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洛兰城的酒馆 > 第一卷:深渊仪式 第二十四章:出发
    是日,城郊

    格拉尼亚号正停泊于此,如同一只巨大的空中巨兽,匍匐在天际。

    如此庞大的身躯,却在高超的风元素法术的控制下,显得异常安静,只能听到一些微弱的“呼呼”声。

    而这,正得益于精灵族对魔法造诣上的结晶。

    而在格拉尼亚号下,则是站着一群人,他们都是这舰艇的舰员,为首的则是德利。此时,他们正在迎接参加评级考核的冒险者们登舰。

    ……

    在格拉尼亚号的东面,格雷勒斯正在为琳娜送行。就如同一个送儿女出远门的老父亲一样,开启了喋喋不休模式。

    “琳娜,虽然我已不再阻挠你了,但说句实话,我还是放心不下你。毕竟,虽然你的法术理论很充足,但你的实战经验还是太少,此去,还是要尽量避免冲突。”

    琳娜点了点头:“嗯。没事的,这些事情,上次店长已经跟我说过了。而且我也不是一个人行动,不是还有纳提拉和我一起嘛。”

    “唉,也许吧。不过,如果有意外发生,你一定要先确保自己的安全,然后去找考核官。我已经向那边打过招呼了,他们会照顾好你的。”格雷勒斯再次嘱咐道。

    “然后这水啊,野外的水可别乱喝,一定要先用净化魔法净化一遍。”

    “好。”

    “不要随随便便信任不认识的人,人心各种肚皮呢……”

    “我知道了。”

    “还有啊,如果遇上对你有意思的男生,别急着答应,一定要带回来让我先掌眼。”

    琳娜:???这都哪跟哪啊?

    “然后……”格雷勒斯还想说些什么。

    但琳娜已经是受不了了,朝着格雷勒斯,吼道:“行了!我都知道了!别说了!!”

    直接打断了格雷勒斯的话。

    格雷勒斯看着对着自己大吼的琳娜,也意识到了自己确实话有点多了,但……自己又有太多话想说了。

    而琳娜看着此时愣神的格雷勒斯,也意识到自己这样吼不对,毕竟格雷勒斯也是在担心自己。

    就凑上去,给了格雷勒斯一个拥抱,说道:“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然后,一个转身,就朝着格拉尼亚号的方向跑去了。

    由于此时已经到了分界区,格雷勒斯以无法再跟上去。看着琳娜不断远去的身影,格雷勒斯张了张嘴,最后,却只喊出了一句:“琳娜,多多保重!”

    在远处,琳娜似乎是听到了格雷勒斯的呼喊,回过头,朝着格雷勒斯的方向点了点头,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格拉尼亚号的舱门。

    而陈墨这边,则是简单了许多。

    只简单的交代了一下,要保护好琳娜。就送着纳提拉进了格拉尼亚号。

    并不是说陈墨对纳提拉就不关心了,只是,他选择相信纳提拉,相信纳提拉会做好一切的。可不是因为他在纳提拉身上耍了什么手脚。

    所以,在送完纳提拉上舰艇之后,陈墨就回到了酒馆。

    ……

    酒馆内

    “没想到,你也来了。”陈墨看着眼前这位老人,说道。

    “我孙女就要上路了,我怎么不能来。”老人笑了笑。

    没错,此时坐在陈墨面前的,就是阿怀特大主教。

    “确实……不过这段时间你的出场率太高了,我都以为你卸任了。”陈墨吐槽道。

    听着陈墨的调侃,阿怀特不禁笑了起来,自嘲道:“我倒是想卸任啊,可手底下的人不允许,前代大主教怕也是不愿意啊。”

    “哈哈哈。”

    听着这话,陈墨也跟着笑了起来。然后拿出一杯酒,说:“来喝点。”

    “好,那就喝点,顺便给我拿个小点的杯子。”

    “好。”

    接下来,就是沉默了。

    老人独自喝着酒,陈墨也不再去打扰,因为他知道,现在他的任何话都是多余的。

    要知道大主教这个职位,终究是要与孤独相伴,即便是自己的孙女要走了,自己也不能到场,就像当初克里斯的死,他也只能强收悲伤。

    因为他是大主教。

    而这,阿怀特内心也是早有准备。只是,当这份感受真正流入心里的时候,内心也还是会感到不适。即便是内心苦痛,也没有人能倾诉,也不能倾诉……

    酒,很快就喝完了,此行,对阿怀特来说,也到了结尾,他要回到神庭了。

    阿怀特重新戴上了兜帽。

    “老头子我就先回去了。”

    “慢走。”

    看着阿怀特离去的背影,陈墨突然开口,问道:“你难道就不去看看吗?”

