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洛兰城的酒馆 > 第一卷:深渊仪式 第十九章:救赎
    酒馆内,格雷勒斯、阿怀特、琳娜三人齐坐一桌,互相大眼瞪着小眼。

    琳娜看着自己对面的阿怀特主教,问道:“爷爷,你怎么在这里?”

    阿怀特主教微微偏过头,装作没听到。

    然后,琳娜将眼神转向了格雷勒斯,又问:“你竟然不惊讶?!那你也是知道爷爷来了?”

    被琳娜这么看着,格雷勒斯也感到有些尴尬,就轻咳了几声。然后看向陈墨,打算求援。

    陈墨见此,也是明白,光他们几个在这里是没有办法开启话题的。

    就走到了几人面前,开口道:“我邀请几位来,是受纳提拉之托,来帮你们调解一下。”

    一旁的纳提拉???

    琳娜也是一脸狐疑。

    “咳咳,细节不要管,让我们开始吧。首先是琳娜发言。”说着,还给了琳娜一个鼓励的眼神。

    琳娜一脸懵逼,不过想起昨天纳提拉和自己说的话,还是开口了。

    “那我就明说了,我要去参加评级考核,争取早日提升到黄金级,然后去海克莫里斯,寻找海克莫里斯的传承。”

    说完之后,还小心翼翼地观察了一下格雷勒斯和阿怀特的表情。格雷勒斯是一脸不爽;而阿怀特脸上则是依旧挂着他那副标志性的微笑。

    “好,说得好!那这两位有什么意见吗?”

    格雷勒斯撇了撇嘴,说:“反正我是坚持反对的。”

    而阿怀特则是呵呵地笑着:“既然琳娜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那我就支持她吧。”

    然后,陈墨就看着格雷勒斯,问道:“你为什么不同意?”

    格雷勒斯回问道:“你们不是知道吗?”

    “可琳娜不知道!”陈墨立马回道。“你现在要告诉的,是她,琳娜!而不是我们!”

    格雷勒斯被吼得一愣一愣的。将眼神转向琳娜,却感觉一句话也说不出。

    此时,阿怀特开口了,说:“格雷勒斯,该说的,就说出来吧。这件事情,我们不能一直瞒着,于你,于琳娜,都不好。”

    格雷勒斯左右看了看,也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大叫道:“好家伙!说什么坦白会,原来你们这是设局诈我啊!”

    “好,我说就说!”

    然后,就在众人的逼迫下,硬着头皮开讲了。

    从进入丛林开始,到克里斯的死亡。

    再到格雷勒斯斩杀了那只小鬼。

    当时,格雷勒斯转过身,此时克拉正抱着克里斯的尸体。

    虽然格雷勒斯已经知道克里斯的气机以短,但内心还是不敢相信:“克里斯……还活着吗?”

    克拉摇了摇头,面露遗憾之色。

    得到答案之后,格雷勒斯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中的悲痛。然后开口道:“那就,送他去吧。”

    克拉点了点头,开始了超脱仪式。

    就如之前克里斯和那位盗贼所做的一样。在神圣帝国,凡是在战场上逝去的战士们,都应该在战场上得到解脱。尸体送归自然,灵魂凭依天门,去往神国超脱。

    最后,克里斯也在那圣光之下,化作自然能量飘散而去。

    见仪式结束,格雷勒斯也再次捡起来地上的大剑,他是小队的首领,不管内心如何悲痛,至少在表面上,他也得振作起来。

    “我们回去支援!”

    但格雷勒斯等人赶到时,伍德等人也早已遍体鳞伤。

    好在格雷勒斯等人及时杀死泽妖,深渊之气的影响消失,净化法阵再次生效。大批魔兽散去,只剩下与伍德等人正交战的几只。

    在格雷勒斯等人赶到之后,几人已经是遍体鳞伤,几只原本在全盛时期几个回合便可解决的魔兽,在此时,却只能苦苦支撑。

    而现在,格雷勒斯和克拉等人来了,在他们的帮助下,局势终于逆转,这几只魔兽也被很快得解决了。

    但伍德也因为体力不支,险些摔倒。好在格雷勒斯上前,将伍德扶住了。

    伍德看着格雷勒斯,语气显得有些虚弱:“幸好这些魔兽及时退去,你们又及时来援救,不然,我们可真的就撑不住了。”

    说完,就发现这个原本的三人此时却变成了两人,便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克里斯呢?”

