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佣兵之秦汉永恒 > 第三章 中毒和祭祀
    王越想了想,再次接过肯的弯刀,然后将自己的弯刀放在货物上,“这些都是你的了。”

    肯兴奋的点头,“那谢谢你了。”

    肯高兴地离开,王越无聊倚在身后的草堆上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时不时揉揉身旁的银彪,只是银彪在吃东西的时候很不喜欢被别人打扰。

    赞比西河河谷虽然水源丰富,但是进入旱季后,整个高原都处于缺水期,而赞比西河也同样如同老迈的老人,慢吞吞的喘息前行,大批的野兽都试图来到水源处补充身体所需要的水分,这也使得赞比西河支流变得更加危险。

    但危险不只是河流水源附近附近,在干枯的荒草中同样有着巨大的危机,即使对于本地土著,这些危机也会危及他们的生命。

    “越,越,快帮帮我,帮帮我们。”具有大吨位的黑人妇人向王越跑过来,一路上来不及躲闪的路人直接被撞到。

    王越看到是曾经让他去吃饭的那个妇人,还记得她的一个儿子叫做拉夏,王越站起来,“怎么了?”

    “拉夏,拉夏被赞亚毒蛇咬了,你能救他吗?”妇人很是急切以及期望,她的丈夫被野兽咬死了,她一个人拉扯三个孩子,生活本来很辛苦,但是大儿子和二儿子长大多少能分担一些压力,但是生活只能在温饱线上。

    而王越的出现让她抓住了一丝机会,她主动给王越做饭,而王越的武器和猎物也是先由她处理,这样自己的生活总算是好了很多,再加上两个儿子都有了枪,打猎也是非常方便。

    可是就在今天,大儿子拉夏被赞亚毒蛇咬了,在这个部落,经常有人被赞亚毒蛇咬,而他们的下场一般只能等死,妇人不想让自己的依靠就这么死了,所以他想到了长期住在野外的王越,他肯定有办法。

    听到夫人的解释,王越微微皱眉,因为他见过这种不到一尺的小蛇,非常毒,而且他移动的时候不像其他蛇类有沙沙声,之前遇到都是一击必杀,从不让他靠近。

    “我们先去看看拉夏的情况。”王越说道,王越没有把握,但是也要过去看看再说。

    王越和几个相熟的黑人一起跑向拉夏的家中。

    刚进门就看到一帮人在这里围着,一个穿着花花绿绿的老妇人正在念念有词,而她手里的海碗中乌黑的汤汁证明这东西如果不能救人,那肯定会提前送病人一程。

    这个老太太王越知道,是这个村子的巫医,曾经王越也和她交流过,因为初来乍到,询问外面的一些生存技巧和防蚊虫的药物配置,说白了,这老太太在药理上很有一手。

    王越对着老巫医行礼,“长者,拉夏怎么样了?”

    老巫医看到是这个和善的东方人,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药只能延缓他的死亡,却不能治根。”

    王越点头,然后走到拉夏面前,现在的拉夏一条腿已经肿的如同肌肉男的肌肉,青筋凸显一看就是毒液已经向上流动,而大腿根绑着一根丝带,也是因为这根丝带,让他到现在还没死。

    但是看拉夏不停抖动的身体,就知道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传闻有的蛇,蛇胆可以解毒,您试过了吗?”王越问老巫医。

    老巫医点头,“很久之前就试过了,没用。”

    王越沉思一会,而这时妇人跑进来,看众人都没有动作,她抓住王越的手,“越,求你了救救他,他是我的依靠,他死了我们这个家就又要完了。”

    王越心里触动,他能理解在这个原始部落失去男人的悲哀,这个妇人好不容易熬出头,又要接受这种惨剧。

    “拉尔,带我去出事的地方。”王越冲着有些呆傻的拉尔说道。

    拉尔才十五六,也只能跟着哥哥出去帮忙打下手,这次出事,拉尔都傻了。

    王越走过去,拉了拉拉尔,“走。”

    这时候肯也跑了进来,“怎么样了?”

