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佣兵之秦汉永恒 > 第十章 狙击手的对决
    王越冷笑并没有隐蔽而是直接瞄向下一个目标,因为除非这个人已经冷血到极致,不再在同伴被射杀后,不可能不慌乱,王越需要的就是这慌乱的两秒钟,“砰”。

    没有看结果王越赶紧躲到石头后面,看着肯投来的目光,王越比划一个OK的国际手势,肯正想探出头查看情况,王越突然感觉到一丝危机,只是自己隐藏的位置也只有河那边能攻击到,所以...王越明白发生什么,拿起一块石头对着肯的腿部投掷出去。

    “噗,砰砰。”三个声音,第一个是石头撞击肯的脚踝,直接让他摔倒,而两声枪响正是之前的两个狙击手的位置。

    这时王越才想起来,白人教官曾经说过,有的狙击手他会配备一个副射手或者观察手。

    从新爬回石头后面,肯擦了餐额头上的汗水,王越冲着他比划,意思是还有两个。

    这时战场上没有了狙击枪特有的声音,也就是说两个人在死盯着王越和肯两人。

    而没有狙击枪的压制,守卫们慢慢的大胆起来,开始探出头射击。“该死我们的狙击手呢,他们都死了吗?”一个黑人咒骂。

    而他旁边带着黑色头套的士兵看了看四周,尤其是山坡上失去的动静,“死了?还是出现了意外?”

    “不管了先成散兵线包围过去。”黑色头套的这个士兵明显也是一个头目,他一番话,身后十几个戴着头套的武装人员开始向前移动。

    只是从他们的动作和无声无息的交流,就知道这些人不是那些黑人炮灰。

    王越还在盯着山坡上剩下的两个人,尤其是他们停止射杀其他人全力捕杀王越两个人时,王越感觉到一丝压力,现代战争这种远程打击对于他这个武者来说杀伤力太大。

    不能动,只要出了石头遮挡范围,身体就会暴露在枪口下,而现在自己又不能躲开这个石头,王越拿下来斗笠微微上扬,“砰砰”两声枪响直接将斗笠打飞,肯冲着王越摇了摇头,示意别动,那边在守着他们两个。

    王越小声说道,“必须要打破这僵局,不然失去我们的支援拉夏他们很可能会崩溃。”

    肯摇了摇头,“他们有两个狙击手,即使我引开一个他们也还有一个盯着你,更何况我引开的那个也可能是诱饵,想要诱惑你攻击,这样他们两个又可以一起围攻你。”

    肯说的没错,但是王越认为自己必须行动起来,只不过他与要找到下一个隐蔽的地点。

    王越冲着肯点了点头,然后将手伸出去朝着大概位置随便开了两枪后,一个飞跃,然后中途扭曲转身,这个诡异的姿势直接让他躲过了致命一击,身体落地后再次弹起直接冲向另一块石头。

    而这时的肯也举起枪一阵扫射,索然距离远肯定不会有效果,但也能吸引下对方的目光焦点。

    现在王越身后的石头是三块紧挨着,所以活动空间更大,更何况不用忍受火焰炙烤也可以收回护体的内力。

    而这个位置,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看到对方群攻过来的士兵,王越也不客气,直接将一个个不知道躲闪的黑人一枪枪毙命,至于会不会让肯等人反感,那就是多虑了,黑人仇杀可没有什么同胞制宜,完全是能打死不管是谁干的都是好样的。

    一个弹夹消耗,六个黑人枪手倒地,只是这六个对于二百多人的队伍,尤其是在进攻状态下根本不算什么!

