射,势要将侧面的房子彻底轰平。

    只是对方也不含糊,在对方开第一枪的时候,三层小楼开始反击,几十个武装分子当场被打倒,甚至有几个直接被打死。

    王越看了看,“呵呵,双方火力都不差啊。”

    因为这时候,小楼守军的RPG也开始发射,尤其是对方的皮卡被打爆之后,外围的攻势瞬间停滞不前,身后跟着的佣兵大声咒骂殴打都不管用,这些临时组织起来的武装分子才不会管他们能不能攻下这座小楼。

    老菲尔失望的摇了摇头,叹气道,“这些应该都是平民转化的枪手,缺少训练和战斗经验,只知道乱枪开路然后无脑前冲,除了人数优势什么用都没有,他们除了打砸抢什么都不会,而且最重要的是每个国家混乱都和这些人有关。”

    王越点头,在任何时候造反都离不开底层民众,而释放出兽性的平民会给每个城市都带来巨大的伤害,尤其是他们不具备军事能力,在战斗失败后就会带着财务逃走。

    “小心了,他们从正面无法进入小楼,肯定会选择其他方法。我想之前包围我们这里就是想从我们这边进入。”老菲尔分析道。

    老菲尔刚说完,就听到三楼一声爆炸,紧跟着莫里斯大吼,“有人突进准备防御。”

    “别开枪,我们是一伙的。”莫里斯刚说完,就听到烟尘对面传来呼喊声。

    莫里斯看了看王越,王越挥了挥手示意暂时不要攻击,“你们是谁?”

    “嘿伙计,别冲动,我们是尤里.尼古拉斯.凯奇的人。”一个声音说道。

    听到这个名字,老菲尔微微皱眉,“一群恶棍。”

    老菲尔虽然这么说,但是却把枪放下,“尤里是一个新晋军火巨头,主要是出售苏联装备。”

    接下来的话老菲尔没说,但是王越已经明白,军火商当然是一群混蛋,因为他们出现一些地方才不停的出现混乱,也只有混乱才能让他们的军火贸易昌盛。

    而老菲尔放下枪就是说对方是个很守规矩的人,如果不必要不能交恶。

    王越冲着莫里斯点点头,莫里斯大声吼道,“枪口冲下,别有多余动作,不然我们不介意送你们一程。”

    “嘿,伙计,别这样,我们这边有伤员,你们能帮我们吗?”说着十几个白人壮汉抬着几个伤员走了过来。

    王越一挥手,“去帮忙。”

    肯带着几个厨子将伤员接过来,然后回到一楼让他们接受治疗,这时一个穿着西服身高一米九的壮汉走了过来,“嗨伙计们,谢谢你们的帮助,我尤里会报答你们的。”

    老菲尔看了看王越,王越没有听懂对方在说什么,老菲尔只能充当翻译,王越摆摆手,“大家同是落难之人,本就应该互相帮助,报答什么的就不比了。”

    “哦?华夏人?我是苏联人,我们天生就是盟友。”尤里亲切的说。

    王越没有否认和对方握了握手,“很高兴认识你。”

    老菲尔冷漠的看着对方,不过最后还是叹了口气,“伙计,外面什么情况?”

    尤里看了看窗外,皱着眉头说道,“情况很不好,政府军的援军无法抵达,而对方虽然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是人数众多,还有更多的极端黑人民众在游行支持,所以我们这些外国人现在状态很不好。”

    老菲尔对着王越说道,“这件事要跟托马斯说一声,不然很可能造成非常大的损失。”

    现在城市很危险,现在需要考虑后退的问题了,不然俾斯麦他们这支分支就会永远消失了。

    就在这时候,一名保镖急切的怒吼,“他们来了。”

    王越对莫里斯说道,“布置防御,别让那些黑人暴徒进来。”

    王越举起狙击枪准备攻击,但马上放下狙击枪拿起身边的M4突击步枪,以最快的速度拉动枪栓,对着外面就是连点射,随即三个物资分子倒地不起,“全都给我攻击,这次他们攻击的是我们两栋楼房,我们也在攻击范围内。”

    瞬时枪声大作,直接将武装人员阻隔在三百米外,“小心RPG.”

