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佣兵之秦汉永恒 > 第一章 死亡与新生
    佣兵之主

    印度洋,一艘远洋货轮上,十几个武装士兵端着AK47巡视着甲板,时不时开上几枪惊走一群海鸥,引得众人哈哈大笑。

    而在船舱底层,是一个个狭小且阴暗潮湿,散发着恶臭的牢笼,牢笼中关的不是稀有动物,而是黄色皮肤,衣衫褴褛的人类。

    这群人有的身体带伤,鲜血已经结疤,有的女人衣衫破损眼中失去生存的欲望,有的则龟缩在角落偷偷地哭泣,因为她们知道在船上受到的凌辱和殴打,对于他们接下来的命运来说,会是更加悲惨。

    牢笼外,六个白人壮汉正在疯狂的抽打,辱骂,面前这个东方面孔的年轻人,虽然整个人已经因为身体自我保护蜷缩起来,但是整个身体的装束和发髻,还是能让其他人看出他和牢笼里的人格格不入。

    几个人打累了,也就停下手,而唯一让他们无聊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家伙被打了这么半天没有吭一声,也没有反抗,只是他穿的青衣长衫已经彻底破损,他的发髻也全都散开,脸上身上伤痕累累,现在的形象这让这个俊秀的年轻人显得狰狞恐怖。

    其中一个端着枪的白人上前踢了踢地上挺尸的家伙,“该死,这家伙怎么上船的?我们开船的时候明明只有200个蛇怪。”

    “管他呢,多一个不好吗?客人可是开价一个两万美刀。”一个大大咧咧的白人兴奋道。

    “你懂什么,要是老大知道我们这多了一个蛇怪,肯定是认为我们看守不利,弄不好我们也会成为这群蛇怪其中一员,不能这样,将他扔到牢笼中,今天晚上将他扔出去。”队长决定,他也想要这两万美刀,但是他更要命。

    队长的话,让其他三个队员也是一身冷汗,蛇怪的下场他们都听说过,可不敢轻易尝试。

    哐当。

    一声大门关闭的声音,这个即将被扔进海里喂鱼的倒霉青年就和其他蛇怪一起关在牢笼中,青年在对方关禁牢笼后,身体渐渐舒展开,但由于对方的语言王越不懂,并不知道自己的命运,而皮鞭抽打在身上并没有让他感觉到疼痛,因为他的心已经死了。

    随着船体的颠簸,王越缓慢睁开眼睛,他看到的不是幽灵,不是恶鬼,而是眼中充满恐惧的囚犯,王越看到他们终于让他的思绪收回一些,自己不是在大汉原都城的祈愿台跳下去自杀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

    原来这个王越居然是汉末剑神王越,他一生追求权力,但是到最后世家大族没有一个看上他的,虽然有用的时候封一个没有实权的官职,但是没事的时候他就会被边缘化,然后将他踢出权力圈,虽然他一直没什么权利。

    这次他在被焚毁的洛阳皇城的祈愿台跳台自尽,只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来到这里?难道是哪个黑暗组织想将他卖出去做奴隶?不对啊,先不说整个洛阳被焚毁后已经没有什么人了,最主要的是他可是黑暗势力首领史阿的师父,在整个洛阳基本上没有人不认识他剑神王越的。

    王越没有动,或者说他的身体根本无法移动,就连他刚才被打的时候都是身体的潜意识在保护自己,而不是王越自己进行的格挡。

    时间一分分过去,船底的大门再次打开,之前的几个白人直接将一些干巴巴的面包扔进牢笼中,也不管,有没有人吃。

    然后来到王越面前,打开牢笼直接将他带了出去,王越心中没有恐惧,绝望,悔恨,有的只是即将的解脱,只是之前的生活以及经历如同放电影一样一幕幕从脑海中划过,但是这些已经没有意义,很快会变成过眼云烟。

    只是在几人来到船舷后,一个白人直接将王越扛在肩头扔了下去。

    扑通!

    一声入水,几个白人护卫举起枪准备补刀,但是让他们奇怪的是这个人掉进水后并没有浮上来,海面很快陷入平静,只剩下船体带起的祁连。

    王越闭着眼就让自己慢慢沉入海底,可是就在头顶的黑影渐渐远去的时候,王越感觉到衣服内侧突然有东西鼓胀起来,也就是他的青衣结实,如果是普通亚麻布肯定会被撑破。

    随着肿胀的物体超过王越的胸膛,他整个身体不在下沉,而是快速上浮。

    噗一声,一个大肚子人直接冲出海面,漂浮在海面。

    冰冷的海水拍打王越身体,让他本来就没有知觉的全身出现一丝力气,但是他并没有动,而是随着洋流漂移。

    王越看着渐渐消失在海平面的武装商船,渐渐的闭上眼睛。

    夕阳的余晖停留在西方,就如同他在为海滩上的人照亮最后的路,而在沙滩的一个凹陷处躺着一个肚子很大,如同十月怀胎一样的青衫年轻人,突然年轻人的身体蠕动,紧跟着猛的坐起来,将口中的海水吐了出来。

    “我活过来了?”王越的视觉渐渐清晰,缓慢抬起手看着这已经被泡得泛白的大手,自言自语的说道,“为什么我没有死?”

