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洛兰城的酒馆 > 第一卷:深渊仪式 第三十九章:合作
    “有人帮了我们。”纳提拉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

    “谁?”琳娜急忙问道。

    “不知道。”纳提拉摇了摇头,“但至少可以确定,他没有恶意。”

    “会不会是考官?”琳娜猜测道。

    “也许吧。”纳提拉说道,“但现在可不是思考这个事情的时候。”

    说完,就走到了蛇尾处,拔出了自己的长剑,甩去血迹,收入剑鞘。

    而那把短剑,则是依旧握在手中。

    然后转身,看向琳娜,问道:“刚才那一下,你有没有受伤?”

    琳娜摇了摇头:“我没什么大碍,只是一些擦伤而已。倒是你,伤得那么重,我来替帮你治疗一下。”

    就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了一瓶魔力药水,直接喝下,恢复了一点魔力。

    纳提拉见此,也点了头,在琳娜的帮助下,老老实实坐下了。

    接着,就见一道圣洁之光从琳娜的手中放出,化作点点白光,融入纳提拉的身体。

    伤口,也开始愈合。

    且随着伤口的愈合,那股击杀了蚺蛇之后的紧张感,也渐渐消失,就连气息也平稳了不少。

    ……

    大概过了五分钟,在琳娜的努力下,纳提拉的伤也被治愈得差不多了。

    此时,琳娜的魔力值也再次被消耗殆尽,变得有些虚弱。

    纳提拉见此,便说道:“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接下来就交给我了。”

    琳娜点了点头,就找了一棵树,在树下盘膝而坐,开始冥想,恢复精神力。

    而纳提拉也开始生火,并在这周围布置防护措施。

    毕竟现在已经近夜了,已不宜行动。

    至于这条蚺蛇……

    嗯?等等,这是什么?

    纳提拉突然注意到,在蛇头的部位,一颗红心正粘附在上面。

    伸手扯下,再一看,果然!

    “这可真是……意外收获啊。”

    自己两人在这丛林里找了一天都不见的东西,此刻却来得这么突然。

    想着,就要拿着这红心向琳娜报喜。

    却听到,在离自己不远处的一个草丛,正发出一阵“沙沙”声。

    纳提拉再次警觉。

    “谁在那!?”

    此时,纳提拉是左手握着短剑,右手则抵在了剑鞘上,只等那丛林里的黑影发动攻击,自己也将在瞬间将它擒杀!

    “别这样,我没有恶意。”

    却没想到,黑影那边,响起的,竟是一个略显稚嫩的男声。

    然后,就看到一个穿着绿色皮甲的男子从里面走出。

    此时的他,正高举着自己的双手,一脸笑意地看着纳提拉,道:“朋友,你好啊。”

    咋一眼看,倒真是有点人畜无害的样子。

    但即便如此,纳提拉也依旧没有放松警惕,人面兽心的家伙在帮里就已经见多了。

    “你是谁?”纳提拉再次问道。

    “我?我叫克拉比,也是这次评级考核的考生。”那名男子回答道。

    然后,他也不管纳提拉如何,便径直走向了那蚺蛇:“喔,真么大一条。是你击败了它吗?真厉害。”

    “你别过来!”纳提拉依旧警惕。

    “哈哈,我真和你们没啥敌意。”克拉比一边说着,一边走向了纳提拉。

    同时,还露出了自己的斗气,道“你看,我才二阶。所以,即便是我真的有敌意,也打不过你。”

    见此,纳提拉也有些动摇:“当真?”

    克拉比回道:“当真!”

    “呼。”纳提拉松了口气,然后收起了剑。

    “你来这里干嘛?”

    “我来找一个安全的地方休息啊!”卡拉比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道。

    “呃……来这里?安全?”说着,纳提拉指了指那些战斗的痕迹。

    “哈哈。”克拉比笑了笑。

    “你是有所不知,这蚺蛇血对我们而言是腥臭无比。

    对其它的魔兽而言,更是如屎粪一般恶臭。

    再加上这蚺蛇本身实力也不弱,所以,只要有这尸体在此,这里便是最安全的地方。”

    “真的?”

    “我为何要骗你?而且你是否也感觉到,这周围竟没有蚊虫?”克拉比说道。

    没有蚊虫?纳提拉细细感知了一下,还真是!

    此时再看向克拉比,此前的那份敌意也渐渐消失。

    便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在这休息也行。”

    而卡拉比却是笑了笑,道:“我可不仅仅是来找地方休息的。”

    “嗯?”