    “等会说,我们去事发地看看。”王越说道。

    五分钟,拉尔带着一群人来到事发地,这里是一处小高坡,地上枯黄的杂草被踩的非常凌乱。

    王越对身边的银彪说道,“天天除了吃就是睡,该你凸显能力的时候了,去找找这条蛇从哪来。”

    银彪有些不满,因为他是老虎,不是狗,但没办法正如王越所说,天天吃了睡,睡了吃也该干点活了,虽然这活自己干着不专业。

    很快银彪就带着众人一路闻着气味向东走去,拉尔惊讶的说,“这是我和我哥追逐猎物来的方向。”

    王越微微皱眉想到了一件事,灵智越高的野兽报复心越强,三分钟银彪停在一处凹陷处,王越用手中刀挖了挖,确实有个蛇洞,“找找四周也没有特殊的植物,和其他植物格格不入的那种。”

    众人散开,可是这里只有杂草其他的什么都没有,王越微微皱眉,不应该啊,按理说这种剧毒植物十米之内肯定有克制他的物体存在。

    王越回到洞口挖了挖,结果一种透明的根茎漏了出来,“原来在这。”

    顺着根茎王越将这株植被挖出来,很奇怪的植被,半透明上面都是那种如同瘤子一样的包,而且还有隐隐的清香,不过没空管这些,赶紧回去救人要紧。

    跑回来后,给拉夏喝的汤汁起了效果,虽然小命保住,但是他的大腿已经开始溃烂。

    将一个透明小包捣碎,然后给拉夏内服加外用,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真的很神奇,通过这透明的植被,拉夏惨绿色的脸瞬间变会原来的黝黑,而伤口也不再溃烂。

    老巫医见识很广,激动地说,“这植物解读有效。”

    但很快有些伤心,“但是太晚了,他已经剧毒攻心了。”

    王越摇了摇头,将拉夏扶起来,然后自己坐在他的身后,双手交叉,做了几个手势,然后狠狠的印在拉夏的后背,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王越脸上露出疲惫的汗珠,就在众人焦急等待的时候,拉夏突然张开嘴一口黑血吐了出来,随即倒了下去。

    王越松了口气,对妇人说道,“他没事了,这几天吃点清淡的,然后慢慢夹肉就好。”

    看到拉夏吐出毒血,老巫医眼睛一亮,但马上想到了一件事情。

    王越拉着老巫医走出房间,然后将植被交给她,并且告诉她这植被出现的位置和大概原因,说完疲惫的王越带着银彪离开了村子。

    离开村子,疲惫的王越微微皱眉,他现在才发现自己内力下降后的后果,现在连往外输出内力都非常吃力,看样子要加紧修炼了。

    春去秋来,但在这个热带地区却只有雨季和旱季,在经过拉夏事件后,经过全村同意,王越在老巫医的邀请下获得了村中的永久居住权,尤其是王越送出去的解毒方法更是让其他部落减少了主要劳力的伤亡。

    在很多朋友的帮助下,一座大气宽敞的木屋在老巫医房子的侧面附近建成,这群混蛋年轻人居然将王越的房子建的之比老巫医的小了一圈,而里面也有不少房间,最可气的是肯这个不要脸的在第一天就拿着铺盖搬了进来,美其名曰守门看家。

    一年一度的丰收季,村落老巫医邀请王越和她一起参加部落集会。

    坐在草甸上的王越好奇,一般情况这种集会可以观看,但是外人是不能参加的,“我参加合适吗?”

    老巫医和蔼的微笑,“当然,你是我们村子的一员,而且还奉献了一种解毒的方法,你的贡献值得我们部落的友谊。”

    丰收季的那天早上,村落熙熙攘攘的一群年轻人抬着老巫医前方高原中心的大部落,而这支队伍中有一个戴着斗笠的黄皮肤的年轻人,他挎着弯刀,身旁还有一头健壮的小老虎。

    王越不太习惯用刀,但是没办法这里没有人会锻造剑,也只能凑合。

    赞亚部落是这篇土地的拥有者,其他小部落和村落都是它的附属,而他们的圣山就在赞亚部落占领区,这里同样是赞比西河一条主要支流的发源地,曾经有很多部落想要攻占这里,但是都失败了,也证明赞亚部落的强大。