    然后,就看到格雷勒斯露出了一脸悲伤的表情。

    伍德见此,也是触动,便安慰道:“逝者已逝,而且作为战士,能死在战场上,也是一种光荣。”

    格雷勒斯点了点头。原本悲伤的心情在伍德的安慰下,也是削弱了不少。

    那个时候,他也认为死亡是一种光荣之事。直到他们胜利回城之后……

    他们的战绩早以被游吟诗人唱诵,仅以三人死亡,四人受伤的代价,就攻克一个原本需要三千人精锐,需要一万士兵的区域,救下了数百万的领地居民。

    这是足以载入史册的一次战役。这也是为什么格雷勒斯在听到克里斯的提议之后,就直接行动了的原因。

    站马上,是格雷勒斯那威武的身姿,在群众的欢呼之下,缓缓走入帝都。

    然后,就是那从战场上凯旋归来的士兵。

    最后,才是那一块块铭牌,那是在战场上牺牲的勇士。

    回倒帝都之后,格雷勒斯接受了大主教和国王的接见,同时,也在全国人民的见证下,接受了国王的封赐。

    会后,格雷勒斯就去了找露比耶,也就是克里斯的妻子,他想去告诉露比耶,她的丈夫是一个英雄,他以为露比耶会因此感到安慰。

    但是,在真正看到露比耶之后,她却泪眼汪汪地看着自己,问道:“格雷勒斯大人,我的丈夫克里斯在哪?”

    格雷勒斯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脑中一片空白,什么话也说不出。

    然后,就看到露比耶痛哭着,朝着格雷勒斯嘶吼道::“你们都说他是英雄,可他只是我的丈夫!我女儿的父亲!!!我不要他是什么英雄,我只想他平安回来。”

    然后一把把格雷勒斯退出了房门。

    “我不想看到你!你给我走!”

    看着这一切,格雷勒斯突然就感觉到,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变得沉重,令自己喘不过气来。

    走出院子,格雷勒斯还回望了府宅一眼,却从窗户里,就看到了露比耶那充满着悲伤与怨恨的眼神。

    然后,他逃似的离开了这地方,离开了那双眼睛可看到的范围。

    去了教堂内,找到了大主教,也就是阿怀特,想问问情况。没想到,阿怀特大主教对此,也只是叹了口气,表示自己也无法解决。

    “可这种心情,到底是如何?”格雷勒斯的表情显得挣扎。

    阿怀特见此,内心也是不忍,就指着城中,那片属平民的地方,有一条街,说道:“如果你真想知道,那就那里去看看,那有条街。”

    于是,格雷勒斯就朝着那个方向过去了。

    在那里,他看到的不是像其它地方一样的欢声笑语,有的只是一片死寂。

    这不禁使格雷勒斯开始陷入自我怀疑之中。然后,他就拉着一位老人,向着他,问道:“我们不是打了胜战吗?为什么你们反而这么伤心?”

    没想到,那老人在看到格雷勒斯的贵族穿着之后,不仅没有像之前一样,给他行礼,而是狠狠地tui了一口痰,说道:“你们这些该死的贵族,就沉浸在自己的欢兴之中吧,因为你们无法体会到老而失子的心痛!”

    而这一骂,便把整条街的居民吸引而来。

    然后,格雷勒斯就看到,有妇人跪倒在地面上,大哭着祈求着格雷勒斯:“大人,把我的孩子还给我!他可是尚还成年啊,这个家没了他,以后可怎么办啊?”

    然后,就看到几个小孩跑了过来,抬着头看着格雷勒斯,问道:“科塔哥哥回来了吗?我们都很想他。可妈妈说,哥哥他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

    “还有我的丈夫,他回来了吗?他在哪?让我见见他……为什么?为什么只有你们回来?”

    开始时,格雷勒斯还能听到几个人说话,到了后面,就只剩下哭声,以及那些因悲伤而昏厥的老人们。

    那一刻,格雷勒斯呆住了。他没有想到会是这个样子。人们不应该在一起庆祝着胜利吗?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此刻,格雷勒斯对所谓:“战士的牺牲是一种荣耀”这个观点产生了怀疑。牺牲,真的是光荣的事吗?他们是去了神国了,那他的家人呢?

    要知道,在这些战士的背后,是一个又一个的家庭。牺牲,就是死了,就是有人失去父亲,有人失去儿子,有人失去丈夫。这意味着无数个家庭破碎,陷入悲伤。

    就像之前露比耶和他说的那样,他们不需要英雄,他只要他们的家人活着回来,即便他是个懦夫,只要他们能回来。

    这一刻,格雷勒斯的内心,变得比之前任何时候都要沉重。一种巨大的罪恶感向他袭来,那一张张死亡前的面庞出现在他脑海里,最后,定格在了克里斯的身上……

    然后,这位即便是面对数万深渊大军,也毫不怯色的神圣军团仲裁军军团长,再次跑了。

    向着那夜色,向着那……救赎!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