    “我是来……找你们合作的。”

    ……

    另一边,暮德在看到蚺蛇就这么被击杀之后,也瞬间坐不住了,就要起身,去向上面通报此事。

    却发现自己被人按住了,起不来。

    一开始,他还以为是那副考官在跟自己开玩笑,就拍了那手一下,道:“别闹,干正事。”

    而这一拍,他就发现了不对劲,这手……手感怎么不一样?莫非……是有人闯入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他,瞬间就被吓得冷汗突然直冒:“你……是谁?”

    然后,他就听到一道听起来十分粗狂的声音:“哦?没想到你小子反应还挺快。”

    这一下,真就可以确定了,这里被入侵了!

    而且就这实力,能悄无声息的来到自己后背,那至少得有八阶!

    自己不能力敌。

    于是,暮德便试图以冒险者协会名头吓唬一下他。

    “这里可是冒险者协会的考核场地,你就这样进来,可要考虑好后果自负。”

    却没想到,对方对此却毫不在意:“后果?有什么后果?”

    “你当真不怕?”

    “我为什么要怕?”格雷勒斯直愣愣地说道。

    原来是个不怕死的?!这下,暮德内心便更加忐忑了。

    接着,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暮德突然想看一下来人是长什么样子的,就缓缓回过头,看向了那位不速之客。

    而这一看,暮德立马就蒙了:“格……格雷勒斯军团长?!”

    没错,来的人就是格雷勒斯。

    至于陈墨,则是站在了外面,在他身边,则是两名被五花大绑的考官。

    “格雷勒斯军团长,您怎么会在这?”暮德一脸苦笑地问道。

    “我为什么会在这?”格雷勒斯一笑,一把拉起了暮德,贴近脸,善意地问道:“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

    “呃…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不是这个回答。”格雷勒斯摇着头说道。

    “那,您指的是什么?”暮德不戒地问道。

    见此,格雷勒斯指了指他前的投影石,道:“我是说这个。”

    “咕噜”

    暮德不禁咽了一口口水,此时的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莫非?那个出手的是您?”

    “嗯。”格雷勒斯点了点头,然后他的脸色也越来越黑:“看来你是看到了啊。”

    看着格雷勒斯这表情,暮德的内心不由一颤:“啊?”

    “所以你可真的看到了?”格雷勒斯再次说道,而神情也变得更加凝重。

    而暮德所能感受到的,就是格雷勒斯原本按着自己的手变成了抓,且力气越来越大。

    直到听到“咔”得一声,暮德才急道:“我刚才在摸鱼,我有罪!所以我什么都没有听到!”

    “真的嘛?”格雷勒斯再次探过头,直直地看着暮德。

    暮德咬了咬牙,一遍忍受着肩膀传来的疼痛,一边说道:“真的!”

    接着,暮德就感觉到,自己肩膀上的力变小了,也就松了一口气。

    看着格雷勒斯,此刻内心哪里还有了那光辉伟大的军团长形象?只是一个行着暴力的恶魔而已!

    “好,希望你能记住你说的话。”

    然后,就松开了那按着暮德肩膀的手。

    这时,陈墨也走了进来,说:“你处理好了没?”

    “好了。”格雷勒斯点了点头。

    而暮德在看到还有一人的时候,内心又是一突。

    “你好,我们是这次考核的特殊小队成员。”陈墨走上前,说道。

    说完,还拿出了一个执照,递给了暮德。

    暮德初一听,就觉得扯淡,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

    不过出于礼(hai)貌(pa),还是接过了执照。打开一看,印章格式齐全,而且还有防伪符印?!

    我擦!竟然是真的!?

    那一瞬间,暮德都感觉有些怀疑人生了。

    然后,就听到陈墨在一旁说道:“我们是协会秘密组织的小队,你不知道很正常。”

    暮德呆呆地点了点头:“那刚才……”

    “刚才是我们在进行一项机密任务,由于任务的保密性,希望你能当作没看见,不然后果自负。当然,事成之后,我们向上面汇报,给你记上一功。”陈墨再次说道。

    “嗯,好的。”暮德点了点头。

    此时,他已经什么话的说不出了。

    直到陈墨和格雷勒斯彻底离去,他才猛爆了一口:“(我爱你!”

    而此时,陈墨个格雷勒斯也已经走远了。

    “喂,你那个证,是真的假的。”格雷勒斯看着陈墨问道。

    “当然是真的,官方发的,总部还有原件证明。”陈墨说道。

    “?我怎么没听过有这东西。”格雷勒斯一脸疑惑。

    “那当然,全大陆独此一份。”陈墨笑着回答道。

    其实,这就是陈墨在和德利提要求时,向德利要的。

    本来是打算趁着没事,拿着这证来考核场地装一装考生,学一个扮猪吃虎,却没想到用在了这里。

    不过这也没啥关系,反正他们也没说这证的使用期限是多少。

    所以,还能浪!

    “走吧!回旅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