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洛兰城的酒馆 > 第一卷:深渊仪式 第十五章:新品
    那小鬼看着格雷勒斯,咧嘴笑着,说道:“你杀了我……又如何?”

    说完,就化作了一团黑气,消失在了格雷勒斯眼前。

    格雷勒斯呆立在地,那持剑的手也不自觉地松开了,大剑重重地落在沼泽地上,陷进土里。

    身后,是克拉,她正抱着克里斯的尸体,陷入沉默。

    一股悲痛感袭来,压得格雷勒斯有些喘不过气。

    而就在这时,一道声音突然闯入,这……有人在叫自己!是谁?!

    “大叔…大叔!大叔!”

    这是……琳娜!

    此时,原本的沼泽地也开始变得虚幻,才发觉,这不过是一场梦。

    而琳娜的声音也再次响起,而这次,则是变得清晰了许多了。

    “大叔,醒醒!别睡了。”

    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了阳台上。摸了摸有些发沉的脑袋,梦中的一切如历历在目。内心也有一种说不出沉重感。

    因为这虽然是梦,却是真实发生过的事。

    “大叔,你怎么睡在阳台上啊?快起来,会着凉的。”

    “哦,好的。”

    格雷勒斯似乎也觉得有些不舒服了,便起了身。

    又活动了一下自己略显僵硬身体,才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却看到琳娜正用一种滑稽的眼神看着自己,并说着:“都快到中午了。不过,没想到大叔你酒量这么差,既然就这么睡在阳台上了,哈哈。”

    格雷勒斯:???你不对劲啊?

    不知怎的,被琳娜这么一激,格雷勒斯那原本有些沉重的心情一下子便消了大半,再看看琳娜现在那欠揍的表情,甚至还有些恼怒。

    (▼皿▼#) 臭妮子!你还好意思说我?不看看你自己?要不是我把你背回来,你就睡大街吧!

    不过,就在这句话即将出口的时候,却还是被格雷勒斯硬生生憋回去了 。

    “忍住,我要忍住,她还小,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然后就一把推开琳娜,也不再搭理她,而是直接跑进卫生间开始洗漱。

    毕竟一会儿自己还得值班呢,现在这幅样子实在是有些邋遢了。

    而在琳娜眼里,格雷勒斯就像是在耍小脾气,感叹道:“没想到堂堂前仲裁军军团长竟然还有起床气?!”

    格雷勒斯:“……”

    ……

    酒馆内

    陈墨正如往常一样,一边接待着客人,一边研究着“可乐”的制作方法。

    尤其到了现在关键时期,陈墨是又激动又慌张。那种记忆中的味道与口感,将在自己手中用异界的材料重现!

    所以,每到灵感迸发之时,陈墨都不会放过。而一旦进入实验状态,就会不自觉地陷入狂热,也不去处理店里的生意了。

    这时就要拜托纳提拉忙碌一点了。

    但,这可不代表陈墨对酒馆里的事就一点也不管了……

    那群散发着恶臭的“老鼠”们,即便是陈墨不看他们,远远的也能闻着味儿。他们可是洛兰城出了名的“拿了钱什么事都干得出”的主。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些人应该都是蒙塔派来的。应该是要盯着纳提拉,想找机会下手。

    但奈何纳提拉又一直在自己这里,自从发现这些老鼠,陈墨也就不让他出去了。

    蒙塔那边自然也不敢动手,就只能像现在这样,派人在这干看着,而且还不能派自己的人,只能派这些“老鼠”。

    想到这里,陈墨不由得笑出了声,只能说蒙塔这家伙,本来还以为他是个枭雄,看来还是有些高估他了,不过是个投机之辈罢了。

    “叮铃”

    “哈哈哈,我今天又来了!”

    熟悉的声音?陈墨不禁看去。那显眼的红色长袍,原来是张伯,便打招呼道:“欢迎光临,张伯。”

    那张伯哈哈一笑,然后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说着:“本来今天我是要去护送商队的,但是听说比尔森山脉那里的魔兽潮变得更频繁了,所以临时改了路线。我就不用去了!”

    比尔森山脉?

    陈墨想到了自己今天早上看的报纸似乎有这个消息,说是因为此事,索拉联国与神圣帝国的商贸活动大大受限,以至于贸易规模直接降低了三分之一,逼至两国直接联合派兵去了镇压。

    但现在怎么还没解决?便问:“那边不是派了军队过去吗?”

