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洛兰城的酒馆 > 第一卷:深渊仪式 第十七章:评级考核
    酒馆内,格雷勒斯正一个人喝着闷酒。

    “这几天,我又梦见克里斯了……”

    “那挺不好吗?你们曾经的那段快乐的日子。”

    “不,我梦见的是他死去的样子。”

    “呃……”

    然后,格雷勒斯就开始说着当时所发生的事。从进入丛林开始,到自己讲那深渊小鬼杀死。

    “……如果当初我能再谨慎一点!”

    这确实不是什么好的回忆。于是陈墨安慰道:“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我相信克里斯也不愿意看到你为他如此。”

    然后拿起一瓶酒,帮格雷勒斯倒上了。

    而格雷勒斯则是摇了摇头,说:“克里斯死前的表情,却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那是一种,胜利之后的喜悦;一种即将回家,即将见到自己女儿的幸福……结果,说破灭就破灭了。”

    想到这里,格雷勒斯抓着酒杯的手也暴起了青筋,可以看出,此时的格雷勒斯内心有多么悔恨。

    不过,别把杯子捏坏了就行。

    不知怎的,格雷勒斯突然想到了琳娜。

    “该死!我当初就不该听信了那死老头的话,做这个担保人,帮琳娜注册成为冒险者!”

    陈墨回道:“可即便你不去当这个担保人,琳娜总会想其它办法,比如找别人做担保人。”

    格雷勒斯一拍桌子,吼道:“他们敢?!要是这样,我就带人去把他们协会总部拆了!”

    “……桌子有什么错。”

    不过其实早在琳娜第二次离家出走,神庭那边就已经向冒险者协会发出消息:除了格雷勒斯,见谁都不能给琳娜注册冒险者身份。

    陈墨又说:“可是当个普普通通的黑铁级冒险者,也没事吧,最危险不过去郊区采点草药。等热度过了,说不定就回去了。”

    格雷勒斯摇着头,说:“你大概不知道琳娜为什么一定要成为冒险者。”

    听言,陈墨摆出了一副疑惑的样子,问道:“怎么?难道不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吗?”

    格雷勒斯叹了口气,说:“她是想去海克莫里斯遗迹。”

    海克莫里斯?!!

    一听到这个名字,陈墨就立马想到了一个人,那位传奇主教,也是神圣帝国历史上第一位女主教——莫拉薇亚娜·肯达雅!

    便下意识地说出了:“莫拉薇亚娜·肯达雅!。”

    传说在海克莫里斯遗迹里,有一份古老的传承,是白银时期的一位半神祭司留下的。它突破了治愈类法术的局限,赋予了治愈类法术以杀伤力。其破坏力甚至比一般攻击法术还大。

    而传闻莫拉薇亚娜就是因为这份机缘,获得了这份传承,才由原来的纯牧师变成了狂暴牧师。

    一人一法杖,一个大治愈术,杀得深渊军队离散而逃,直接扭转了第三次深渊战争的局势。

    陈墨不禁惊叹:“没想到,琳娜竟然也是一个有野心的人啊,哈哈。”

    格雷勒斯看着陈墨这浮夸表情,狐疑地看着陈墨:“怎么感觉你在演我?”

    “没有,你想多了。”

    格雷勒斯还是有些不相信。

    陈墨赶紧拉起话题:“那这和琳娜有什么关系?”

    格雷勒斯叹气道:“而琳娜恰好又是那种只对治愈类法术有天赋的人。喂,你不会是在转移话题吧?”

    陈墨直接无视了格雷勒斯后面那句,笑着说道:“哈哈哈,不用担心,要知道海克莫里斯可是属于重危型遗迹,只有黄金阶以上的,且具有较好任务完成率的冒险者才能进入。”

    “嗯…嗯?”

    格雷勒斯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觉得哪里不对,然后就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陈墨,说着:“你小子该不会是收了那老头什么好处吧?怎么老跟我唱反调?搁这儿忽悠我呢?”

    陈墨连忙摆手:“怎么会呢?你当我是什么人!”

    “切。”格雷勒斯露出了一副鄙夷的表情,显然是不信。然后就不在说话,只是一个人喝着闷酒。

    不过也确实,反正按冒险者协会的惯例,要想从黑铁级做任务成为黄金级,那至少得过个一二十年。而这还只是理论上,事实中有些人一辈子都上不去。

    更不要说还有一个“任务完成率高”的条件。

    而就在格雷勒斯这么想着的时候。

    “叮铃”

    酒馆的铃声响起。

    只见琳娜正兴冲冲地喊道:“大叔!店长!好消息!我成功被选中冒险者协会评级考核了!”