    王越看到一个藏在车后面的暴徒直接扛起一个火箭筒对着饭店方向,王越二话不说拿起狙击枪只是扫视一眼就开了枪,“嘭”就看见这个暴徒的脑袋直接开花。

    “好枪法,就是枪不怎么样!”身旁没有离开的尤里夸赞道,他也当过兵打过仗,但是王越这速度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相当于拿起来只是看了一眼就开了枪。

    “左边房间有个白痴露头了,距离那辆车不远。”尤里的声音在王越身边响起。

    王越看了看,一个火箭筒悄悄地从窗户伸出来,“嘭。”

    枪响,然而这个房子突然火光闪烁,紧跟着一声爆炸,原来是王越打中这个人的同时,他也扣动扳机,后昂的动作让火箭弹击中自己所在房间的房顶,这颗火箭弹都没发出去就在房间爆炸。

    “干得漂亮伙计,这一击最少干掉他们五六个人,说不定还有一两个佣兵。”尤里拍了拍王越的肩膀。“你真是控制战场的王者,你是敌人的噩梦,死神的镰刀。”

    这时候王越也有了一种一切都在掌握在自己手心的感觉,这一刻敌人的性命都在他的一念之间,而敌人只能躲在角落瑟瑟发动,等待死亡的降临。

    “有了这次教训,那些攻击我们的佣兵和暴徒就要好好考虑一下了,如果还强行进攻,我们将送他们去见上帝。”尤里兴奋地握着拳头,之前的担心也在这消失。

    正如尤里所说,这次爆炸吓得这些武装分子全都跑了,佣兵们没办法只能后退。

    “这些武装分子也就这点本事,只是这种战斗还要持续多久?”莫里斯从新给自己的弹夹上满子弹,然后看了看外面的呐喊和惨叫。

    只是这次打击后,众人等了很久都没有人再次围攻,只是那些哨兵没有离开,王越觉得这群人肯定酝酿着其他阴谋。

    就在这时候,呐喊声越来越强,看到情况的众人怒声咒骂,“混蛋,该死的,这群天杀的这是要干什么?他们都是平民,他们要干什么,这里是战争。”

    王越看了看放下狙击枪,尤里以为王越有了恻隐之心准备说两句,可是他却看到王越拿起了自动步枪,“你这?”

    王越对着对讲机说道,“距离三百米,靠近者杀!”

    这一刻寒气四散,让经常游走在死亡边缘的尤里都不由得后退。

    看着眼前的的游行人员越来越近,王越嘴角露出冷笑,他想起来当年那场旷世起义,黄巾之乱。

    游历在外的王越听到的噩耗就是暴民袭击了他的家乡,寸草不生,人畜不留。

    王越从不认为反抗有错,但是领导反抗的人如果没有能力,那就回让饥民成为真正的暴民,他们的残暴可想而知。

    “开枪!”王越一声令下,在其他人惊讶中,哒哒哒一梭子子弹打了出去。

    莫里斯看了看有些冷静可怕的王越,一咬牙他的自动步枪跟着响了起来,而他的枪响如同命令一样,整个小楼如同刺猬一样开始喷吐火蛇,成片的黑人游行人员被打倒,惨叫声叫骂声响彻整个街区,游行组织人员和武装分子怎么都没想到这里的人这么狠或者说这么恨游行人员。

    因为之前的进攻大家虽然打的激烈,但实际上都有所克制,谁冲的靠前谁死。

    但是现在不同攻击直接在人群炸开,游行人员如同惹怒了这里的主人一样,开始大开杀戒。

    王越收起枪,一屁股坐在地上,一双手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尤里知道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年轻人。

    拍了拍王越肩膀,“一切都过去了,朋友。”

    枪声很快停止,游行市民全都一哄而散,只留下一地的尸体和几个受伤无法离开的伤员。

    王越抬起头看了看,“派愿意出去的本地医生过去给他们治疗,然后将他们抬到路边。”

    很快几个勇敢的本地医生带着几个还算有勇气的黑人举着白旗跑到战场中间开始抢救伤员。

    一个个伤员被抬到路边,可就在这时候,一声枪响,一个黑人医生脑袋猛的后仰。

    王越目龇欲裂,“都趴下!”

