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洛兰城的酒馆 > 第一卷:深渊仪式 第三十三章:计划
    艾华倒下了。

    尸体重重地倒在了这片坟土上,倒也挺合适。

    “对了。”陈墨突然想到了什么,“你等我一下。”

    然后,就在格雷勒斯疑惑的眼神中,又返回了艾华所在的地方。

    陈墨只看着眼前这具尸体,面无表情地抬起了手。

    然后,身后的空间开始波动,一根泛着幽光的炮管浮现。

    蓄能,炮击。

    只用了不到秒的时间,尸体便化作了粉末。

    没错,这一回头,陈墨就是来处理尸体的。

    刚才光想着装13了。

    差点就忘……

    不远处,格雷勒斯也感知到了能量的波动,就跑了过来。

    然后就看到了陈墨面前的那一块焦土,也明白发生了什么。

    细细一想,倒是自己疏忽了。

    “毁尸灭迹啊。”

    “没办法,他是暗影教会的人。他不死,计划就会出破绽。”陈墨说道。

    听言,格雷勒斯也是点了点头。

    接着两人又处理了一下周围的痕迹。

    之后,就回去了。

    比尔森小镇内,依旧是一片祥和。

    仿佛刚才两人所得知的一切都是另一个世界的。

    但事实也确实如此。

    在这样的世界里,有的时候,不知道可比知道要好得多。

    ……

    回到旅馆,两人便直奔自己的住所。

    即便是遇见了吉纳尔,两人也只是打了声招呼就进房了。

    此时的客厅内,早已张开了结界。为防止“隔墙有耳”。

    桌子上,则摆放着这一次行程的收获——黑玉!

    黑玉,是在第三次深渊战争之后出现的。

    当时只当它是个能量核,也没有重视。

    直到后来,随着暗影教会对它的开发利用,就成了一种可以增幅强化人体的武器,品质越高的黑玉的效果也越好。

    不过这到底是深渊的产物。在使用之后,使用者就会感染深渊之气,堕化为深渊生物。

    且堕化程度度也随黑玉的品质递增,使用者的混乱度也会增加,理智的缺失加上深渊之气的腐化,最终,使用者将变成一个只知道破坏的疯子。

    但这其实只是黑玉作用的其一。

    除此之外,它还被暗影教会制成“狂暴药剂”,以最大化黑玉的增幅效果,激发使用者的潜力。

    哪怕使用者正濒死,也能立即回光返照,爆发出极大的潜力。

    不同于直接吸收的“粗用”。

    制成药剂之后,黑玉的力量将会被极大地利用,也不需要担心使用者深渊化,而且还能量产,一枚黑玉,就能生产出一二十瓶药剂。

    产量大,加上功效稳定,所以,在那个时候,基本上每个暗影教会信徒都会备上。

    以至于每次军队出击捣毁窝点时,都是困难重重。

    有了药剂之后,他们就直接鱼死网破,以至于每次行动都是伤亡惨重。

    之后,实在也没办法了。

    就由政府主导,配合冒险者协会开始对此类事物进行管制,并发布任务收集令,将这些黑玉进行集中销毁。

    并明令禁止私人拥有这种东西。

    于是,整个大陆的黑玉数量开始急剧减少,“狂暴药剂”也从此销声匿迹。

    就连黑玉这种东西也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而现在,黑玉再现,暗影教会还又发现了这东西的新用法——召唤深渊生物!

    这一次,可比前面任何一次都要恶劣得多。

    “从艾华的话来判断的话,那暗影教会开展这场研究,至少也有五年六年了。”格雷勒斯说道。

    “不,不止……”陈墨开口道,“如果再根据洁娜的说法,二十年前,这异常地脉点被人挪动是。而异常地脉点又与这次他们的计划息息相关,也就是说,这场研究甚至可以推到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格雷勒斯微微蹙眉。

    二十年前,也就是深渊战争结束后结束后的第五年。

    当时整片大陆都在忙于战后重建,以及处理深渊之气对大陆的影响。比如泽妖那场战役,也就是发生在那段时期。

    所以,根本没有时间去腾出手处理其他事物。

    “……也就是说,正是在那段时期,我们被他们钻了空子。让他们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偷改地脉,进行实验。”陈墨继续推测道。

    “……而在根据洁娜的描述,异常地脉会引动兽潮。而比尔森山脉的兽潮也恰好是因为这个。但随着暗影教会计划的推进,各异常地脉点都被挪移,以至于这几年兽潮越发频繁。

    直到这两年,比尔森山脉的兽潮危机已经造成较大影响,加上各国的战后复苏工作也进行得差不多了。所以,就派出了人手来查探消息。

    当他们发现了暗影教会的计划时,已经是为时已晚了,就打算利用评级考核,出一个险招……”

