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佣兵之秦汉永恒 > 第四章 远古的秘密
    而王越提气冲刺,与此同时扔出五个尖刺,直接将枪手的手腕刺伤,紧跟着王越来到最近的白人保镖面前用内力覆盖手掌,以掌为剑,在对方没有反应前刺入他的胸膛。

    “噗。”

    白人因为胸口的疼痛,脸部都开始扭曲,他试图挣扎,可惜力气已经消散。

    “啊,越救我!”这时身后传来拉夏的呼救声,王越回头,发现一个白人壮汉骑在拉夏身上,一把匕首眼看就要刺入拉夏的喉咙。

    “银彪,杀了他!”王越冲着身后大吼一声。

    也就在这一刻,一道银色影子闪现出去,直接从白人壮汉脖颈划过,鲜血飞溅,白人保镖的大动脉被利爪割开。

    拉夏抓住机会一个反杀将匕首刺入对方的胸口。

    而这边失去了拉夏的火力覆盖,其他白人保镖试图反击,枪口对准族长和王越。

    王越也知道这是生死攸关的事情,所以运转体内不多的内力,将自制的飞镖投掷出去。

    准头没问题,就是力量不足,飞镖不能刺入对方皮肤太深。

    但足够打断他们开枪,这时族长的护卫也抓住机会拿起自动步枪对着白人一通扫射,不管打不打死,反正全都撂倒。

    看这边没有危险,拉夏和王越走了过去,“婆婆,你没事吧!”

    老巫医到没有受伤,只是她担心的问,“肯他们呢?”

    王越指了指来时的方向,“在保护老祭祀和圣子!”

    族长被他的侍卫扶起来,只是他阴沉的脸证明他现在是愤怒期,不过这个自己没关系,白人和黑人的战争跟自己无关,自己只要安全的将村子里的年轻人带回来就好了。

    “将他们抓起来。”族长愤怒的对手下说道。

    对于这次事件,是他在部落中威信的一个严重打击,所以他要杀鸡警候。

    而他身边的一个壮汉同样愤怒,尤其是刚才在他面前自己的父亲差点被面前的人枪杀,愤怒的年轻人拉动就要对着地上的尸体开枪,只是他刚要扣动扳机,就被一只大手抓住,“你是少族长,这种事不能做!”

    青年被阻止有些生气,但是看到是救命恩人也不好发作,但是年轻人的冲劲还是中挣扎。

    这时他父亲威严的呵斥,“别闹了,这位朋友说的没错,你是未来成为族长的人选,要有勇气和坚韧的毅力。”

    王越放开手没说什么,只是沉默的将斗笠带回头上向来时的方向走去,接下来的事和自己无关。

    看到戴上斗笠的王越,族长微微皱眉,“他……”

    身边的老巫医伸手拉了拉,两人目光交汇,老巫医摇了摇头。

    刑场,二十几个白人俘虏跪在地上,他们面如死灰,怎么也没想到这么周密的计划居然失败了,而他们也将面临死刑。

    “砰砰砰。”一阵枪响,一个个白人倒地。

    而四周的部落村民全都欢呼呐喊。

    王越押了押斗笠,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而拉夏则带着那个少族长走了过来,他递过来一把精致的手枪,上面的花纹证明这把枪的不凡。

    王越看了看,然后拉了拉枪栓对着人群就是一枪,“砰。”

    人群还在欢呼的黑人都吓了一跳,只有一个黑人被打在脑袋上,脑浆和鲜血顺着眼眶流了出来。

    肯跑了过去看了看,眼前这个仔细辨认还能看出模样,只是这惨样让肯都不由自主的皱眉,肯走回来说道,“是阿瓦部落的探子!”

    王越将手中的枪耍了两个枪花,然后递给少族长,“我还是喜欢用刀子。”

    一个探子的死亡并没有让村民丧失兴趣,尤其是杀人的这个人还是附属村落的正式成员。

    “感谢我们的朋友,是他拯救了我们部落。邀请我们的朋友王越先生。”族长大声说道。

    “呼呼呼呼!”下面传来特有的呐喊声。

    王越走了上去,族长将他脖子上的一串狼牙项链拽了下来,“我的朋友,你拯救了我,拯救了部落,所以这颗蓝色水晶送给你,请收下!”

