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洛兰城的酒馆 > 第一卷:深渊仪式 第二十九章:坦白
    “暗影教会?”格雷勒斯不禁回想起之前与他们交锋的那段时光,叹道:“这可是个棘手的玩意。”

    “是啊,正是因为棘手,所以才邀请你和我一起来嘛。”陈墨一脸无邪地说道。

    “滚!”看着陈墨这幅表情,格雷勒斯直接就是一个白眼。

    真是鬼话连篇。

    你这叫邀请?回想起这一路的遭遇,格雷勒斯突然感到十分的不值。

    尤其是现在看着陈墨这副贱贱的模样,更是如此。

    “哈哈,别这样。”陈墨继续忽悠着:“毕竟都是为了琳娜嘛。”

    “哼!”格雷勒斯直接就是一道冷哼。

    “喂喂,现在可不是闹脾气的时候啊。”陈墨劝说道:“这可是要紧事啊,暗影教会诶,这可不是什么善茬啊。”

    所以你就来演我?格雷勒斯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但格雷勒斯也不是什么不分轻重之人。

    而且,陈墨这小子虽然贱,但这事却也是那么回事。

    这暗影教会内部,可都是一群不要命的狂热徒,在情报缺失的情况,要是他们鱼死网破,那后果也是不敢想象的,他们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啊。

    所以,陈墨既然带他来了,就说明他已经有了自己的计划了。

    但一句抱怨还是少不了的:“你这家伙,好赖不赖的,不在你这酒馆待着,还跑来演我?”

    “哈哈。”陈墨干笑了两声,说道:“我这不也是受人邀请的嘛。”

    “谁?”此话一出,格雷勒斯突然狐疑,这小子牛皮一块,谁这么大能耐?

    等等!!格雷勒斯突然想到了什么,就又拿起了手中的信,仔细看了看。

    这花纹,这印章……

    “原来是她啊。”格雷勒斯突然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表情,一脸揶揄地看着陈墨:“好家伙,老色批了啊……”

    而陈墨被格雷勒斯这么看着,也是老脸一红:“咳咳,谈正事呢。”

    然后就一把抢过格雷勒斯手中的信,收入怀中。

    看着陈墨这反应,格雷勒斯露出一脸鄙夷的表情:切,谁稀罕似的。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好八卦之人,现在也该回到正事了,就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看她怎么说咯。”

    “呸!说正事!”

    “哦哦……”

    陈墨轻咳了两声,收复了一下心情,就回答道: “先静观。”

    “怎么说?”格雷勒斯又问。

    “根据我们现在的情报,仅仅知道他们是在进行一种神秘的仪式,似乎是想打算在这里召唤深渊生物。一旦成功,他们就会在世界各地举行这种仪式,只怕到时候又会是一场生灵涂炭。

    但可惜,对于更具体的一些事情,我们还尚未探知。

    所以此时,我们就只能先静观。要是擅自出动,就可能打草惊蛇。所以,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配合冒险者协会的行动。”陈墨解释道。

    “既然如此,又为何在这里举行评级考核?”格雷勒斯有些疑惑。

    “嘿嘿,你说呢?”陈墨眨了眨眼。

    “等等!莫非?冒险则协会打算以评级考核为幌子,来达成这一项任务?!”格雷勒斯不可置信地说道。

    随即又想到:可暗影教会也不是傻子啊,这会还看不出?

    “你是不是想说这计谋有些太明显了?”陈墨笑了笑:“亏你曾经还是一军将领,这就算看得出又如何?这本就是一个阳谋啊……”

    没错,冒险者协会这次走的就是一个阳谋!

    要知道,这对冒险者协会来说,只是一次评级活动。而此次仪式对暗影教会而言,又是意义重大。而冒险者协会又正好掐到了他们仪式的关键期。

    所以,即便他们知道了这是对他们的阳谋,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甚至还会抱有侥幸心理,让仪式继续下去。

    “……然后,就是我们温水煮青蛙,把握好度,他们就插翅难飞,也不能鱼死网破。”

    听着陈墨的描述,格雷勒斯不禁皱起了眉。这计划,听起来似乎是简单,但在实际操作上可是十分困难。尤其是那所谓“度”这一块,只要力稍微大了点,那就可能逼得对方直接暴走;而力度太小,没能破坏他们的仪式,酿成大祸,那这辛辛苦苦一场也是白搭。

    要是计划顺利还好,要是出现了意外,为了大局,冒险者协会这边怕是会直接暴力干涉,不顾后果。

    “看来,冒险者协会这是在赌啊。”格雷勒斯沉吟道。

    “是啊。所以,他们才会请我来。”陈墨一本正经地说道:“而现在我们来这里,就是想看能不能从这里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以获得更多的情报。”

    “原来如此。”格雷勒斯点了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们就继续吧。”

    “嗯,事不宜迟。”陈墨也点了点头。

    于是,两人又开始了对比尔森的探索。

    不过,事实上有一点陈墨还是选择了隐瞒,那就是:可不是所有的冒险者协会成员都知道这事,包括教廷那边,他们也没有通知。

    对于这场仪式,知情者也就只有那边的人,毕竟他们可是早早地就在调查了。而此时则是到了收网的时候了。于是,陈墨就接到了通知,也就是那封信。

    至于为什么带格雷勒斯来?

    我们可是兄弟啊,有难同当!

    ……

    “陈墨!你快来看!这是什么?!”

    正搜查着,格雷勒斯突然一声呼喊。

    陈墨听声,也急忙跑了过去:“怎么了?”

    然后,就看到在格雷勒斯的面前,正有着一滩血迹。

    而且这血迹似乎还是新鲜的?!

    “这是怎么回事?”陈墨上前,摸了摸这血迹,惊道:“这是人血?”

    “是的。”格雷勒斯点了点头。

    这就说明这附近有人,而且看情况似乎还受了伤。

    “格雷勒斯,你看。”

    这时,陈墨也有了新发现。

    就在离这摊血迹不远的地方,一把断裂的武器正落在那里。

    这似乎是一个长刀,但此刻却只剩下一半的刀片,刀柄那一半应该还在那人手中。

    “这裂痕,似乎是受到了重力打击而断裂。”格雷勒斯拿起了断刀,分析着。

    “也就是说,这人可能是遇上了苦战,力敌不能,此刻应该是身受重伤。”陈墨推测道。

    “嗯,有可能。”格雷勒斯点了点头:“而且看这血迹,这人受的伤似乎还挺重,应该跑不远……”

    说着,就朝着陈墨打了个眼神。

    意义明确:这人,可能就在这附近。

    然后,就见格雷勒斯突然起身,领域张开。

    只一瞬间,就探寻到了那人的位置。

    而陈墨也是极有默契地,一个闪身,就来到了那人的身后。

    此时那人正趴在一个隐蔽的草丛堆里。一身迷彩的服装,若是常人,一眼看下去,只怕什么也看不出。

    “朋友,你看起来伤势挺严重啊。”陈墨开口道。

    而那人则是一脸惊恐。

    他刚刚其实一直都在观察着陈墨和格雷勒斯两人,在格雷勒斯突然起身时,他就意识到了不妙。

    谁成想,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另一个人就瞬间消失不见,来到了自己的身后。

    冷汗,瞬间浸湿了后背。

    想着反抗,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也不知是因为伤势过重,还是对方的手段。

    “不要紧张,我们不是你的敌人。”格雷勒斯也来到了。

    “你…你们真的……不是…敌人?”那人艰难地开口道。

    “当然。”陈墨笑了笑,然后说:“如果我们是敌人,那你现在还有活吗?”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