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洛兰城的酒馆 > 第一卷:深渊仪式 第三十七章:寻找
    在森林里,纳提拉和琳娜正半倚在一棵大树上,一边观察着周围的地形,一遍思考着。

    在从队伍散去之后,两人也开始各自行动了。但结果却是,什么也没有找到。

    尤其是现在对地形也不熟悉,别说是红心,能保证不惊扰到森林里的魔兽就不错了。

    “真是麻烦啊。”纳提拉抓着头,一时也是想不出对策。

    而琳娜在一旁,也是毫无头绪。

    “二十五颗,在这么大一片森林里……如果只是靠莽的话,除非是运气真有这么好,不然,就只是无头苍蝇乱闯而已,效率实在太低了。”纳提拉说道。

    “嗯。除非有什么线索。”

    线索?

    “我只记得考核官曾说过,这红心可能直接放在路上,也可能在某个隐蔽之处。这等于没说。”纳提拉苦恼道。

    “那就只能瞎找了?”琳娜问道。

    没有线索,那玩个屁啊?

    “这……”

    纳提拉抬起头,看着这一望无际的森林,试图看出点什么,但最终还是叹了一口气,道:“没办法,只能如此了。”

    “唉。”琳娜也叹了口气,“行吧,那就看看能不能在森林里找一些线索。”

    接着,两人就又开始出发,继续寻找着。

    而就在离两人不远处,一只体型巨大的蚺蛇正盘旋在一颗树上,吐着蛇信子,一双冷瞳正直直地盯着纳提拉和琳娜离开的地方。

    而就在这条蚺蛇的头顶,一个红心正显眼得附作在上面……

    ……

    另一边。

    木屋内,六人正围坐在一起,开始商讨正事。

    “好了,该谈正事了。”巴鲁斯说道。

    然后一挥手,地面上,一道法阵升起,将整座木屋笼罩。

    这是一种隔绝法阵,常用于一些重要场所。

    除非对方的魔法造诣高于施法者,不然,无论是用什么方法,都不可能听到,或看到法阵内的事。

    “开始吧。”陈墨说道。

    其余三人也都是附和着点了点头。

    见此,巴鲁斯也开始讲了。

    “对于事情的大概,我相信各位都已经有所了解了。这一次,我们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破坏暗影教会的召唤仪式,阻止灾难的诞生。”

    “这些我们都知道,说点我们不知道的。”德里克插道。

    “好。”巴鲁斯点了点头,然后就开始讲述起这个事件的起因。

    “这次事件的发现,其实是一个巧合。

    当时,冒险者协会只是想来调查比尔森山脉的异常地脉,却发现这异常点被人动过。

    就急忙回协会通报了此事。

    协会这边也马上派出了专人前来调查。

    而这一调查,就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事情。

    这些异常地脉点,竟然被人的摆成了一个阵法。一个以一座山脉的为界,地脉为阵图的阵法!

    当时,这个消息在传回冒险者协会之后,就立即引发了极大的震动。

    因为事关重大,所以元老会那边更是直封锁了消息,并立即联系了那边的人一起行动……”

    说到这里巴鲁斯有意地瞥了一眼陈墨。

    只是这动作过于细微,除了陈墨,其他人都没有感觉到。

    接着,巴鲁斯又继续说着:“随后,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之下,总算是搞懂了这事情的原因,竟然是暗影教会手笔。

    他们打算以此为阵法,在比尔森开启仪式,召唤深渊生物降临。

    但……消息到了这里,就再也无法寸进。

    因为他们的防守力量在前段时间突然大大增强。

    而且,据最后传来的消息,在这森林里,极有可能有着一位主教级别的人物……”

    “主教级别?!”那病殃男子一惊。

    众所周知,在暗影教会,一共有三位大主教,十二位主教。

    他们都是教会最核心的人物,最低都是达到了九阶,最高更是达到了十一阶!

    这样的实力,再加上深渊力量的加持,其威胁度更是大大加深。

    “没错,主教级别,而且实力只强不弱。我们的情报也是自从他出现之后才断的。”巴鲁斯说道。

    “真是可怕。”病殃男子长吁了一口气。

    要知道他有也不过是一位七阶法师,对上九阶主教,那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此刻,即便是爱吹牛的德里克也变得支支吾吾了。

    “不过,他们越是如此,也越说明对方的仪式到了关键期。”巴鲁斯又说道,“而我们,就要趁此抓紧时间,潜入进去,将仪式破坏掉!”

    “那我们什么时候行动?”格雷勒斯问道。

    “两天后!”

    两天后,将会在冒险者协会的掩饰下,潜入深处。

    而在此之前,我们要做的,就是尽量不要打草惊蛇,一旦出现失误,他们来一个鱼死网破,那后果,也是无法想象的。

    几人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接下来,各位就只需等待就行。”巴鲁斯说道。

    然后又一挥手,法阵褪去,也预示着此次会议的结束。

    “如果没什么事,你们可以先回去吧。”

    “嗯”瘦高剑士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就先走了。”

    接着,就和那个病殃男子走出了木屋。

    而德里克也是拿着自己的短斧,走了出去。

    最后,屋内就只剩下了陈墨、格雷勒斯以及巴鲁斯。

    陈墨给格雷勒斯打了个眼神,示意他先出去。

    于是,在木屋内,就只剩下了陈墨和巴鲁斯两人。

    见此,巴鲁斯也不意外,只是看着陈墨,说道:“如果没猜错,你应该就是那边派过来了的吧?”

