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华夏奇门 > 第四章:八门遁甲
    每日吃完晚饭都是罗羽锻体之时,不管刮风下雨,十年如一日,从未间断。

    今日罗羽没有像往常一样击打门前的那块巨石,那块儿巨石已经完全的凹陷于内,表面也是异常的光滑,这都是罗羽十年以来一拳拳击打而出。

    自其懂事以来就看到宗门弟子如此锻体,他也是有模有样的跟随练习,从下山之后,这个习惯一直保持。

    只是从之前的稚嫩,经过十年的努力也是已经有模有样,而且每一拳之下,也是虎虎生风,寻常的成年人也不一定能够扛得住他一拳之力,这就是其坚持不懈努力之下的成果。

    但是和宗门弟子相比却是有着天壤之别,差距也是异常之大。

    由于罗羽有着宗门血脉,所以从罗羽十岁开始便是可以进入宗门内院进行内试,只要通过宗门内试便是可以正式成为宗门内院弟子。

    这和其他弟子相比已经是有着得天独厚的机会,毕竟寻常人等想要加入奇门必须要经过‘下六清门’的筛选,那也是万中无一的几率。

    而他身为宗门直系弟子却是可以省略这艰难一步,但是机会也是有限。

    而今年将会是他最后的一次机会,如果错失,那么他将永远告别奇门。

    奇门直系弟子,在其年满十岁之后,便是需要参加宗门内试,只要通过宗门内试那么就可以正式成为宗门弟子,宗门也是开始授予术法。

    而每位弟子只有三次机会,每年只内试一次,如果无法通过,那么将会被赶下宗门,自谋生路,将不受到奇门任何保护与约束。

    罗羽已经进山两次,两次的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不仅没有加入宗门,反而遭受到了其他宗门弟子的冷嘲热讽。

    甚至一些同辈儿宗门弟子暗地里还给他起了不少的绰号,什么 ‘罗二愣’、‘愣驼子’...简直就是不堪入耳。

    他们之所以能够通过宗门内试,那全凭他们 自幼便是接受父母的细心教导,实力自然不容小觑。

    对于罗羽来说这些都是奢望,他何尝不想自己的父亲罗骅能够对他进行指导一二,但是怎奈何他每日醉酒,对自己更是不管不顾。

    罗羽能够成功的活到现在也是奇迹,要不是靠长清村的村民救济,这还真是一个未知数。

    将眼前的护膝以及护臂捆绑在自己的身体之上,就这四件装备已经有着百十来斤之中。

    艰难的穿上之后,罗羽感觉不由的感觉到身体发出丝丝的震颤,这已经是他目前的极限。

    即使这样,对于寻常的十三岁小孩儿来说,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毕竟那可是有着百斤之重。

    艰难的迈动步伐,感觉身体重如千斤,但是罗羽仍然拼劲全力坚持,这么多年的痛苦,他早已经习惯,也是养成了他坚韧的性格。

    一步步的向着门外走去,虽然异常艰难,但是万事儿开头难,只要挺过,那么他自身的体质必然会得到很大程度的提高。

    不为别的,就为证明自己能够成功加入内院,毕竟距离宗门内是仅仅还有三个月的时间。

    在这三个月的时间里,他至少要让自己能够扛得动二百斤的巨石,这是他给自己设定的目标,也是宗门内试考试的内容之一。

    在往年他甚至连一百斤都是无法提起,更不要说什么二百斤,看着其他宗门弟子轻而易举的便是完成,而自己却是遭来嗤笑,这种局面他不想再看到。

    平常三两分钟便是可以走过的路程,此时的罗羽却是感觉是那么的遥远。

    每一步都让自己气喘吁吁,加上天气的炎热,更是让他呼吸都是有点儿困难。

    随着自己最后一步迈出,罗羽再也是无法坚持,瞬间便是瘫软在地,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粗气。

    修整片刻之后,罗羽也是再次起身,向着来时的路走去,如此反反复复的行走,在夜色的衬托之下,显得是那么的弱小与孤单。

    当两个时辰之后,罗羽也是靠在了门前的石壁之上,身体上的衣衫早已经完全的被汗水浸透,呼吸也是异常的急促,显然已经到了他的极限。

    由于过于的疲惫,不知不觉中就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他梦到了自己的母亲,一脸关心的神情看着自己,那种感觉让他嘴角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当第二天早晨醒来之时,罗羽却是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躺在了自己的床榻之上,床的旁边散乱的摆放着自己的装备。