    格雷勒斯:??!

    糟糕!把这茬给忘了!

    ……

    评级考核,即冒险者协会为了加速晋级,提高等级制效率而设的考核。凡是通过了考核的,都有资格获得冒险者协会的重新评级资格,一般情况下,最低都是晋一级。

    据说,这是为了减轻真正的黑铁级冒险者的压力,同时让那些真正有实力的冒险者,不至于在练级上浪费了时间,同时,也能提高协会对冒险者资源的利用率。

    当然,也有人说是为了讨好那些大势力、大人物。

    因为在一般情况下,大部分普通冒险者是没有资格参加的。能被选上的,一般都是一些大势力的精英子弟,或是一些被高级冒险者做担保人的冒险者。

    但对于这事,就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

    视线回到酒馆,琳娜正一脸激动地向着格雷勒斯和陈墨汇报着此事。

    “我当时听到这个消息,可是激动极了!”

    格雷勒斯见大事不妙,就要开口阻止,却突然发现自己根本开不了口,便瞪着眼睛,看向陈墨。

    臭小子!你还说没收那老头好处!

    而陈墨则是保持着一脸笑意,说:“那真是要恭喜琳娜小姐了。”

    格雷勒斯:唔——!

    琳娜:?

    “大叔这是怎么了?”

    陈墨回答道:“他这是高兴坏了,一时说不出话。”

    格雷勒斯:唔唔唔!!!

    琳娜一脸疑惑:“是吗?”

    陈墨连忙点头,笑着说:“那可不是嘛!”

    然后,就指着格雷勒斯面前的酒杯,说道:“要不要来一杯?”

    看着这酒,琳娜立马想起那天晚上自己醉酒后的丑态,有些尴尬,便拒绝道:“呃……哈哈,不了不了,我这边还有个任务要做,就先走了,再见!”

    然后就急匆匆地跑了。

    待琳娜走远,陈墨也就放开了对格雷勒斯的禁锢。

    结果禁锢一开,格雷勒斯立马破口大骂:“这该死的冒险者协会!我要去砸了他们的总部!我这就去”

    然后又指着陈墨,说:“你的账下次再算!”说完,就要起身离去。

    而陈墨则是淡淡地说道:“没用的,你阻止不了。”

    听言,格雷勒斯脚步一顿,但也就一顿,就拉开门,走了出去。

    却没想到,一出门,又被一位白袍老人挡住了去路。

    看着眼前这人,格雷勒斯有些惊愕:“大主教?”

    阿怀特脱下兜帽,露出了面容:“没错,是我。”

    “评级考核,是你授意的吧?”格雷勒斯问道。“合着你们俩就是在演我?”

    阿怀特点了点头,说:“是的。”

    听到这个回答,格雷勒斯暴起,一把揪住了阿怀特的领子,冲着他吼道:“那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海克莫里斯!即便是莫拉薇亚娜·肯达雅大主教在那个时候都是差点丧命!那个地方的危险性,别跟我说你不知道!”

    阿怀特回答道:“这些我都知道。”

    知道?格雷勒斯气笑了:“你既然知道?那你怎么还让她去?!!”

    阿怀特推开了格雷勒斯,整了整自己的衣领,说道:“雏鸟总是要离巢的,格雷勒斯,你应该知道,一味地干预是不行的,有的时候,我们必须选择放手。”

    格雷勒斯怒道:“这不是理由!”

    阿怀特则反问道:“那你又想怎么做?继续阻止?那下次,下下次呢?你能阻止多久?”

    格雷勒斯想要反驳,但张开嘴,却发现什么话也说不出了。

    回想到琳娜来到洛兰城之后的一切,内心原本坚定的选择在此刻也发生了动摇。

    见格雷勒斯如此,阿怀特也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便不再与他争辩,转身就离去了。

    留下一句:“我这次来,只是来告诉你,琳娜已经长大了,我知道你在忧虑什么。现在我将选择权交给你,是继续阻止还是让她选择自己的道路,都由你。”

    话毕,阿怀特的身影也彻底消失不见了。留下格雷勒斯站着原地,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