    阿怀特一顿,然后摇了摇头,说:“这样,就足够了。”

    ……

    一会之后,格雷勒斯也来到了酒馆。点了两杯麦酒,话也不说地,就喝了起来。

    陈墨看着格雷勒斯这模样,便问道:“你这是怎么了?”

    而格雷勒斯则只是叹了口气,也不说话,继续喝着闷酒。

    “是因为琳娜吗?”陈墨又问道。

    这会,格雷勒斯终于是说话了。

    “是。”

    看着格雷勒斯这模样,陈墨不禁苦笑地摇了摇头。要知道当时琳娜来洛兰城时,他也是这个状态,现在琳娜走了,还是这个状态。

    这人啊,有的时候就是矫情。

    便调侃道:“你这么不舍,为什么不跟过去?”

    然后,就见格雷勒斯再次叹气,说:“我也想啊,但是怕琳娜不同意。”

    听着这话,陈墨不禁笑骂道:“你这家伙,这会又开始考虑琳娜的感受了。”

    而格雷勒斯则是撇了撇嘴,说:“你懂个啥。”

    看着格雷勒斯这反应,陈墨更是哭笑不得,便说:“行,我不懂,你继续。”

    就随格雷勒斯自己一个人喝着闷酒。

    “叮铃”

    这时,又有客人来了,来的是张伯。

    “张伯,挺早的啊,今天。”陈墨打着招呼。

    张伯也笑着回应,道:“我这不去看那些娃子去评级考核嘛。”

    一边说着,就找了个位置坐下了,回忆道:“想当初,我参加评价考核时,可没这待遇啊。”

    说完,又笑了笑:“不过现在这体系更完善了,也确实方便了不少啊。”

    “是啊,要知道以前,我们可是走着去的。这一路上,可危险多了。”

    说到点上,张伯也起了兴头:“哈哈哈,那个时候,我可是差点迷路了。”

    “迷路?那你还好,我当时可是遇上了魔兽,差点要了命。”陈墨笑道。

    “哈哈,那你可比我那个时候危险多啊。”张伯回道。

    “是啊,如果那个时候有舰艇接送就好多了,那一路可要安全得多啊。”

    说着,陈墨就看向了格雷勒斯,眼神中的意味明显:所以你当心个啥啊。

    而格雷勒斯则当做没看到,继续喝着酒。

    这一幕,张伯自然是看在眼里,就看向格雷勒斯,说:“这位先生,是家里有人,或者是有朋友今年去了评级考核吗?”

    面对张伯的询问,格雷勒斯也不好像对着陈墨一样摆脸了,就点了点头,说:“是的,我侄女。”

    “哈哈哈,原来如此。那应该是好事啊,为何要愁眉苦脸的?”张伯继续说道。

    陈墨替格雷勒斯回答道:“他啊,矫情呗。怕侄女在评级考核遇到危险。”一边说着,还一边摇头,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

    “这?……”张伯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在考核时,一些小磨小擦总会有的,但也不至于伤及性命吧。

    这时,陈墨又补充道:“刚才他还想跟过去来着。”

    格雷勒斯:???这不是你说的吗?

    然后就看到陈墨一个眼神:我就不信你没想过。

    格雷勒斯:……行

    “是嘛?”听着陈墨的话,张伯想了想,这跟随去,好像这样也不违规,便说:“如果这样的话,说不定可以啊。”

    到此,格雷勒斯终于是说话了,叹了口气,说出了自己的忧虑:“但被知道了的话,我就惨了。”

    张伯听此,笑了笑,说道:“那不被知道不就行了吗?”

    格雷勒斯苦笑:“不被知道,这谈何……”

    突然,格雷勒斯内心生出了一个想法,然后就猛得看向了陈墨。

    不被知道!那不就有了嘛!!

    就激动地跳了起来:“哈哈哈,我有办法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