    活动了下身体,感觉肚子前有东西顶着十分不舒服,王越解开衣衫,居然是一个脸盆大小的圆形球体,只是这球体软软的,像是空的。

    王越摸索了一会将一个像是盖子的物品打开,里面的气瞬间得到释放,第一次接触的王越差点没抓住。

    王越闭着眼睛回想一下,想起来在船上将自己扛起来的那个壮汉偷偷塞进自己衣服里的,看样子这个人和其他人并不是一伙的,应该算是潜伏者。

    就在王越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争吵声,但是这种语言王越不懂。

    “砰”一声脆响,如同鞭炮一样开始没有规律的爆响,紧跟着是惨叫和哀嚎。

    距离有些远,但是王越还是能听出败退一方的急促跑步声,和后面人的追逐咒骂声,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王越没动,只是一副事不关己安安稳稳的坐在沙滩上。

    “砰”有一声脆响,前方逃跑的人扑通一声摔倒。

    耳目聪鸣的王越甚至听到了鲜血喷出来的声音,王越微微皱眉,什么情况?居然在这杀人。

    王越没有动,但是不代表对方没有发现王越,在一个怒喝声中,两个拿着奇怪武器的人靠了过来,还不停地呼喝,但是王越听不懂,也不想听。

    看到王越没动,一个人用奇怪的武器对着王越身边一指,砰一声,王越身边的沙滩上出现一个冒烟的洞口。

    王越微微皱眉,他能感觉到这个暗器飞过来的速度和冲击力,自己现在根本无法抵挡。

    枪响,但是目标还是没动,甚至都没有看到对方会害怕的颤抖,两个人对视一眼走了过去,在两人想法中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家伙是个傻子。

    两人来到王越面前,这时王越才看到这次居然不是白皮肤的人,而是跟黑炭一样的人,他们身上穿着花花绿绿奇怪的衣服,手中拿着的金属应该就是会杀人的暗器。

    而两个黑人也看到这个坐在沙滩上,虽然是长发却没有打理,跟个疯子一样的白皮肤人,之所以王越被认为他是白种人,是因为王越长时间泡在海水中,被泡庞了。

    “是该死的白人。”其中一个黑人愤怒的举起枪想要送王越去见上帝,结果却被身旁观察更细的同伴拦住。

    同伴指着王越的眼睛说道,“他不是白人,是黄种人,这附近经常出现黄种人的尸体。他皮肤现在是白色是因为长期海水浸泡的原因。”

    “多路哥,还是你有学问。”身旁年轻的黑人一记马屁拍了过去。

    很明显对方很受用,直接说道,“你还有很多要学,像这种被折磨成傻子的人根本没有威胁性。”

    “嗯嗯,我去搜搜他身上有没有好东西,您先休息会。”

    年轻的黑人小伙说着就要上前。

    但身边的同伴伸手拦住,“没必要搜,肯定穷得很,现在看老大怎么处理他。”

    就在这时候,另一个脚步走了过来,“混蛋,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别人都已经撤了。”

    “嘿嘿,头我们发现了一个黄种人,被遗弃的黄种人。”年轻的黑人兴奋地说道。

    当听到黄种人的词句,队长停下脚步微微皱眉,“混蛋竟给我找麻烦,杀了他,不然要是那些怪人找到我们这,我们都会死。”

    听到头目的话,两个黑人脸色也变了变,然后缓慢抬起枪口。

    而王越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是武者的感知能感觉到他们的目光从戏谑转变成冷漠,再加上他们缓缓抬起的暗器,知道对方要出手了。

    王越当然不会让他们的手,自己想死谁也拦不住,当然老天拦着没办法,但是别人想要杀自己,那就另算了。

    王越动了动手指,发现并不影响行动,直接错身暴起,来到那个岁数大的人身侧,用他来遮挡年轻黑人的视线。

    “噗”一声,王越的手掌直接刺入对方的胸膛,这个自以为阅历丰富的黑人还不知道什么情况,就看到对方将插进自己胸膛的手收了回去,随着手掌的离开,他的身体也失去了支撑的力量。

    只是抽出手掌的王越微微皱眉,因为他感觉到手上传来一丝丝疼痛,他知道这是刚才内力不足,无法覆盖自己手掌的原因。

    新书求收藏求票票!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