    “为什么一定要是评级考核?”格雷勒斯问道。

    “因为评级考核的特殊性。”陈墨回答道,“它的参赛人基本都是一些名门之后,或是一些高阶冒险者的传人,亲人之类的。换句话说,就是‘非富即贵’,所以……”

    所以冒险者协会选的就是‘你以为我不敢拿他们当诱饵’,实际上‘我就是那他们当诱饵’,而你即便是感觉不对劲,也只能相信‘我不会拿他们当诱饵’。

    这个说法很绕,但主要的意思也在里面。

    “看来,冒险者协会也是在钻暗影教会的心理空子……”格雷勒斯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不过现在有了一个变数。”陈墨再次开口道,“而这变数,也就是艾华。”

    艾华的出现,可以说是谁也没想到的。

    卧薪尝胆五年,潜伏在暗影教会里,就只是为了获得黑玉。

    只是更让人没想到是,艾华竟然被格雷勒斯和陈墨抓住了。

    这一切,只能说是巧合。

    但格雷勒斯和陈墨的插入、艾华和追杀小队的死亡,这一切,都必将引起暗影教会的警觉。

    “……所以,你就用爆炸掩盖了我杀人的现场,然后再对艾华毁尸灭迹。这样,就将事件引入未知。”格雷勒斯皱着眉说道。

    而这样,就相当于制造了一个信息不对等场。

    只要格雷勒斯和陈墨不说,就没人知道艾华和追杀小队的死亡,包括暗影教会那边。

    如此,在事情还没有暴露之前,暗影教会就会认为:追杀小队正继续执行着任务,而艾华依旧在逃。

    接着,格雷勒斯又说道:“但既然是已发生之事,那即便是再怎么隐瞒,也迟早会被查出马脚,所以……”

    “所以我们只能与时间赛跑!”

    与时间赛跑,在他们还没有发现变数之前,就要解决这个事件。

    而若是他们突然鱼死网破,那后果可就严重了。

    “那……要不要通知冒险者协会那边?”格雷勒斯问道。

    “不。”陈墨摇了摇头,“现在这情况,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而我们接下来,就好好在这里等考核那边的行动。”

    “嗯,确实。”格雷勒斯点头道。

    如果因为他们这一次报信,而导致冒险者协会那边计划改变,那势必会打草惊蛇。

    那倒不如对谁都不说,就此掩盖此事,在事情还没有爆发之前,尽量保持原样,以不变应万变。

    ……

    另一边,格拉尼亚号。

    此时的琳娜正极为忐忑地等待着即将到来的评级考核。

    对自己的装备也是擦了又擦,看了又看。深怕有什么疏忽的地方。

    这时。

    “扣扣”

    响起来一阵敲门声。

    “谁啊?”琳娜问道。

    “是我,纳提拉。”

    “哦,好的,稍等。”

    放下自己手中的东西,琳娜就去了开门。

    一打开门,就看到,纳提拉正拿着一碟小蛋糕,还有一杯果汁。

    在看到琳娜开门之后,纳提拉便说:“你可是在这房间里都快一整天了,也不出来吃东西。”

    然后就看到了琳娜床上的那些行礼和装备。

    “你该不会是……紧张吧?”纳提拉问道。

    琳娜有些脸红的点了点头。

    “哇哦。”

    看着琳娜这反应,纳提拉也有些意外。

    “我确实是有点紧张。”琳娜说道。

    “是怕考核失败吗?”纳提拉问道。

    琳娜摇了摇头:“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纳提拉又问。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琳娜露出了一脸苦恼地表情。

    不知道?

    纳提拉仔细看了看琳娜的表情,接着,就说道:“能让我进去吗?”

    他似乎是知道琳娜为什么紧张了。

    “嗯。”琳娜点了点头。

    走进房间,纳提拉就先放下了的食物,说:“先吃点东西。”

    然后帮着琳娜把床上的东西收拾了一下。

    一边收拾,一边说道:“我在酒馆里工作的时候,就经常听到有顾客说,在卫兵队里,有一个小姑娘,一直都很努力。

    我知道他们说的是你。大家对你的印象也非常好……

    在我心目中,你也一直都是一个坚强且努力的女孩。我还把你当成了我的榜样……”

    看着纳提拉突然这样夸自己,琳娜也有些不好意思,问道:“你这是干嘛?”

    “……我只是想说,像琳娜小姐你这样优秀的人,评级考核,一定会没问题的吧!”纳提拉微笑着说道。

    “是嘛……”琳娜突然蹙着眉头看着纳提拉: “你在拍我马屁?”

    “是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