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洛兰城的酒馆 > 第一卷:深渊仪式 第十八章:抉择
    阿怀特走后,留下格雷勒斯独自站在原地,陈墨也在后面看着,也不去打扰,直到格雷勒斯离去。

    纳提拉看着这一切,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评价此事。

    乍一看,格雷勒斯是为了保护琳娜小姐,好像没有做错。但从阿怀特主教大人的角度来看,好像也没什么问题。

    于是便问陈墨,道:“店长,我感觉格雷勒斯大人也没有做错啊?”

    陈墨悠悠地喝了口茶,回道:“从格雷勒斯的角度来说,确实是没有做错,从我们的角度来说,这也是为了保护琳娜。但,从琳娜的角度呢?”

    没错,无论是以前的阿怀特,还是现在的格雷勒斯,都是只是从自己的角度来为琳娜思考。但琳娜总会长大的,她会有自己的想法,会有自己的要走的路。没有人可以一直干涉着某人。

    “琳娜的角度?”而纳提拉还是有些疑惑。琳娜的角度是什么样的角度?

    想着,就要整理格雷勒斯位置上的酒瓶。却被陈墨阻止了。

    “如果你想知道,那就别捡,再等会。”

    而就在纳提拉感到疑惑的时候。

    酒馆内的铃声响起了。纳提拉看去,发现是琳娜,她又回来了。

    一走进酒馆,琳娜就开口道:“店长,我还是觉得不对劲。”

    然后,她就看到了原本格雷勒斯所在的位置上,仅剩一个酒瓶和一杯没喝完的酒。

    便蹙着眉头,发现了不对劲。

    “店长,你果然在骗我。”

    陈墨也不隐瞒:“没错,我骗你了。”

    这时,琳娜才终于明白了不对劲在哪了。回想起格雷勒斯当时的神情,一切都能解释通了。

    便问道:“那…大叔是不是不想我去评级考核?”

    陈墨点了点头:“没错。”

    琳娜听到这回答后,神情似乎是彷徨了一下,问道 :“那……为什么他又帮我注册了冒险者身份,还教我怎么处理任务?”

    陈墨说道:“注册冒险者是阿怀特大主教的注意,至于为什么教你怎么处理任务,那只是一个误会。他一直以为你只是想体验一下就会回去的。”

    “那他为什么要给我讲那些冒险故事?还在我离家出走的时候来接应我?”

    “那是他在哄小孩,毕竟那个时候你只对这类事情感兴趣。至于为什么接应你?你怎么不想想,为什么每次没接应之后,不久,你就被大主教抓回去了?”

    “那…他不是……”

    琳娜又想说什么,却被陈墨打断了。

    “不要多想了,即便是有,那也只是误会。你曾经以为的一切,都是在阿怀特大主教和格雷勒斯的谎言之下,他们只告诉你,你父母是死在了深渊战争,却没有告诉你是怎么死的。”

    “他们从小就只教你治愈系法术,培养你治愈系法术的天赋,教你礼仪……这一切,只是为了让你远离纷争。给你讲的冒险故事,你有没有发现,那些人都没一个有好下场的……”

    “包括冒险者协会的事,他们早就向那边打了招呼,事实上,没有格雷勒斯和阿怀特主教的同意,你根本注册不了冒险者。”

    这一句句话,都化作一道道无情的刀痕,将过去的那些美好划烂。

    记忆涌现,那段时光。他教她魔法,给她讲着各种奇幻的冒险故事。在她悲伤时,安慰着她,在她高兴时,与她一起欢笑。就如同一个父亲一样。

    但现在却告诉她,这一切都是有目的。她生活在一个被编织出来的谎言之下。

    “为什么?”

    “因为他只是想保护你。”

    说完,陈墨突然走到了酒馆的大门前。猛得一拉,就看到,格雷勒斯正默默地站在门口。

    回来的,不仅是琳娜,还有格雷勒斯。

    “站在这听了这么久,感觉如何?”

    格雷勒斯干干地笑了笑:“琳娜……”

    回应的,却是琳娜那充斥着复杂情绪的表情,泪花在她的眼眶中打着转。

    一瞬间,格雷勒斯只感到,自己做的这一切是多么的失败。

    然后,就看到琳娜头也不回地,就冲了出去。

    “怎么,不去追吗?”

    格雷勒斯转身,刚迈出了第一步,却没能再迈出第二步。

    苦笑着摇着头,说道:“我没资格。”

    刚说完,就见纳提拉突然冲了出去。留下一句:“店长,我已经知道了!”

    然后就消失在了街道之中。

    格雷勒斯看着这身影,呆了呆,良久才回过神来:“没想到你还留了一手。”

    陈墨笑了笑,没有说话,就引着格雷勒斯走进了酒馆。

    坐下之后,陈墨倒上酒,问着格雷勒斯:“刚才的那些,你都看到了吧?”

    这里,陈墨指的是琳娜在

    格雷勒斯说:“看到了。没想到你小子下这么狠的棋。”又叹了口气,“你这样做了,那我可就难做了。”

    陈墨笑了笑:“要的就是你难做。”

    格雷勒斯喝了一口酒,说:“你们这是再逼我。”

    “我可没逼你。”陈墨两手一摊,表示自己无辜。

    格雷勒斯则是回了一个白眼。

    然后,就开始喝着酒。

    直到这瓶酒快被喝完了,格雷勒斯才又开口,道:“我……这是做错了吗?”

    陈墨回道:“你的本意没有错。”

    格雷勒斯感到有些糊涂:“怎么说?”

