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洛兰城的酒馆 > 第一卷:深渊仪式 第三十章:隐瞒
    “如果我们有敌意,那你觉得你还能活吗?”陈墨一脸微笑地说道。

    笑得那名男子不寒而栗。

    确实,如果他们是敌人,那在自己被发现的那一瞬,自己就死了。

    于是,他便强忍着伤口的疼痛,开口问道:“那你们……到底是谁?”

    “我们?”格雷勒斯和陈墨相视一笑。

    “我们是来此地实地考察的学者,我叫卢比。”陈墨自我介绍道。

    “我叫比金斯。”格雷勒斯说道。

    “学者?”那男子一脸惊讶,学者怎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

    “怎么?很意外吗?”陈墨问道。

    “呃……不,哈哈。”那男子笑了笑,眼神有些闪躲。

    但这一笑,又似乎是拉扯到了伤口,痛得这名男子不住地吸着冷气。

    见此,陈墨就走上前,半蹲了下来,说道:“看你样子,似乎伤得挺重的。”

    “还行吧。”那男子一边冒着冷汗,一边回答道。

    此时他已经是脸色惨白,似乎是失血过多。

    “看来,你似乎需要帮助?”陈墨上前,问道。

    “不……”下意识的,他就要拒绝。但是又想了想自己现在的状态,如果没有得到有效治疗,那即便是能活下来,也会留下重伤隐患。

    于是,就改口道:“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帮我拿一下我口袋里药。”

    说着,就眼神示意了一下:在自己后腰上有一个背包。

    因为,在他的腰腹位置,有着一个巨大的伤口,哪怕是一个简单的转身,也极有可能会导致二次伤害,从而加重伤势。

    所以,此时的他根本无法去处理伤口。

    “是这个吗?”陈墨顺着这名男子的示意,从他后腰处取出可一个藏青色的小包裹。

    “是的。”那男子点了点头,然后说:“在这包裹里……有一个灰色的瓶子……是止血剂,白色的那卷……是绷带。”

    “好的。”拿好药品之后,陈墨就为这名男子上药。

    打开瓶子,将药粉倒在伤口上。瞬间,一股剧痛袭来,痛得那男子直咬牙根,地上的草皮也被他抓出了一道痕。

    而格雷勒斯也没闲着,在警惕着周围的情况的同时,也蹲下腰来,与这名男子开始聊天,帮助他保持清醒。

    看着这几乎能看到内脏的巨大伤口,格雷勒斯问道:“你这是遭遇了什么啊?伤得这么重?”

    “我叫…艾……华,是…一名…冒险者……”那男子也开始述说着:“这次来……是为了执行一项任务,却没想到……竟然遭遇了裂甲兽……几个回合下来,我被重创……而那畜生也被我吓去。”

    说完,陈墨这边也上好了药,打上了绷带。

    “你这伤实在有些严重,虽然上好了药,但你现在的伤依旧有些严重,要我们再把你带回去吗?”陈墨问道。

    “这……”艾华眼中闪过一阵迟疑,然后说道:“我现在似乎不能动了,请让我在这先歇息一下,等我状态恢复一点了,再走也不迟。至于你们,如果着急的话,可以先回去,我没事的。”

    “哦?真的可以吗?”陈墨问道。

    艾华笑了笑,说道:“没事的,我既然能来,就能回去。要知道,我可是不止一次这么做了。”

    “嗯,好吧。”陈墨点了点头,就要走。

    但走到一半,又突然回来,说道:“我还是不放心,我也不急,要不我就留下来照顾你吧,等回去也有个伴。”

    见此,艾华就要拒绝,正要开口,就被陈墨打断:“你可不要拒绝我们。”

    此话一出,艾华左右看了看,迟疑了一会,最后,就说道:“既然如此,那就谢谢你们了。”

    但那表情,却不像是高兴的样子。

    “嗯,没事,你现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去周围查看一下情况。”格雷勒斯说道。

    然后就朝着陈墨使了个眼神:这小子,有问题!

