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佣兵之秦汉永恒 > 第十四章 血刃系列
    王越也从其他方面得到一些关于佣兵的构成和行事工作,总的来说和古代镖客有相同也有不同,相同的就是都是以保护押送为目的,而且和古代镖师不同的是,他们只在乎钱不在乎名誉,只是他们的行动更加自由,想去哪去哪。

    “可惜了我的秘密任务,这可是一个很神秘的人告诉我的。”杰克琼斯遗憾的叹息。

    “秘密任务!”王越重复了这句话,心却冷笑不已,做秘密任务一般都不会有好下场,这个结局不管是在古代和现代都是一样的,更重要的是这些秘密任务一般都是和古代皇室贵族有关,而跟古皇室贵族代有关的东西一般都很危险。

    王越不想知道对方的秘密,而是直接询问杰克,“接下来怎么做?”

    “额,我准备……什么声音?”杰克正想说出规划,就被外面的声音打断。

    莫里斯脸色大变,吼道,“这是直升机。”

    其他人从窗户往上看,发现一架直升机正向他们这边飞来,而且他们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有十五辆车追了过来。

    “他们这是要赶尽杀绝,越哥我们怎么办?”肯都有些慌张,陆地对战谁也不怕,但是对于自己打不着的直升飞机,那就没有办法了。

    这是一个无解局面,如果一直向前开,那肯定会被飞机追上,除非,除非有人能阻挡这架飞机,王越灵机一动,他想起来这次一路上看见了那挺巨大的高射机枪,“肯,回哨岗。”

    “哨岗?啊,我明白了。”肯直接冲进小巷,然后转弯向哨站疾驰。

    看着冲过去的方向,杰克琼斯急忙猛拍车顶,“别过去,这群混蛋在城里也有人。”

    只是他说的已经晚了,皮卡已经停在了哨卡,这里的士兵举着枪非常紧张的看着车里的人,王越放下车窗,急切地说道,“兄弟们,有人找我麻烦,帮我弄死他们。”

    王越一句话,哨卡的士兵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到后面追过来的汽车和直升机,军官一咬牙,“我们的恩人有事,需要我们的帮助,还愣着干什么,赶他们走。”

    得到命令士兵们行动起来,车载机关枪架起来,有人将苫布打开,将那挺高射机枪对准天空,“王先生,您先走,如果他们敢过来,我就送他们去见他们的妈妈!”

    “肯,绕路走我们回去。”车缓缓启动王越挥了挥手,然后又拿出五万美刀,扔给对方。

    河谷村,回到村子的王越请巫医给几个伤员治伤,而他和莫里斯正坐在房间,“你父亲让我教你一些真正的武技。”

    “华夏功夫额,我已经领教过了。”本来还想鄙视一下,但是响起肯的那一拳,他还是识趣的闭上了嘴。

    “你有什么好的武器?冷兵器!”王越将喝了杯酒看着莫里斯,这个小家伙不错,尤其是突击步枪使用比王越更厉害,因为他打的三个人都在胸口,而这家伙拿起AK47就连着爆了三个人的头。

    莫里斯拿出他珍藏的狗腿刀,“这是我的战场缴获,削铁如泥,啊......”

    莫里斯还没说完,这把珍藏就被王越拿到手中,然后轻轻一掰“蹦”断成两截,然后又合起来再次掰断,这可是硬钢制作啊。

    莫里斯心中愤怒,这可是自己心爱的珍藏,这可是百炼精钢锻造,这可是......不对啊,普通人怎么可能将这种硬钢掰断,这时他才直到王越的恐怖。

    王越说道,“一个士兵,一个武者,一个侠客,就应该有属于自己的武器,真真正正属于自己的武器,你这把属于机械锻造,虽然锋利但是没有灵魂,所以你去找肯的父亲,让他给你亲手打造一柄弯刀,真正手工出品。”

    靠在门框的肯点头,“兄弟跟我来。”

    王越走出房间看到五个白人佣兵已经包扎完,在外面休息。

    看到,王越走了出来,“嗨越,你的药肯真好用,涂上就止血了。”

    王越拍了拍杰克琼斯的肩膀,看着对方龇牙咧嘴的样子,“好好休息,等过段时间你们再走吧,那群人我觉得不会善罢甘休的。”

    王越坐了下来,看着几个劫后余生的老兵,“你们接下来想去做什么?”

