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洛兰城的酒馆 > 第十章:阿怀特·拉特斯
    “叮铃”

    刚开店,酒馆内就有了一名客人。

    “没想到啊。”

    “嗯,没想到。”

    此时,陈墨正与面前的这位穿着黑色斗篷的老人对视着。

    “阿怀特·拉特斯冕下,您这么长时间不在帝都真的没问题吗?”

    “……”

    没错。此时,坐在陈墨面前的,就是现任神圣帝国帝都神庭的大主教——阿怀特·拉特斯!也是琳娜的爷爷。

    “不担心,反正帝都那边有怀特主教在。”

    怀特?陈墨不禁想起了那个浓眉大眼,但讲起话来却是斯斯文文的大汉。

    喝了一口酒,阿怀特继续说道:“他会处理好所有的事务的,我相信他。”

    “所以……你就把大主教代理权都交给了他?”陈墨看着阿怀特,神情有些复杂,这老头,可是出了名的喜欢乱来。

    “嗯。”阿怀特也是毫不讳忌,果断地承认了。“因为有些事情没这个权限他处理不了。”

    “这……你心可真大。”

    因为在神圣帝国的教廷中,大主教便是除国王外,权力最大的职位。几乎管理着整个神圣帝国所有的教廷事务,同时也拥有着整个教廷最高的军事指挥权。

    到了这个等级,可以说其一言一行,都将会影响到整个帝国的国运。

    “放心吧,既然我敢跳班,那我肯定是做好了了相应准备的。而且,今天下午我就会回去了。”

    “难道你就不怕你一回去,大主教的位置就易主了?”陈墨不禁调侃道。

    听到陈墨的调侃,阿怀特不禁大笑了起来:“如果真的如此,那不正合了老头子我的心愿嘛,哈哈哈哈。”

    这句话虽然看起来是开玩笑,但是如果真的发生了,说不定这老头还真就能笑出声来。

    “如果没猜错的话,前段时间你就来过酒馆了吧。”陈墨突然说道。

    “你是怎知道的?”阿怀特有些惊讶。

    “我酒馆里的客人我大都都是比较熟悉的。而且,只根据你的声音,还有你身上那股神庭特有的气息。也能猜出来。不过当时琳娜也在,我也就懒得说破你而已。”

    听到陈墨的解释,阿怀特也是感到有些尴尬,还以为那次自己混过去了,结果却只是当了一次猴了。

    “哈哈,老头子我当时也是糊涂了,只用了易容,却忘了把声线也改一下。”

    “所以你就临时挤着嗓子试图把我当傻子?”

    “……”随你怎么说吧。

    不过这里倒不是真的把陈墨当傻子了,只是阿怀特也没想到陈墨的观察能力有这么强,若是放在一般人面前,还真就看不出破绽了。

    “既然如此,那琳娜说的那些……你也都听到了吧。”

    阿怀特点了点头:“是啊,听得清清楚楚。”。

    停顿了一会之后,抬起头,看向陈墨,问道:“唉,你说,我是不是做错了?”。

    “你想要什么样的回答。”

    “就……真实的回答。”说着,还向着陈墨做了个手势,意思是:不用理会我的感受。

    “你该知道,人是会长大的。你无法一直干涉她,这也不叫保护……。而且,你了解过琳娜吗?”

    可谓是灵魂发问。此话一出,现场就陷入了沉默。

    在这一刻,阿怀特不再是那个权倾帝国的大主教,只是一个为孙女操着心的普通的老人而已。

    良久,阿怀特终于开口。

    老人自嘲地笑了笑,“也不怕你笑话,这么多年,我还是第一次完完整整地听她讲自己的感受。我不知道她原来这么不喜欢学教典,这么不喜欢学宫廷礼仪,这么……不喜欢我为她安排的一切。”

    说完,阿怀特不禁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看着陈墨,问道:“你说,我该怎么做?”

    “这句话,难道不是去应该问琳娜吗?”

    听到陈墨的回答,阿怀特突然笑了起来,笑得有些释然。其实,他的内心早就有了答案。

    “好,那就让她随自己的选择怎么走吧。”

    然后一口喝掉了杯中的酒,起身就离开了酒馆。

    只不过在临走时,阿怀特还说了一句:“你这酒,淡了点,水放多了。”

    惹得陈墨不由得喷了一句:“这个糟老头子……”

    不过在看到桌子上的两枚银币后,又改口。

    “真是可爱得紧啊。”

    收好钱,陈墨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此刻已经是到了了。按道理,纳提拉也该回来了。

    “叮铃”

    果然。这边想着,纳提拉就回到了酒馆。

    “店长,你要的香料都买好了,不过辛粉好像还差了点,香料店的老板说是辛粉因为某些原因供应不足,所以就只买了这些。一共是六银币余十五铜币。”

    “嗯,好的,把这些都放到食柜里吧。”

    这个时候,或许就有人要问了。让纳提拉出去怎么没事吗?