    随即一跃而起,离开了。

    留下了陈墨和艾华在原地。

    “你现在感觉这么样?”陈墨开口问道。

    “好多了。”艾华笑着回答道。

    在止血剂的帮助下,此时他的伤口也结上了血痂,再加上绷带的帮助,此刻也已经停止了留血。

    “那就好。” 陈墨笑了笑,又说道:“不过能在这种情况下,还保住了性命,不得不说,你命挺硬的。”

    “哈哈,是啊,看来老天还不想收了我啊。”艾华也是笑了笑。

    只看上去,他似乎已经对陈墨放松了警惕。

    但陈墨内心却清楚,这只是表象,虽然他已经在极力地隐瞒了,但他的眼神却暴露了一切。

    而格雷勒斯似乎也是看出了这一点,说是去查探周围的情况,其实他就是在找情报。

    裂甲兽?真是恶劣的谎言。

    要知道,这魔兽虽然力气较大,皮甲坚固。但行动也非常笨拙,一个有能力来到这里的人,怎么会没能力逃走?

    所以,这极有可能是借口。

    “是啊,看来阁下也是一位大气运者啊。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说是吧?”陈墨笑呵呵地说道。

    “嗯。”艾华点了点头,脸上,也浮现出庆幸的神色。

    “就是不知道阁下是执行什么样的任务,要来这么深的地方。看来这报酬也一定不低吧?”陈墨似有意无意地问道。

    “呃……”

    然后就看到艾华一脸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回可是亏死了。被这裂甲兽一搅和,任务也没完成,还差点嗝屁。”

    “是嘛?那挺可惜的。”陈墨表面依旧是保持着笑容。内心却道:怕是不止如此吧?

    因为就在陈墨问出那句话那一瞬间,就注意到:艾华的眼神有闪躲。

    于是,陈墨又说道:“那现在还有机会吗?如果可以,我们会帮助你的。”

    “呃……不了。”艾华拒绝道:“或许是我与此事无缘吧。便随它去了。”

    说完,就干笑了两声,又开始说道:“本来还打算做完这个任务就金盆洗手的。却没想到……”

    “这样吗?那我就更应该帮助你了。”陈墨正色道。

    “不了!”艾华再次拒绝道。

    这一次,语气却显得有些激动。

    而他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便急忙补充道:“呃……我的意思是,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既然失败了,那就是天意吧。强求不得就算了。”

    “……哦,那行吧。”陈墨点了点头。

    而就在这时,格雷勒斯却突然回来了。

    只见他正露出一脸惊慌的表情,说道:“前面……有情况!”

    “有情况?!”陈墨也跟着露出了一脸惊讶的表情。

    艾华也是露出了一脸惊慌:“莫非是那头裂甲兽?该死,你们一定要杀死它!”

    而陈墨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只急忙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唉,别废话了,快跟我来!”格雷勒斯一脸匆忙地说道。

    “好!”见此,陈墨也不废话,就更了上去。

    而走之前,陈墨也不忘说了一句:“艾华阁下,你先在此地休息,我随他去去就回。”

    就看到艾华点了点头:“行,你们去吧,我不要紧的。你们可要小心啊!”

    然后,陈墨就随格雷勒斯一起离开了。

    但这个离开,却是格雷勒斯和陈墨演的一场戏。

    在确认走远之后,两人就停下来脚步。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具具尸体。

    “这是!?”陈墨一脸惊讶。

    就听格雷勒斯说道:“刚才我来到这个地方,就看到了这些人。似乎是暗影教会的人。”

    “暗影教会?”陈墨一惊。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看样子,他们似乎是再找什么东西。”格雷勒斯说道。

    东西?

    这时,陈墨突然想到了艾华。

    “莫非是他?!”

    “很有可能。”格雷勒斯点了点头道。

    毕竟,在这种地方,突然遇到一个人类,是非常意外的一件事。

    但这并不是说没有可能,只是概率太小。

    加上他那些可疑的表现。莫名的敌意,撒谎……种迹象都表明了:他肯定是有什么隐瞒了!

    现在,又出现了暗影教会的人。

    这说明,在这其中,必有联系!

    “刚刚你有没有套出什么话?”格雷勒斯问道。

    “有!”陈墨点了点头,说道:“他说到‘任务’这个点上,似乎有些激动,但具体什么事,我还不知道。”

    “你说……他是不是冒险者协会那边的?来这里查探那件事……”格雷勒斯猜测道。

    还未等格雷勒斯说完,就遭到了陈墨的否定:“绝对不是!”