    张伯则是摇了摇头,说:“派是派了,只是这兽潮像是没完没了一样,频繁出现。以至于现在军队都将那条商线封锁了。”

    陈墨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一时没想明白:“这兽潮又不是   怎么会如此频繁?”

    张伯左右看了看,然后示意陈墨靠近自己,贴着陈墨的耳朵,悄悄说道:“听说是因为深渊……”

    点到为止,张伯对陈墨打了个眼神。陈墨也是会意,如果真是与深渊有关,那可就不是小事了,哪怕它只是个谣言,也是如此。

    陈墨:“应该不会吧?”

    毕竟距离深渊清理都已经过去十多年了。而这十多年也确实没有再爆发深渊之气。

    张伯点了点头,说:“我也希望这真是谣言。唉,不说了,上酒吧。”

    “今天打算来几杯?”

    只见张伯笑眯眯地伸出了三根手指,“三杯。然后再来点顺酒小菜,要辣的。”

    看着张伯这副模样,陈墨不禁笑出了声:“哈哈哈,好的,请稍等。”

    而张伯也不闲着,一边等着,一边还唱起了小调。

    “夜将起兮,风云惊;暮光终去,夜城来…三方定兮,堪舆变;终来新起,必有时……”

    很快,陈墨就将酒调好,还盛了一碟酒鬼辣椒酥,给端在了桌上。

    这一靠近,也听到了张伯唱的小调,觉得挺有意思,便问道:“张伯,你这调哪学的?还怪好听的。”

    张伯笑了笑:“哈哈哈,就在这街上,听几个小孩游戏时唱的,感觉挺有意思,就记了下来。”

    说完,便开始喝起了自己的酒,又继续着刚才唱的小调,不过这次却变成哼的了。

    而陈墨则是回到了调酒台,又继续自己的研究。

    时间就在这过程中飞快流逝。

    张伯在喝完酒之后,留下钱,便慢悠悠地离开了,说是要去街边散散步。

    不过根据陈墨对他的了解,大概率又是要去哪里与老相好幽会了。

    ……

    时来到暮时,太阳也垂落至地平线上。

    而陈墨的研究也快到尾声了,手中冒着细密气泡的黑褐色液体,无论是在口感上还是在味道上,都与家乡的“可乐”极其相似了。

    这时,酒馆的铃声响起,是格雷勒斯,依旧是那个老位置。

    “哟,下班了?”

    格雷勒斯点了点头,然后说道:“给我来一杯麦酒。”

    而陈墨则是表示拒绝。

    格雷勒斯:?

    只见陈墨直接将自己新研发出来的“可乐”倒在了酒杯里,然后递给了格雷勒斯。

    格雷勒斯看着眼前这杯莫名的黑褐色液体,表情奇怪:“你小子该不会把我当实验小白鼠了吧?”

    陈墨赶紧打了个哈哈,说道:“怎么会呢?这可是好东西,快尝尝?来,先试一点点也行……”

    在陈墨的极力怂恿下,格雷勒斯将信将疑地举起了杯子,先是打量了一些这莫名的液体,又闻了闻,才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

    一瞬间,那种汽水的刺激感在口腔中爆炸,咽下之后,再打了个嗝。这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的满足感,一下子便震撼了格雷勒斯的心灵。

    耐不住地,格雷勒斯又连喝了几口,更是觉得神清气爽了不少。便问道:“你这是什么酒?这么烈,又感觉不到酒精味。”

    陈墨咧嘴笑了笑,回答道:“这个不是酒,这个叫做‘可乐’,你可是除外之外,第一个尝试过这个的。”

    格雷勒斯砸了咂嘴:“可乐?还怪好听的。”然后又伸出手,看着陈墨,“可以续杯吗?”

    陈墨回道:“不能,就做了那么点。还要给纳提拉喝点。”然后就招呼那正在打扫角落的纳提拉过来。

    “给,尝尝。”

    纳提拉接过陈墨递给自己的可乐,看着这黑褐色液体,问出了和格雷勒斯同样的问题。

    “这是什么?”

    陈墨笑着,说:“你喝了就知道了。”

    一口下肚,瞬间爆炸!直接将纳提拉震惊地说不上话。

    “这…这……这是?!”

    看着纳提拉这表情,陈墨更是得意了不少。

    “怎么样?好喝吧?”

    纳提拉连忙点头,然后又连续喝了几口。

    看着这俩人的表现都是如此,陈墨也是欣慰的笑了。没想到这玩意还真就被自己给硬整出来了,顿时,一股自豪感便油然而生。

    然后拿出了杯子,将最后的可乐倒了进。忙活啦半天,也该自己试试劳动成果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