    “越,非常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决定金盆洗手,回家养老了,而且这几年我们也攒了不少钱!”

    王越点点头,并没有因为这件事发表意见,因为他知道,佣兵界其实和游侠界一样,或者说更加残酷,想要进入很简单,一把刀一个斗笠你就可以成为一名游侠,一杆枪一身衣服同样就是佣兵,但是想要离开却很困难,而现代社会交通便利,通信发达,想要退出更是不容易。

    “那恭喜你了!”王越微笑地说道,对于他们这种人,能完好的退出确实是一件幸事。

    一名受伤比较轻的佣兵好奇的问道,“越,你一个黄种人怎么可能会出现在非洲,在我们这行,你们黄种人可是最缺少个人生存能力的种族。”

    王越无奈的摊了摊手,“我是在印度洋被人从商船上扔下来的,我早晚回去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王越没有说实话,他可不想让神秘组织知道自己没有死,给救他的人带来麻烦。

    “这怎么可能?”几个人听了都是大吃一惊,要知道陆地上讲究多,海上航行的船讲究更多,一般情况船长是不允许有人强行杀害乘客的,这是不详的征兆。

    更何况这是现代社会而且是黄种人,怎么也不可能说杀就杀。

    “这年头为了钱什么事情没人做,别大惊小怪!”王越倒是无所谓,他没死,那就只能对方死。

    “你是华夏人?还是其他亚洲国家的人!”一个佣兵好奇的问,其实这个问题也非常愚蠢和无聊,看王越的动作和语气就知道这肯定是一个华夏人,棒子和日系可不会这样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和他们这些欧洲人说话。

    在王越身上他们能感觉到他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气势。

    王越拿出一张卡片,几个佣兵脸上露出古怪面孔,因为这是一张本地的身份证,而上面写的,姓名:王越,种族:华夏族,国家:津巴布韦,居住地,赞亚部落河谷村二号大屋。

    虽然很多人来这观光旅游,以及在城市定居,津巴布韦的身份证件也很好拿,但是津巴布韦各个部落氏族可不是随便进的,只有酋长署名才能正式将户口加入各个部落,而部落酋长没有特殊情况是不会允许任何外国人加入自己的部落。

    现在看来,王越属于一个例外,而且王越留在这肯定是有什么目的。

    只是他们都猜错了,王越也想离开这,但是不知道去那,因为这个世界里已经没有他的家了!

    “要不,你跟我去瑞典吧,我哪有门路给你换个身份!”杰克不是傻子,王越将身份留在这本来就有问题,再者王越肯定是有故事的人,所以他很愿意帮助他一把!

    王越直接摇头,“算了吧,我在这挺舒服的,而且我也准备建立一个小型佣兵团,所以这里挺好!”

    王越当然不会选择离开,这里可是他找到定秦剑的地方,说不定还有什么秘密会浮现出来!

    杰克琼斯摊了摊手,“如果你想明白了,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会帮你把户口办好的!”

    王越点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谁知道是什么情况。

    这时,杰克琼斯突然小声说道,“越,你对那个秘密不感兴趣吗?”

    王越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秘密这种信息带来的都是死亡,忙来忙去说不定会给别人填做嫁衣,还不如在外围吃瓜看戏。”

    王越的话也点醒了几个心思不死的佣兵,王越说的确实是这样,刚刚有了一点眉目,副队长就翻脸了,很多老人都死在了这场内斗中。

    几个人相视一眼,杰克琼斯无奈点头,“你说得对,我们确实应该放弃了!不过你们村子最好小心黑人自由同盟的人,很快他们就会和政府对你们这些部落下手了!”