    可惜已经晚了,十几把自动步枪直接将活着的医护人员打死,这也包括那些伤员。

    “暴民不可信,这是从古至今就传下来的的真理,因为他们这些人本来就是被极端思想支配的存在,不只是他们在利用,就连对手都在利用。”

    王越听出开枪的是两个方向,从这能猜测开枪的肯定是政府特务和武装分子,因为他们都想利用击杀这些人道主义医生的死亡,用舆论攻击对方。

    大家都不是傻子一看就明白双方的想法,尤里低声咒骂,“该死的组织,该死的间谍。”

    王越冷笑,“别说别人,任何一个国家出现这种事都会发展成这种情况,谁也别说谁好,谁也别说谁坏,天下乌鸦一般黑。”

    紧跟着一群武装分子冲了过来,对着两栋房子直接开火,只是他们也不傻,刚才杀了不少医生,不敢太靠前,只是在五六百米外攻击。

    这种距离对于防守方根本就是炮仗,当然对也不是全无威胁的武器,三辆车载重机枪横扫过来还是很有杀伤力的。

    只是王越没有动,一副并不想杀人的样子,回来的老菲尔看了看王越冰冷的脸,然后拿起狙击枪一枪一个将那些重机枪手打死。

    “你不喜欢游行人员?”放下枪的老菲尔看出,王越心中这肯定有故事。

    “不,我从不贬低任何人,所以我没有不喜欢游行人员,我只是不喜欢那些被利用的傻子而已,这些傻子看似无辜,可是当事件发生到另一个层次的时候,他们就是暴徒。”王越看着地上的尸体说道。

    王越的说其他人也明白,只是大家都不愿意往这方面想而已,总觉得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没有拿起武器,没有拿武器就还是可以同情的,只不过这次被王越掀开那个遮羞布,人数更加庞大的游行人员失控的时候才是混乱的根源。

    就在大家沉默的时候,王越眉头突然紧皱,看了看窗户,自己的位置被完全遮挡,但是尤里却是半蹲状态,王越伸出手一把将尤里拉了过来,噗。

    一声后面的地板出现了一个弹孔,这一击吓得尤里哇哇暴叫,“混蛋,是雇佣兵里的狙击手,而且还带了消音器。”

    尤里非常后怕,如果不是王越拉了他一把,他的脑袋肯定开花,尤里手忙脚乱的爬到墙边,“谢谢,谢谢你越先生。”

    老菲尔看了看弹着点和子弹飞行方向,“是在三号位的阁楼里面,我去一号位,越你辅助我。”

    王越拿起枪点头,只是他这个位置攻击对方并不方便,尤其是距离太远,所以现在他这里只能进行补位。

    一声枪响,不过很快传来老菲尔急切的呼叫,“未命中,那个是个高手。”

    随后传来噗噗噗的子弹击中水泥墙的闷响,老菲尔大声喊道,“我被压制了,越,你那边攻击他。”

    其实不用老菲尔提醒,王越也知道该怎么做,在一声闷响之后,王越立刻探头对着记忆中的阁楼开枪。

    而在这一刻对方也看到了王越的脑袋,只是他嘴角露出残忍的笑容,因为他知道对方这么急促出现并射击能击中他的概率只有百分之一,所以他完全可以有机会在对方开枪后一击必杀。

    只是狙击手刚调转枪口,他就看见了朝他缓慢飞来的子弹,子弹的飞行速度是不可能让人看见,可是他现在的脑海中却出现了这一画面,而据一些狙击手之间流传的一个传说,当你看见你的对手射来的子弹,其实你已经死了。。

    王越蹲下身,没有对方攻击过来的子弹,这时老菲尔兴奋地说道,“厉害,正中眉心,这个家伙死的时候脸上还带着诡异的笑容,我靠,我今天晚上肯定会做噩梦。”

    王越站起来用瞄准镜看了看,微微皱眉,“他死的时候一定非常专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