    但是他明明不记得自己上床,难道是他的父亲吗?想到此处,罗羽嘴角也是有着一丝狐疑。

    这等想法甚至连他自己都是不会相信。

    “看来自己昨天一定是累糊涂了!竟然何时上床睡觉都是不知道!”罗羽自言自语的说道。

    但是当他起身之后,看着在桌子之上摆着一只野鸡,而且异常的肥大。

    罗羽的眼中也是有着一丝不确定,毕竟他可不记得自己何时上山打过野味儿,他都已经很久没有吃过肉了。

    但是当他听到里屋有着动静之时,也是有些不确定。

    毕竟他的父亲可是神出鬼没,一般很少见到这么早便是回家,看着桌上的野鸡,今天的举动着实有点儿奇怪。

    “难道是最近伙食差了,没有下酒菜了吗?”罗羽只能如此思考,如果说是关心自己,这一点儿连他自己都是不相信。

    烧火、剃毛...罗羽甚是熟练处理着这只野鸡,做饭这么多年,他早已经熟练的掌握了这些技能,而且水平还是极高,堪比大厨的水准。

    “爸,吃饭了!”

    罗羽看着香喷喷的鸡块儿,此时都是忍不住吞咽口水,毕竟那诱人的香味儿可是难以抵抗。

    罗骅也是掀开窗帘从屋内走了出来,一同陪同着罗羽做到了饭桌之前。

    父子两人同桌而食,这对于其他家庭自然是再正常不过,但是对于罗羽来说,这可是极少出现的情况。

    而今日罗骅竟然出奇的没有饮酒,但是脸色却是显得有些犹豫,不知在想些什么。

    “爸爸,赶紧吃,今天特意多加了你爱吃的辣椒!”

    “嗯!”

    罗骅随手接过罗羽递过来的一只鸡腿儿,两眼有些发愣,显然精力没有在其上。

    罗羽也是不敢出言打扰,只是闷头吃着自己的鸡肉,不时的将余光扫向自己的父亲。

    良久无话的罗骅,却是突然开口说道:“你今年还要参加宗门内试吗?”

    对于父亲的提问,罗羽也是倍感新奇,不知为何他会如此发问,也是急忙的说道。

    “额...是啊,今年是最后一年了,毕竟这等机会别人也是求之不得,浪费岂不可惜,所以我还是打算再拼上一把!”

    罗骅将目光缓缓的抬起,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的儿子,从他的身影儿之上,他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当年那个持剑少年也是曾经怀揣着梦乡,那个在暗地里偷偷训练的身影也是出现在他的回忆中,一晃已经三十年,他也已经步入了中年。

    罗羽的努力他又何曾不知道,只是他身为父亲不想让他再受到宗门弟子的嗤笑。

    而进入宗门也代表着一种责任,那必然要斩妖除魔,身处险境,随时都是有着可能丢掉自己的性命。

    他本想让自己的儿子平平安安的渡过自己的一生,自己曾经走过的路,他不想再让儿子去体验。

    世人都是觉得奇门代表着权利、地位、身份,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责任,那种身不由己的感觉,他只能无奈的发出一声叹息。

    看着自己儿子眼神的坚定,罗骅的内心也是五味杂全。

    “难道真的是自己错了吗?”罗骅不停的在自己的内心质问着自己。

    良久之后,罗骅再次发出一声叹息,犹如做了某种重大的决定,缓缓地从自己的怀中掏出一张牛皮纸,扔到了罗羽的手中,自己则是转身而去。

    当其走到门口之时,却是突然说道:“能不能成功就看你的造化吧!”

    对于父亲莫名其妙的举动,罗羽也是愣在原地,不知其所说是为何事。

    看着摆在自己面前泛黄的牛皮纸,罗羽也是一脸好奇的将其打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刻画精细的人体图案,足足有着上百副之多,在这些图案之上也是有着一条条细密的纹路,盘旋在其上。

    图案之下也是有着细小的字体有着详尽的注释,当看到这些注释之时,罗羽的眼睛也是忍不住瞪得滚圆。

    急忙的将整张牛皮纸打开,铺在了餐桌之上,在这牛皮纸的顶端,赫然写着‘八门遁甲’四个大字。

    看到这四个字之时,罗羽当即便是愣在原地,身体久久的没有动弹,呼吸甚至都是有些激动。

    良久之后,他才平复了自己内心的激动,深深的向着父亲消失的方向鞠了一躬。

    “爸,放心吧,我一定会成功的!当年你的委屈,孩儿一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