    王越无所谓,“这里只是个什么都没有的小村庄,没有人会对这里感兴趣。”

    王越说的没错,河谷村接近赞比西河支流,但是这里物资并不丰厚,也没有金属矿产,人口也不多,交通和地理位置也不好,所以除非用有人故意来这找麻烦,不然没有人会对这个贫穷的村子感兴趣。

    更何况政府和军阀合伙进攻各个部落,那就对这个月小村庄更没兴趣了。

    “倒是你们,想着怎么离开吗?那些人说不定已经将出国的路口封死了呢!”王越说出最关键的话,这件事对于杰克琼斯才是最重要的。

    杰克琼斯想了想,“我准备将我手上的信息交出去,然后带着我的人离开这,你说得对,这种大人物的秘密不是那么好掌握的,还不如卖给自以为有能力的人。”

    没有人开导他们,杰克琼斯很可能会继续下去,但是王越的话触动了,如果他不离开,那些人不可能放过他,更何况自己确实没有资本在打下去,也没有必要。

    本来就是准备干完这一票就退休,这样只不过是提前退休而已。

    王越点头,“你们想好就好,大家也算是认识的朋友,所以我也不希望你们出事!”

    杰克琼斯点头。

    王越离开。

    一个星期后,王越来到肯家,两个光着膀子的大汉一个在拉风箱,一个则在打铁。

    尤其是这两个人身上的肌肉都很发达,尤其是那个白人,每一次捶打,铁钻上的毛坯都会迸射出火花。

    而在他们旁边的角落,一个皮肤黝黑身体同样健壮的老黑人惬意的躺在躺椅上,“你来了,这个小伙子很不错,干活很专注!”

    老铁匠说的当然是莫里斯,肯可不是一个打铁的人。

    王越拿出一瓶白酒,扔给老头,“每一个为自己打造武器的人都很专注。”

    老黑人接过酒壶,一看原来是王越自己酿的酒,这种烈酒可不多见,或者说之前就没见过,老铁匠喝了一大口,烈酒的炽热直接沿着喉咙流进胃里,“好酒啊!”

    王越看了看已经出具规模的武器模型,拿出酒壶喝了一口,然后对着毛坯一喷!

    呼,火焰直接点燃烈酒,沾染烈酒的毛坯开始燃烧。

    王越看了看,“老头,这应该差不多了!”

    黑人铁匠小心翼翼的放下酒壶,走了过来,“那就开始吧!”

    铁匠接过毛坯开始一下下敲打,然后王越用一种特有的药水倒在毛坯上,药液随着敲打慎入金属中,让金属出现一种奇怪的光泽。

    老铁匠没有因为王越往毛坯上倒东西而恼怒,而是认真的一锤一锤的敲打毛坯,淬火,敲打直到他成型。

    “小伙子,你的血!”老铁匠停下手,拿起一把锋利的匕首和一个碗,让莫里斯放血。

    莫里斯也不墨迹,甚至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这可是忙了一个星期的结果,莫里斯用匕首划开手掌,鲜血流出,不但一分钟一碗血就满了。

    老铁匠拿起碗一点点倒在毛坯上,一幅让莫里斯感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他的血并没有向别的金属一样,将血液流到地上。

    这个毛坯可能是加了王越拿出来药水的原因,就居然开始吸收他的鲜血,直到最后一滴。

    整个黑色毛坯吸收了鲜血后变成了血红色,老铁匠再次挥动铁锤猛烈且带有节奏的敲击。

    慢慢的,慢慢的一把如同狗腿一样的弯刀出现,最重要的这把弯刀成血红色。

    完成最后一锤,老铁匠擦了擦汗,“我老了!”

    王越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要不是老了也没有这手艺!”

    老铁匠点头,“放心在我死之前,我会给你打造足够的武器。”

    老铁匠看了看手中的血色毛坯,“你给这种武器起名字了吗?这可是这个世界上最新的武器!”

    王越想了想,“血刃,血刃系列。”

    王越看着兴奋的老铁匠,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可以在上面打上你的姓氏。”

    “这,这是真的?”老铁匠激动的不好确认的问,这可是大事,这些武器只要有一把存活一百年那么自己的名字也将成为史诗。

    甚至人类锻造师的排名中都有他的名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