    “砰砰砰......”特有的狙击枪再次响起,王越回头发现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成S型奔跑,而他身后身侧都有一个个弹孔出现。

    王越微微皱眉,低声咒骂,“这太冒险了。”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王越更换一个弹夹深吸口气后,直接向外一越对着枪响的位置就是一枪,在空中调转枪口准备攻击下一个,可是他的倍镜中看见了对方那残忍的笑容,王越知道他来不及了。

    只能强行转身,同时内力护住头部。

    噗,王越落地,但是却没有听到枪响。

    王越很好奇,但为了谨慎拿起斗笠晃了晃,发现没有人攻击,于是爬到另一侧用倍镜查看情况,倍镜中,这个狙击手脸色还残留着诡异僵硬的笑容,而他的衣领上都被大片血迹沾染,肯定是有野兽在他集中精力的时候,咬断了他的大动脉。

    看到他们都死了,王越也是松了口气,看了看肯没事,指了指前方战场,“准备战斗。”

    肯刚才也是吓坏了,到现在还埋怨自己冲动,也因为自己冲动帮王越引开枪手目标,才能让王越击杀对方。

    肯点头,看了看外面的情况后直接一个扫射,除了威势就是用来发泄情绪,要不说男人喜欢玩枪,枪可以成为男人发泄的工具,尤其是每一次震动都能让紧绷的神经得到缓解。

    肯的一通扫射没打中任何人,甚至不知道飞到那去了,但是现在他已经平静了一些,然后冲着王越点点头,意思是我准备好了。

    王越从新拿起AK47,开始向阵地方向移动,现在双方开始在六十米距离展开对射,这样的结果就是时而有人受伤,但是一般都不会致命,尤其是两方黑人的盲射更是给队友中的那些白人带来麻烦。

    王越看着战场,叹息这还是几百人的大混战,要是和正规军战斗那将会多惨烈,王越一生追求权利,正所谓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自己学成本就是为了当官,所以他虽然武功高强,但是并没有参加过战争,至于洛阳混乱自己轻松杀出重围,那时因为那不是真正的战场。

    而在现代,即使是这小规模混战,只是四个训练有素的士兵凭借手中武器就能压制自己,所以现在王越也不敢小看现代武器和战争。

    王越抬起枪对着几个黑人的大腿,几个人惨叫着倒地,然后被随后而来的白人枪手击毙,王越看着几个白人枪手,动作很规范,只是没有白人教官专业,或者说他们连残疾的白人教官都不如,但是他们的枪法还是不错的,战场也很冷静,基本上固定目标一两枪就能毙命。

    王越也不会过多地进行杀戮,而是每隔一两分钟开一枪,打倒一个冲在最前面的,然后等其他人补枪,这样最大程度缓解敌人进攻速度,还能少造成一些杀戮,自己又不是杀人狂,又不是真正的敌人,王越觉得没必要赶尽杀绝,这对自己没好处。

    王越的行为并没有引起双方的注意,大部分都认为是被流弹击中,然后被趁机击杀。

    只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受伤死亡,双方黑人心中都产生了恐惧,甚至一些人开始磨洋工,蹲在障碍物后,双手举枪扫射,不再探头,因为到现在为止,战场上双方已经死了超过三十人,受伤的倒是不多,因为都被双方的白人补枪了。

    “麦克,我们撤吧?打不下来了。”黑人首领看到自己一方伤亡已经超过五十多人,而且在这也有半小时之久了,不想再耗下去,但是他必须跟那个面罩人商量,对方才是主力。

    面罩人也发现不对,首先自己的四个狙击手,三个被爆头,一个被野兽咬断脖子,没有了远程压制他们现在进攻很难,再加上自己这边再没出现伤亡,也没有发现对方狙击手的身影,这说明对方在留手并不想把事情闹僵,大家都是拿钱办事。

    只是现在这个位置没有狙击手的掩护,他们很难安全撤出去,面罩人想到一个方法,“黑鬼停火,和他们谈谈?”

    被称为黑鬼的人并不生气,而是高兴的点头,“好的。”

    “嗨,朋友们,我们可以谈谈。”黑人首领大声吼道,与此同时还和身边的手下说道,“都停火,别打了,太浪费子弹了。”

    拉夏撇了撇嘴,“黑托,你想怎么样?”

    “哇吼,原来是我们可爱的拉夏,这样好了,我们谈谈吧。”黑人首领挥了挥手渐渐站了起来,“别开枪我很有诚意的。”

    黑托站起来,他不怕拉夏打黑枪,因为没必要,大家都是给钱办事,他担心那些白人会不按照这里的规矩来。

    拉夏也站立起来,“你想怎么样?”