    陈墨点了点头:“此事关系重大。为了保证事情不会出乱子,我就来了。”

    “呵呵呵。”巴鲁斯笑了笑,“看来,你们是有一些我们所不知道的情报。”

    “或许,毕竟我也只是接到了一封信而已。”陈墨回答道。

    “嘿嘿嘿,你这小子。”巴鲁斯笑着摇了摇头,“莫不是在这和我耍皮?”

    对此,陈墨则是讪讪地笑了笑,道:“都是老朋友了,你还不知道我嘛。”

    “这不正是熟悉了你小子,才会这么问你的嘛。”巴鲁斯说道。

    “你这话可真令人伤心啊,弄得我就像是一个喜欢耍皮的人一样。”陈墨回道。

    “呵呵。”又是一笑。

    见此,陈墨也懒得继续辩解了,毕竟正事重要。

    “行了,不扯了。我这次还真有点想说的。”

    “你说。”巴鲁斯再次打开了结界。

    “那我只说一遍啊。”

    “可以。”巴鲁斯点了点头。

    “这一次,我在上山的时候,刚好遇到一位叛教徒,是偷了块黑玉跑出来了。”

    “哦?”巴鲁斯一惊。

    陈墨这短短一句话信息量可不小。

    又是黑玉,又是叛教徒……

    “没想到那群疯子里面竟然还有叛徒。”巴鲁斯说道。

    “可不是嘛。”陈墨附和了一句,然后说着:“怎么样?这消息,够硬核吧?”

    “是挺硬核的。”巴鲁斯点了点头。

    “本来我还打算不说的。”陈墨又说道。

    “那你可能就要成为罪人了。”巴鲁斯笑了笑。

    “是啊,所以我现在说了。在这点上,我可做的比你好。”

    “哦?此话怎讲?”巴鲁斯眯着眼看着陈墨,散发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而陈墨对此可不在意,只是两手一摊,道:“我没有隐瞒。”

    “呵呵,那你说,我有隐瞒了什么?”巴鲁斯继续问道。

    “你在刚才说话时,有意忽视了深渊生物。”

    “……”巴鲁斯沉默了,同时,也收回了自己的气息,道:“你很聪明。”

    “嘿嘿。”陈墨一笑,“我可是知道你们在打什么算盘。”

    “希望你不要说出去。”巴鲁斯深深地看着陈墨说道。

    “行,只要你们不出格。”陈墨说道。

    “我保证。”巴鲁斯点了点头。

    “那就好。”

    然后,陈墨就转身,一脚踏碎了巴鲁斯的结界,走出了木屋。

    看着陈墨离去的身影,巴鲁斯只感冷汗直流。

    果然,与那边有关的人……都是一群怪物。

    而陈墨这边,在出了木屋之后,就看到格雷勒斯走上前,问道:“怎么了吗?”

    陈墨摇了摇头:“没什么,老朋友叙叙旧而已。走吧,我们先回去。”

    ……

    在比尔森山脉的深处。

    一位穿着黑袍的男子正端坐与主营之中,思考着如何处理眼前的麻烦。

    同时,也在期待着自己手下赶紧回来传消息。

    那该死的叛教徒,真是要千刀万剐!

    如此想着,这黑袍男子也就站起了身。

    迫不及待的,就要出去找人询问派出的斥候的消息。

    而就在这时,自己千盼万盼的斥候却突然闯了进来。

    那黑袍男见此,便急问道:“怎么样?有消息了吗?”

    而那斥候则是有些支吾。

    黑袍男见此,意识到可能会大事不好,便朝着那斥候大吼:“快给我说!”

    “追杀小队,尽数死亡,叛教徒下落不明。”

    但这话,却不是这斥候说的。

    而是一位老人。

    黑袍男见着这位老人,内心也是一凉,颤颤巍巍地说出了这位老人的身份:“大……大主教。”

    “你还知道我是大主教?”老人扯着沙哑的嗓子,看着眼前这名黑袍男。

    “这么大的事,你竟然还敢隐瞒,真是好大胆!”

    “我…我这也是为了仪式啊。”黑袍男试图辩解。

    得到的回应,却是老人的惩戒。

    直接老人伸出手,向着黑袍男子虚抓了一把,就将黑袍男拉到了面前。

    在老人的斗篷下,他眼中的幽火燃烧得更甚。

    “既然黑玉没了……那我就只能用其它办法了,只是,这会需要你的帮助。”

    斗篷男见此,颤抖道:“什…什么办法?”

    “你帮不帮?”老人问道。

    “帮……我帮!”

    “好。”老人点了点头。

    然后,就从怀里拿出了一块黑玉,但却是有些破损的。

    看着这破损的黑玉,斗篷男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一个秘法,那个秘法,可以修补损坏的黑玉,而代价就是……他的命!

    斗篷男想要挣脱,但老人手上的劲却越来越大,一根根黑色的触手从老人的袖口伸出,向着那斗篷男缠绕去。

    “不……不!啊啊啊啊!”

    紫色的火焰在他身上燃起,他的肉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

    就连他那嘶哑的惨叫,也迅速消散。

    直到祭献结束,他也魂飞魄散。

    所有的精华,则是化作一道流光,融入了黑玉之中……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