    “你的方法错了。随着琳娜的长大,谎言总会被击破。比起被她发现,不如自己戳破。”

    听完陈墨的回答,格雷勒斯陷入苦恼:“但我实在不忍心看着琳娜走上那样的道路。成为了冒险者,这意味着以后她要面对诸多危险。还有海克莫里斯……你知道那是个什么地方。”

    “选择权在你手中。”

    话毕,酒也喝完了。

    格雷勒斯与陈墨对视了一会,两人进行了一场无声分交流。

    最终,却是以格雷勒斯的败阵收场。

    扔下酒杯,格雷勒斯就站起了身,离开了酒馆。

    陈墨看着格雷勒斯这身影,叹了口气。回想起他与阿怀特主教密谋时,阿怀特主教所说的话。

    “克里斯的死,对格雷勒斯影响还是太大了,而他的死,在格雷勒斯看来,与自己关系重大。自己有至少三次机会让克里斯避免遭遇此事。”

    “于是,格雷勒斯就将克里斯的那一次牺牲,归结为自己的原因,然后陷入了深深的自责。”

    “所以,格雷勒斯对阿怀特的爱里,有着对自己的救赎。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将它打破,这既是为了琳娜,也是为了格雷勒斯。”

    想到这里,陈墨又叹了口气:“这可真是,难做啊……”

    ……

    时间拉回。

    纳提拉追了上去之后,就在寻找着琳娜的踪迹。

    最后,还是在一位穿着白袍的老人的指引下,才在一个小巷里找到了琳娜。

    此时的琳娜正蹲在墙角哭泣着。

    纳提拉悄悄走了过去,轻声喊道:“琳娜小姐?”

    听到纳提拉的声音,琳娜抬起头,从眼角的泪痕在眼光下格外的亮眼。

    这是纳提拉从来没有在琳娜身上见过的,在纳提拉印象中,琳娜应该是一直活泼开朗的女孩,仿佛哭这类情绪与她不存在任何交集。

    琳娜看着纳提拉,压下哭腔,说:“纳提拉?你来这里干什么?”

    纳提拉回道:“我来找你啊?”

    “你来找我?”琳娜有些疑惑。

    然后,就见纳提拉也蹲了下来,说:“琳娜小姐,我现在知道你是什么想法了!”

    琳娜:???

    纳提拉继续说道:“琳娜小姐是想去评级考核,然后再去海克莫里斯吧?”

    “你是怎么知道的?”

    纳提拉回道:“是店长告诉我的。”

    琳娜一头黑线。又想到陈墨刚才和自己所说的一切,回过神,突然发觉了不对劲。

    自己这是?被设局了?!

    然后,就听到纳提拉说:“既然你想做,那就去做吧!店长曾经说过,自己的道路自己走。”

    听到这话,琳娜撇了撇嘴,道:“你这小鬼,能懂个什么?都是店长在这说,你就是他的传话筒。”

    纳提拉连忙摇了摇头,说:“不是的,就像现在一样 我追上来找你,这是我自己的注意!不要看我还小,我可是什么都懂的!”

    看着纳提拉这幅憨样,琳娜不知怎的,突然笑出了声:“哈哈哈,你可真逗。”

    泪花也在笑声中逐渐散去。

    纳提拉见此,有些疑惑地摸了摸着头。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还是跟着笑了起来。

    琳娜招了招手,示意纳提拉过来,坐在自己身边。然后说出了自己的故事。

    “自我出生以来,我就没见过我的父亲。我的母亲也在我出生不久后,就离世了。所以我对他们的印象并不怎么深。”

    “我知道,自我懂事之后,是格雷勒斯大叔和阿怀特爷爷在陪着我。他们常和我说,我的父母是英雄。格雷勒斯大叔也给我讲了他们的事迹。”

    “于是,渐渐地,我就想,我的父母都是英雄,那我也要成为一个英雄!然后,我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格雷勒斯。但是没有告诉我爷爷,他那个死板的家伙,一定不会同意的。”

    “当我跟格雷勒斯大叔说过之后,他很高兴。然后就教我治愈法术,鼓励我要加油。还给我讲了海克莫里斯的故事。直到他离开帝都……”

    说到这里,琳娜突然现出了苦笑:“我现在才知道,原来格雷勒斯也和我爷爷一样,只是他们编制了一个谎言。海克莫里斯的故事不过是个误会,他们就只想着我能留在帝都而已。”

    纳提拉插了一句:“那些鼓励的话呢?”

    琳娜笑道:“那不过是为了拖住我,告诉我‘你还需要努力’‘你要加油’之类的。就像我每次离家出走,格雷勒斯都回来接我,然后第二天,爷爷就到了。”

    纳提拉思考着,然后说道:“他们也许在用他们的方法保护你。”

    “也许吧。但我想要的不是保护,我想要的是鼓励,是在我成为冒险者之后的鼓励,是我参加评级考核事给予的肯定!我不想成为笼子里的金丝雀!”越说到后面,琳娜的语气就变得越激烈,最后,彻底变成了吼叫。

    然后,眼神化作落寞:“可这些想法,都没能被他们理解,甚至于用谎言来阻止我。”

    纳提拉看着此刻的琳娜,从她眼中看到的,是一种失望,还有一丝丝迷茫。

    不知道怎的,纳提拉内心突然多出很多想说的话,不吐不快:“琳娜小姐,虽然我不知道你现在打算怎么做,但是,我想说,如果你有什么想法的话,那就说来吧!当着他们的面,好好谈谈!然后,就按照自己的想法,好好走下去!!”

    好好走下去吗?琳娜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纳提拉,吃惊于他为何能说出这样的话。失笑道:“没想到,现在竟然轮到你来安慰我了。”

    见此,纳提拉又站起身,伸出了自己的手,拉起琳娜,说:“走吧,让我们回去,我和店长都会帮助你的。”

    此刻,阴霾散去,琳娜脸上再次出现了笑容。

    “嗯,我们回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