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佣兵之秦汉永恒 > 第九章 预谋的战斗
    非洲大草原人迹罕至,在很多地方有很多珍惜草药,甚至是百年千年,而这几天肯为了成为武林盟主也是拼了,挨个村落收集名单上的草药,收购一组,王越就会拿肯进行试用。

    每天晚上肯都在痛苦哀嚎中度过,最后就连村民都反应,肯已经影响到他们正常生活。

    但是肯的这阵子变化也是有目共睹,首先是黑色皮肤开始成黑古铜色,全身肌肉收缩,但是爆发力却增长不少,经过每天十来个手下用棍子捶打,一身铜皮铁骨已经成型。

    以前的肯能打拉夏三个,现在捶打整个队伍都没问题。

    “打他,打他!”一群人在呐喊,而场中间也是一群人拿着木棍疯狂的抽打中间战立的肯。

    也就在这时候,“滴滴”一声声汽车鸣笛打断了众人观看。

    围观群众回头,发现已经有三辆车开进了村子,一些人在车上没有下来,而一些则在人群中看热闹。

    拉夏走了过来,“肯,这是新的客人,他们想去河谷猎杀猛兽。”

    肯不屑的撇撇嘴,“拉夏,你没跟他们说,河谷的野兽都是给考察队留的不能杀。”

    拉夏耸耸肩,“当然,他们想去河边猎杀犀牛和河马。”

    肯微微皱眉,犀牛和河马都是半水生,而且皮糙肉厚,他们会逃回水中,经常打了得不偿失,这些人很奇怪。

    拉夏比了个手势,“十万美刀,出了事不用负责,我们只是在外围防守而已。”

    肯听了更加有些不敢相信,所以看了看身后的王越,只是王越没说什么,“好,让他们准备,我们明天就出发!”

    这次肯带了四十个棒小伙,虽然只有三十人有枪,但是其他人也是敢打敢拼的。

    汽车发动,肯对身边的王越说道,“越哥,这些人有问题!”

    王越嘴角微微一笑,“那要看你怎么看?如果你想探明他们的目的,那么就要准备和他们打起来,如果只是拿这次保护费,那么就不要多管闲事。”

    王越正了正身,“肯你只是一个铁匠的儿子,将来有可能继承你父亲的衣钵也成为一个铁匠,所以高层的事情就不要自作聪明参与,除非你想推倒他们,成立新的权利机构。”

    王越说的很明白,肯也知道王越并不想让他参与进这件事中,因为只要不是傻子就能看出,这些人是矿产勘探队,猎杀野兽是假,实际上是想沿着赞比西支流探查矿脉,至于是什么很明显,钻石,黄金!

    “砰砰”两声枪响,肯微微皱眉,拿起对讲机说道,“拉夏怎么回事?”

    “嘿头,别在意,客人只是打了一头麋鹿,我会盯着他们的。”对面传来拉夏无所谓的声音。

    肯沉默了,车后座的的王越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别想太多,你不是要和我去我家乡看看吗?那还在意这里干什么?难道你真的想回来当一个铁匠?”

    肯将对讲机放下,王越能从他眼神中看到落寞。

    “嘿,头,客人对我们带的路很满意,愿意加钱给我们,他们想多打几天。”很快拉夏再次传来说话声。

    肯拿起对讲机,“拉夏,告诉他们别打我们的朋友,那可是我们的摇钱树,打死了以后就只能喝西北风了。”

    “放心我明白。”拉夏兴奋回答。

    半个小时后,众人来到了一处涯壁,这里光秃秃的更有利于防御蛇鼠虫蚁,而且前方就是赞比西河支流,肯看着这群拿着各种高级机械的技师,有些失望的对王越说道,“越哥,看来他们真的是来探矿的,什么时候我们国家也能像他们一样强大。”

    “你越来越多愁善感了,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就是一个铁匠儿子,想太多没用,他们肯定是和上面说好了,不然不可能大张旗鼓的来这里探查稀有矿。”王越也发现肯最近变化很大,但是就像王越说的,他就是一个铁匠儿子,在这个落后的部落,强壮的他可以打败村里所有的同龄人,但是却永远不能进入上层人士的法眼,在这里平民永远是平民,贵族永远是贵族。

    这时候拉夏跑了过来,“越哥,都安排好了。”

    王越看着拉夏,“拉夏,他们来这,酋长知道吗?”