    其它的事陈墨可能还不确定,但这时陈墨却有十分的把握。

    因为目前对此事知情的也就只有那么几个人,而那伙人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派人来打草惊蛇。所以,他一定不会是那边的人。

    “那……莫非他也是暗影教会的?”格雷勒斯又提出了一个可能。

    “或许……”陈墨看着眼前这些尸体,一时也无法确定。

    “可惜,现在可用信息太少。”格雷勒斯摇了摇头道。

    “是啊。”陈墨也叹气道:“他表现得太过谨慎,我也不能直接戳穿。毕竟,如果是暗影教会的人,一旦来个鱼死网破,那就麻烦了。”

    “是啊。”格雷勒斯也陷入了苦恼。

    毕竟这可不是带兵打仗,可莽不得。

    而就在两人都苦恼之时,陈墨却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我有办法了!”

    “怎么说?”格雷勒斯立马来了精神。

    “这样……我们回去!”陈墨说道:“但不是直接回去,而是先找个隐蔽的地方先藏起来,然后观察他一个人时的反应。时间一长,他肯定露出马脚。”

    “嗯,有道理!”格雷勒斯点了点头,同意了陈墨的主意。但也说出了自己的疑虑:“可万一他就硬和我们死磕怎么办?那这样也是白等啊。”

    “这事好办……”

    然后,就看到陈墨拿出来几个圆盘状的物体。

    “给你,摆在这周围。”

    “这是?”格雷勒斯一脸疑惑地看着陈墨递给自己的东西。

    这玩意他见过,似乎是叫做“定时炸弹”,威力挺大。

    接着,就听到陈墨说道:“这是砖。抛砖引玉!”

    抛砖引玉?引玉?经陈墨这么一点,格雷勒斯也明白了陈墨的想法。

    “哦,原来如此。”

    就跟着陈墨把那些圆盘一个个地摆在了地上。

    但也不是乱摆,每一个点都是经过了计算的,务必以最精准的方式,来演好这场戏。

    ……

    在做完这些之后,两人也是急忙赶了回去。

    在回到原地点之后,就立即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

    同时,为了提高计划容错率,陈墨还拿出了潜行器。

    此刻,即便是一些高阶的盗贼也无法感知到他们的存在。

    而对于艾华来说,更是如此。

    但他可是比格雷勒斯和陈墨想象的要谨慎得多。

    早在陈墨和格雷勒斯刚刚离开之时,他偷偷就探查了周围的情况。

    没有发现格雷勒斯和陈墨的踪迹。

    可出于保险起见,他还考虑到他会不会是因为实力差距,导致他们即便是在周围,也探查不出。

    所以,在这段时间里,他一直都是十分老实地躺在原地。

    此刻,他就盼望着陈墨两人会遭遇到那群疯子,然后自己坐收渔翁之利。

    现在,就是要耐心。

    却不知在暗处。 有两人已经把他算计得死死的了。

    “这小子够谨慎的啊。”格雷勒斯说道。

    “是啊,所以这时,就要靠那些‘砖’了。”陈墨说道。

    话音一落。

    在离他们大概一公里的地方,一道道剧烈的爆炸声就响起了。

    正这源头,正是此前陈墨所布置的那些炸弹。

    这些炸弹在经过一系列特定的连锁爆炸之后,远远地看去,就如同有人在那里发生了战斗一般。

    “你这东西,可真好使啊。”

    “也就听个响。”陈墨回道。“接下来,就看这些砖能引什么样的玉了。”

    果不其然,在爆炸声响起之后,艾华先是一慌,然后就是大喜。

    嘴巴一张一张的,大喊着: “太好了!太好了!那两人一定是和他们遇上了。但他们能打过他们吗?

    不管了!我该跑了?对,我该跑了!可不能被抓到啊。这宝物,只能是我的!

    至于他们,就让他们一起去下地狱吧!”

    然后,就看到艾华跳似的站了起来。原来,那些伤口早就在休息的那段时间了恢复了个七七八八。

    那瓶子里装的,可不是普普通通的止血剂啊!而先前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欺骗陈墨二人。

    而现在,一切的伪装就都被卸掉了。

    但这些都不是陈墨和格雷勒斯关注的。

    因为就在他原先躺着的那块地方,竟然埋着一个古怪的箱子!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