    跟着队伍走进赞亚部落,这里洋溢着欢声笑语,彩旗飘飘,时不时传来部落特有乐器的响声,还有不少人在广场上斗舞,也有一些人在兜售自己的货物。

    肯对身边的王越说道,“怎么样壮观吧。”

    王越看了看,“还可以,要是没有那些白人和我这个黄种人以及那些拿着枪的黑人,那就是更壮观了。”

    肯咬了咬嘴唇,小声的说,“酋长很开明,在二战结束,他就开始引进外面的技术和先进的武器,也因此部落才会发展这么快,才能抵挡同样拥有武器的其他部落进攻,但是随着先进武器和医疗等加入,我们的原始集会也变得不伦不类了。”

    王越拍了拍他的肩膀,“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谁阻挡他,谁就会被碾死在路上,这没有谁对谁错。”

    这时跳脚望向前方的拉夏对王越等人说道,“快,大祭司在给圣子做洗礼,我们赶紧去参观一下。”

    众人挤过人群,看到一个老祭司正口中念念有词将手中的小孩放在盆中的水中,让人奇怪的是,观众能看到这清澈水底什么都没有,但是这个小家伙居然在水面漂着,而这个小孩明显不是刚出生的。

    王越很好奇,于是闭上眼睛仔细感觉,他发现从老祭司和小孩身上传出了很奇怪的力量,王越从没有见过,和大汉的道士很像,但又有些区别。

    王越睁开眼睛,摩擦自己的下巴,“异能?”

    异能王越不会,而且曾经在大汉游历的时候也认识不少能人异士,王越在很多武技和手法上基本上都是一学就会,但是那种异能或者道士的手段不管怎么样他都学不会。

    很多道人朋友都说他不信鬼神,不敬神明,所以他算是异能的绝缘体。

    就在这时候,那个不到一岁的黑人小孩突然在水中盘腿坐了起来,王越微微皱眉,几个闪身退出人群来到一旁也就在王越离开后,所有的围观群众都跪了下去。

    如果王越不离开,那可想而知都跪下,只有一个他站着会多么突兀。

    在接受叩拜,水池的水被打开,仆人将盛满圣水的碗给每一个信徒,让他们得到圣子的恩赐。

    王越没有鄙夷这种行为,因为在很多地方都是有这样的习俗,他们的作用更像是稳定族内的和谐。

    王越感觉十几道冰冷的目光扫过这里,王越微眯目光然后瞬间想到什么,大声提醒,“肯,趴下。”

    “哒哒哒哒哒……”枪声在部落响起。

    紧跟着是哀嚎声和咒骂声,很多无辜的村民中弹倒地。

    王越抓住机会一跃而起将漂浮在水上的圣子夺下来后躲在了一处角落。

    等趴在地上的肯等人知道发生意外,就想带着人去参战,王越在角落叫住几人,肯紧张的说道,“婆婆在那边,我要去救她!”

    吕布将圣子交给肯,“你们别去,过来保护老祭祀和圣子,我去救婆婆。”

    走了两步觉得这样不行,不管怎么说自己都是外乡人,王越回头,“拉夏,跟我走。”

    拉夏拿着AK47跟了上来,一路上所有的黑人士兵都向族长的高大房子集结,而那些早有准备的白人保镖则分批阻击。

    王越将斗笠放在一个米缸上然后悄悄地接近一个白人,等白人感觉到有人,瞬间一只手缠住他的脖子,“嘎巴。”

    一声骨裂,这个白人的脑袋转向了一个本来不能达到的方向。

    王越冲着拉夏招招手,示意他跟上。

    两人七拐八拐来到了族长门前,而那里正有不少人在争吵,甚至一个白人已经拿出一把漂亮的手枪拉动枪栓,准备一枪击毙族长。

    王越知道事态紧急,所以直接一抬手将自己的弯刀扔了出去。

    带有内力的弯刀速度很快直奔白人头目而来,白人头目也是老江湖,感觉到威力转身想要躲避,但是弯刀已经从他的前胸透体而出。

    白人头目缓缓的低头看了看从心脏处出现的刀尖,知道自己死了。

    白人头目倒地,其他白人也是一惊准备攻击为老大报仇,但是拉夏更快一步先开枪,甭管打不得的准,先一通扫射,将这群白人吓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