    “知道,有路引,而且这个活本来就是酋长介绍的。”拉夏没有停顿的说出来,“只是我不知道刚才看见酋长小儿子的时候,他脸色不太好。”

    王越微微皱眉,“那小子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保守派,他不可能放任这群人来这里探矿,拉夏告诉下面的人加强警戒,这个混蛋很可能会违背他父亲的命令偷袭这支队伍。”

    卡加这个酋长之子是个志大才疏的家伙,但是这种人一般都会自我感觉良好,唯一让王越安心这家伙不会从自己的部落派人,也就是说偷袭这里的肯定是敌对部落。

    夜战不可能,那么只能是明天下午队伍疲惫的时候,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王越在这里生活时间长后,发现这里的人基本上不会夜间出现在荒野,主要是这里太危险。

    一夜无话,第二天河岸旁时不时传来一声声猎枪的轰鸣和岸上的嬉笑声,这群客人到现在还没有看到危机的到来。

    突然肯身上的对讲机传来沙沙声,“我是回村拿补给的托曼,有大批武装人员朝我们来了,混蛋他们在攻击我们,你们要小心,啊......”随着爆豆般的枪响,这个提前预警的护卫直接惨叫着停止说话。

    “求求你们别杀我,求求你们,求求......”紧跟着一阵爆炸,对讲机彻底没了声音。

    喧闹的营地瞬间安静下来,但是紧跟着就是一阵骚乱和呐喊,“混蛋他们杀了托曼,他们这是要干什么?”

    “快拿起枪,可能是其他部落的人,我们要打退他们,不然即使是活着回去,老板会干掉我们。”一个保镖模样的白人立刻大喊。

    “我们不去救他们吗?他们可能没死?”一个护卫阴沉着脸说道。

    “没时间了,我们要在防御他们第一波攻击,丽萨向酋长求援。”护卫队长命令,“还有让那些黑人形成第一道防线。”

    “这群该死的土著,我们就应该将它们全都杀掉。”一个脾气暴躁的护卫愤怒地说道。

    “注意你的言辞,我们这时候需要一切盟友。”护卫队长冷言说道,他很不想听见这样的话,虽然他也很赞同这样的话。

    “防守,拉夏,你带你的人去谷口,我们付钱,你答应要保护我们的。”副队长冲着拉夏说道。

    拉夏无所谓耸耸肩,“放心吧伙计,我们会恨恨的踢他们的屁股。”

    肯从车里拿出两把AK47递给王越一把,“越哥小心点。”

    王越拿起AK看了看四周,然后找了个大石头后面隐藏起来,这也算是他学成之后第一场战斗。

    十几分钟后整个营地安静下来,而从远处也传来轰隆隆的发动机声,“他们来了,准备战斗。”

    话音刚落,从远处就传来哒哒哒的自动步枪扫射声,虽然根本打不着这里,但是对于那些雇佣来的黑人向导和护卫还是很有威慑力的,甚至一些人已经开始瑟瑟发抖想要逃跑。

    “一群没用的东西。”护卫队长愤怒的吼道,“谁敢逃跑,就打死谁,都拿起武器战斗。”

    一个黑人根本不听劝告,站起身就要往赞比西河里跑,“砰。”

    一声枪响,这个黑人脑袋就如同西瓜一样炸开。

    “趴下,快趴下,有狙击手。”王越大声吼道,他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又有狙击手,那不用说肯定有雇佣兵参与了。

    王越说完,其他人也知道什么情况,不再跑动更不敢冒头,但是那些黑人根本不听王越的话,在平静几分钟后,又有两个跳起来要逃跑,“砰砰。”

    两人胸前出现血花,紧跟着走了几步后摔倒在地。

    “该死的这次是两个。”王越冲着身旁的银彪说道,“去尽量杀了他们,如果没办法就回村子里。”

    这次死了两个,那些黑人帮工一下子老实了,而护卫队长也趁势厚道,“别乱,我们已经跟酋长联系上了,我们的援军很快就到。”