    本来王越不想要对方的东西,只是当看到那个宝石的时候他就改变了注意,因为这在大汉都很少出现这种极品宝石,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王越也一样。

    王越伸手接过宝石,“那谢谢了,不过我不希望有人说我参与你们之间的战争。”

    族长将自己的弯刀抽出来,“我儿子说你不喜欢枪,这把刀送给你!”

    这把族长弯刀同样是镶满了宝石,而且刀身的材质同样不是王越原来那一把可比的。

    王越将刀还给族长,“这太贵重了!”

    “拿着!”族长坚定的将弯刀放在王越手中,“我知道你不可能永远留在这,但我希望你知道这里永远是你的家。”

    王越沉默点头。

    最后族长小声对王越说,“一会别走,带你去看一件我们部落传承已久的辛密。”

    丰收节继续,虽然部落死了不少人,但是在非洲高原,死人是常有的事,所以这里的民众早已习惯。

    没想到这次来不但得到一颗珍贵的宝石,还有一把刀,王越非常满意。

    本来还担心那个心眼小脾气急的少族长不满,没想到这个年轻人更喜欢那把精致手枪。

    只是王越没注意的是现在的这个姿势,让部落的几个老人陷入沉思。

    “这是哪?”王越好奇,他猜测应该是部落的祭坛,或者秘密基地什么的?

    “这里是部落先祖的祭坛,部落秘密的所在地。”部落族长前方带路然后指了指墙上的壁画,“千年来我们一直在这里守护着这个秘密。”

    “你看他和你是不是很像?”部落族长嘴角微微一笑说道。

    王越看了看壁画上同样带着斗笠,手拿君子剑的人,对身边的老巫医说道,“游侠,他们是短衫,而我是长衫,所以他们和我不同,或者说他们比我更早了一两百年。”

    王越看向族长,“这里有什么?居然刻有游侠的壁画,看着材质应该有千年以上了。”

    “跟我来就知道了!”部落族长卖了个关子领着众人继续往下走。

    石阶很古老看上去经历了不少岁月的侵蚀,而在石壁两侧依靠着很多骸骨,这些骸骨胸前都插着一根长矛。

    “就在前面,我就不过去了!”族长走到这停下脚步。

    王越跳过台阶快速接近祭坛,只是跳上祭坛,让王越脸色变得冰冷。

    祭坛上没有什么奇怪恶心的骷髅或者其他生物的零部件,只有一把剑,一把带有很强大威势的青铜剑。

    而这把剑他曾经在战国流传下来的兵器谱上见过,天下第一名剑,定秦,始皇的佩剑。

    这把战国结束就消失在七国传说中的神剑居然出现在这。

    王越拿起剑试图将他拔出来,只是不管怎么使力,甚至动用内力,这把剑都纹丝未动。

    传闻定秦只有王才能拔出来,看来这是真的。

    王越将定秦放回原来的位置,回到族长身边,“一把拔不出来的剑!”

    “真正的王者之剑,也只有真正的王者才能拔出来,不过世界变迁,我的族人已经不可能在出现王者了,所以这把剑你带走吧,也算是物归原主!”族长哀叹,这才是真正的宝物,只是这个包围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

    说到这,族长感觉瞬间老了很多,“曾经部落中也有人拔出了这把剑,之后用这把剑的威势统一了赞比西河流域,但是当他坐化于此在之后就再也没人能拔出这把剑,而你能到这里来说明这是上天给我们的启示,这把剑可能要回家了。”

    王越回头看了看祭坛上那把剑,王越叹息,“这件事从头在议。”

    回到地上,王越看到众人都在等自己,地下祭坛太压抑,所以出来出来后王越松了口气。

    只是看到外面情况,王越脸色变了变,族长捅了捅王越然后指了指肯身边的银彪。

    而这时银彪口中正咬着一把铜剑的连带。

    族长威威皱眉,挥手对着一名手下说了几句,然后手下匆忙跑进地下祭坛。

    三分钟后,手下慌张的跑出来,在族长耳旁低语几句。

    族长看了看银彪,对王越说道,“既然如此,你就将他带走吧!”