    “我们就这么算了,怎么样?”黑托嬉皮笑脸的说道。

    “想什么?我们的援军很快就到。”拉夏不屑的说道,从开打到现在已经有半个小时,在坚持一会酋长的卫队就该来了,但时候将他们一锅端。

    “你想什么?”黑托昂着头,“告诉你,别说半小时,到天黑你的援军都到不了,你以为我们是怎么来的。”

    “那......”拉夏还想说什么,这时身后的王越站起身,怀中还抱着狙击枪,“拉夏你越界了,让他们的主家谈。”

    王越一句话,拉夏恶狠狠地鄙视了黑托一眼,然后然开到路。

    十几分钟的争论,双方达成口头协议,战斗停止收罗伤员。

    这时面罩男摘下头套来到王越身边,伸出手“很荣幸认识你,虽然你打死了我的三个手下,但是佣兵界就是如此。”

    王越微微一笑,“也很高兴认识你。”

    面罩男看了看王越斗笠上三个弹孔,已经这个造型非常别致的帽子,“虽然这个请求有点唐突,能将这个帽子送给我吗?”

    王越将斗笠摘下来,递了过去。

    白人接过斗笠,“我是杰克琼斯,如果去了我的地盘可以联系我。”杰克琼森将自己的手枪和枪套摘下来递给王越。

    王越接了过来,一把银色的沙漠之鹰,他在酋长那见到过,据说能一枪打死一头水牛,只是能用的人不多。

    王越接过枪,“我叫王越,我会去找你的,不过希望不是用这个对待我。”

    王越晃了晃手中的手枪。

    杰克琼斯非常有型的压了压头上的斗笠,“我们维京人是最好客的。”

    “就这样放他们走?”拉夏有些遗憾,这些可都是人头啊,一个人一百美刀。

    王越拍了拍拉夏的脑袋,“有钱拿,你也要有钱花,没看到他们后期都没有进攻吗?如果他们不计代价,咱们要死多少人我不知道,但是你肯定在死亡名单上,你不要让你母亲担心。”

    拉夏晃了晃脑袋,“我也只是感慨下,对了接下来怎么办?”

    “我们只是护卫,让他们自己考虑。”王越可不想参与这事,只是等着看他们的结果。

    这时领队的白人护卫队长,“越,真是幸运请到了你们,不然我们可就会被干掉了。”

    王越伸出手和对方握了握,“我们也是拿钱办事,怎么样,还要继续吗?”

    白人领队为难,“那些专家太轴了,不肯罢休。”

    王越看着还在争吵的技术人员,微笑的说道,“可以理解,大家都需要工作吃饭,这可是个大活,要是放弃前期准备就白费了。”

    王越的话太直接,让白人队长都有些不好意思,但最后还是说道,“他们愿意加价,请你们继续保护他们,这里可能没有他们想要找的。”

    王越将枪套挂在腰间,“拿钱办事。”

    “那就好。”白人松了口气,有了王越的帮助他们也可以轻松些,这些黑人帮工太不可靠了。

    接下来十几天倒没有什么变故,在距离部落不远处找到了一处金矿,兴奋的酋长一夜没睡,硬是拉着众人一起狂欢。

    只是王越没时间在这,他在任务结束接到了两封信,一封来自遥远的华夏,到没有什么事,只是绫罗写信邀请王越前往华夏去玩,而且说介绍他的朋友认识一下,而且感谢王越的救助,因为他知道如果没有王越的内力,她即使获救,身体也会在虚弱中度过一生。

    而另一封来自白人教官。

    完成王越这一单生意后,他回到了美利坚,本来他只是想参加他战友葬礼后就再次离开,可是在喝了王越的白酒后,他才发现记忆深处很多东西都忘记了,那天晚上也是他退役以来睡得唯一一次安稳觉,没有做之前的那些噩梦。

    白人教官深思熟虑后,让他的儿子从军队退役,没有收入来源的儿子,且热爱战争征服的他当然不愿意,白人教官只能让他来找王越寻求一份营生,他不想让自己的儿子在军队中最后和他一样,只能去落后的地方存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