    王越所在的地方是河谷平原,这地方也算是平整而且三四百米没有杂草,只有大块石头,足够众人隐藏,只是那两个狙击手很麻烦,如果从不远处的山坡上开枪,那么众人就根本不敢站起来。

    王越再次思索四周情况,结合白人教官教给他的知识,能击中三个黑人帮工的角度就是侧方向的悬崖上面,只是那里距离自己这边足有六百米,他们的枪能打到这里说明这两人应该是单独行动。

    “肯,将狙击枪拿过来。”王越小声冲着身边的肯说道。

    肯点头,他旁边就是王越的皮卡,而且车门开着。

    “砰。”肯刚拿到武器,正准备下来,就听到一声枪响,王越急忙一把抓住肯的大腿,瞬间将他拉了下来,看着子弹的轨迹如果不是拉着他,这一枪就对命中胸口。

    肯拍了拍差点吓出来的小心脏,然后将SKS扔给王越,“吓死我了,越哥你这手速我需要好好学习啊。”

    王越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这把枪还是上次那个狙击手留下来的,白人教官也教给他怎么使用狙击枪,但是王越不太喜欢这种一下一下的,他更喜欢哒哒哒的那种激情澎湃的自动步枪。

    白人教官调侃他,“你还不如直接做机枪手,那激情更澎湃。”

    砰砰砰。

    也许肯是第一个从这个狙击手手中逃脱的目标,所以这家伙有点不甘心,再加上四周没有其他人挑出来,他居然一枪一枪的攻击王越身边的那辆皮卡。

    “混蛋,他想用车炸死我们。”肯低声咒骂。

    王越冷笑,他手中的这把SKS算是高精度枪械,射程不亚于98K,王越的这把枪属于满配,虽然是一次打一发子弹,但是也不用像单栓狙一样需要打一次拉一起枪栓。那个白人教官都说这把枪的质量不错,保养也很到位,所以只要抓住机会,他就能给对方一击必杀。

    王越看了看车况,知道他顶不了几枪,冲着肯指了指不远处的石头,肯点头,两人交换位置,然后王越拿出打火机。

    Zippo打火机,吴龙送给他的,说是正宗美利坚出产,王越不抽烟,以前也就用来引火,只是这次直接用它把自己的车点燃。

    “砰”一声爆炸,皮卡的前车盖直接掀飞,而肯也趁此机会飞奔到另一个石头后面,王越只是随着肯离开侧了侧身,他这铜皮铁骨根本不怕这种威力的冲击波和炙烤。

    对方怎么也没想到,这边居然在爆炸后才逃跑,所以在肯躲到另一个石头后,才来得及开枪,但已经为时已晚。

    王越冲着肯竖起大拇指,然后拉动枪栓微笑的看向山顶。“别着急,一会送你一程。”

    “下面的人听着,都给我放下武器头像,不然全部将你们扔进赞比西河里面喂鱼。”一名黑人拿着一个喇叭冲着下面用不流利的英语吼道,只是他还没吼完,“啪”的一声,他手上的喇叭就变成了喇叭花,吓得他赶忙躲进车里。

    对方也只是例行公事劝降,在得到拒绝回复后,黑人首领一声令下,“给我进攻,不留活口,我要让这群白皮猪知道谁才是这里的主人。”

    砰砰砰,AK47特有的枪声混杂着喷子和其他稀奇古怪的土枪,向己方们猛烈袭来,只是这种突突突的攻击除了浪费子弹没有其他任何效果。

    王越扫视一眼对方差不多有两百多人,而且人人手中都有家伙,而己方只有一百五六十人,但有家伙的只有不到一百人。

    对方攻击,拉夏也不客气,直接一声令下还击,这边也同对方一样,爆豆子盲射,反正最后子弹的钱客户给报销。

    双方交火,王越利用听声辨位发现两个狙击手也可是射杀场上的护卫和保镖,两个狙击手的注意力的转移,王越嘴角露出冷笑,听声辨位已经确定他们两个的大概位置,所以在听到两声枪响的间隙,王越直接从皮卡和石头缝隙,忍着滚烫的热量直接将一个狙击手的脑袋套入自己的瞄准镜中,“砰”一个西瓜直接爆炸。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