    王越俯下身拿起这把古剑,“那好吧,如果我要离开,会将他还回来。”

    从那天开始,在村落不远处早有一个带着斗笠抱着长剑的东方人,倚靠在大树下低头沉思。

    得到定秦神剑,王越就一直思索为什么这把剑会出现在非洲大陆,是巧合还是阴谋,或者说是那些大佬的算计,只是现在是二十世纪,火器已经成为了主流,而这冷兵器不管怎么说都进入了末期,就像部落族长所说,“这个世界已经不可能再出现王这个权力顶峰的存在了。”

    或许族长可能是想让自己将这把剑带回故土让他落叶归根吧,就在这时候,王越抬起头,看到拉夏的妹子急匆匆的跑过来,“越哥哥,我大哥让我来找你,有活干了。”

    “有活干?”这个词让王越有些好奇,他又不打工,能有什么活,更何况这个小村庄从头走到尾他都认识,能有什么活。

    “越哥哥,咱们村来了几个外乡人,其中还有和您皮肤一样的人呢,他们想雇佣咱们村的人保护他们。”小丫头倒豆子一样将所有知道的说出来。

    “和我一样皮肤的人,事件开始了吗?这是命运还是巧合?”王越也感觉有意思起来,之前在这半年多都没一个生人,没想到刚得到这把神剑就有人来了。

    “我们去看看。”王越抱起小姑娘,直接飞奔向村子。

    “快看,小老虎,这个村居然有人圈养老虎,真厉害。”一个斯文青年拉着身边的同伴说道。

    而身边这个穿着时尚眼睛带着点魅惑的少女看到地上撕咬一头小羚羊的老虎,“哇,是啊,我以为只有只有迪拜的富豪爸爸们才会饲养这些怪兽呢,原来这里也有人养啊,难道是我的白马王子?”

    “白马王子?这里只有骑着木枪的黑炭王子,你准备来几个?”一个走过来的壮汉不满的说道。

    “哼,几个都行,反正你不行。”媚态少女看到这个人过来脸上露出鄙夷,就你这张嘴还想上老娘,去上柴狗吧。

    说完,这个女人就想过去摸摸这个小家伙。

    “别过去。”突然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急切的说道。

    媚态少女好奇,“怎么了?一个小老虎而已,还能吃了我不成?”

    急匆匆跑过来一个带着面纱的少女,这个少女虽然看不出长相,但是从她那明亮的大眼睛和眼角粘贴的细小钻石,就知道这是个豪门千金,再看她身后跟过来的四个保镖就知道他的身份不凡。

    “这根本不是老虎,这是彪,而且还是一头变异彪。”面纱少女有些胆怯,因为她跑到一定位置就停了下来,没有上前。

    “彪?什么是彪?长得肥?”媚态少女好奇。

    面纱少女试图叫自己这个好姐妹快回来,这时一穿着和几人同样服饰,身材高挑且帅气的阳帅哥走了过来,“虎生三子,必有一彪。”然后将手中的平板扔给媚态少女,“自己看。”

    “哎呀,别太在意,不管是什么都是小老虎,这种东西杀不死人的,更何况我们还有这么多武器。”说话的是一个白人帅哥。

    不得不说这个队伍不是帅哥就是美女。

    提到彪的时候,本来还在戏耍羚羊的小老虎突然呲牙,一个飞扑,鲜血飞溅,这头强壮的羚羊就只能躺在地上抽出。

    面前的小老虎并没有进食,而是看了几人一眼后,转身离开。

    “啊笑死宝宝了......这小家伙这么凶。”媚态少女被面前的惨状惊吓的不敢动。

    等看到村落,王越看到了五辆车组成的车队,尤其是中间的那辆四方形棱角,不用说就是拉夏常提起的悍马。

    走进村落,见到河谷村的村民都友好的上来打招呼,由于王越的出现,整个村变得越来越好,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而王越除了打猎换取一些必备的物资,也没干别的。

    看到王越过来,拉夏赶紧跑了过来,“越大哥,我们来大生意了,三万美刀,先付一半。”

    王越看了看围拢过来的外乡人,“什么意思?”

    王越之所以这么问就是因为他没有接生意的习惯,而且他也不需要。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