    这得感谢蒙塔了。得益于昨晚蒙塔的亲自到来,使得陈墨能将自己的祝福完美送达。也就省了陈墨不少事。

    所以,即便是纳提拉出现在了街道上,甚至于站蒙塔的面前,蒙塔也不敢派手下为难。

    至少在短时间内他还是不敢乱来的。但……也只是“短时间”而已。蒙塔到底还是一个“枭雄”啊。那么,如果这段时间过去了,纳提拉的命运又该如何?

    想到这里,陈墨不禁看向了纳提拉,陷入了沉思。

    “店长,怎么了?”

    见陈墨一直在看着自己,纳提拉有些奇怪地问道。

    这一问,也把陈墨从思考中拉了回来。

    “呃……,没什么。只是想告诉你,如果感觉饿了的话,锅里有吃的,等下吃点。”

    “嗯,好的。”然后又继续投入到了工作中。

    算了,就让这一切,都交给命运吧。

    ……

    “叮铃”

    一道倩影闪过,转眼就跑到了陈墨面前。

    “嗯?是琳娜啊,今天为什么这么早。”

    “嘿嘿嘿,今天是格雷勒斯答应的,带我去冒险者协会办理冒险者证明的日子。”琳娜有些激动地回答道。

    尤其在说到“办理冒险者证明”这句的时候,更是能感觉到琳娜内心的激动。

    这…多年的愿望终于要实现了。

    但扫了一圈,却没有看到格雷勒斯。便问:“那格雷勒斯现在人呢?莫非是又放你鸽子了?”

    “emm……他说了会在酒馆等我来着。”

    被陈墨一问,琳娜也觉得有些奇怪,因为按约定的,格雷勒斯应该是要先到酒馆的?

    而就在这时,门外就想起了格雷勒斯的声音。

    “陈墨,你小子别胡乱诬陷人啊!”

    嗯?还真就来了?

    不过当陈墨看到格雷勒斯脸上的伤口的时候,就瞬间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虽然不说破,那极具调侃意味的眼神却是暴露了一切。

    看着陈墨这一脸贱样,格雷勒斯就知道,这小子大概是猜出了什么,内心也是狠骂了陈墨一句。

    不过表面却还是不动声色。只是径直走向琳娜,说:“走吧,琳娜,事不宜迟。”

    “嗯!”琳娜也是激动地点了点头。

    然后,便急匆匆地拉着琳娜出去了。

    ……

    直到下午,格雷勒斯才回到酒馆,此时琳娜也不在。

    格雷勒斯也懒得装了,几个迈步便走到陈墨面前,拽着陈墨的领口,贴着陈墨的脸,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小子,是不是和大主教说了什么?!”

    一旁的纳提拉见此,也是一脸懵逼。

    而陈墨则是两手一摊,表示与自己无关,并说道:“我可没说什么,可能大主教早就想打你了。”

    然后就是“嗡——”一声。

    格雷勒斯手上抓着的陈墨就变成了一只布偶。而陈墨则是出现在了格雷勒斯的身后。

    一边整理着自己的领子,一边说道:“不过大主教今天早上却是来了酒馆。”

    “哼!”(▼皿▼#) 那你还说与你无关!

    时间回到今天上午——

    本来,格雷勒斯确实是想放琳娜的鸽子的。但是,在路上,却突然看到了阿怀特·拉特斯大主教。一声不吭,就先把格雷勒斯打了一顿。

    然后才说:“既然琳娜想去,那就让她去吧。”

    说完,就一个瞬身,消失不见了。

    只留下一脸懵逼的格雷勒斯站在原地。

    回到酒馆——

    格雷勒斯正一脸委屈得跟陈墨倾诉着。

    “你说说,叫我稳住琳娜,别让她去冒险者协会的是他。现在突然出现,把我打了一顿,又让我随琳娜愿的也在他!我这是糟的什么罪啊?”

    说完,就又喝了一口闷酒,表情也变得愈发难受。真正诠释了什么叫做“苦酒入喉心作痛”。

    “唉~你说,大主教为什么突然又同意琳娜当冒险者了?”

    “这……大主教的想法,怎是我等可以随意揣测的呢?”

    “我呸!你少在这里给我装糊涂!”

    …糊涂的,难道不是你们吗?

    “可琳娜到底还是走上了这条路啊……你说,我是不是应该坚持一下。”

    见此,陈墨也是反问道:“可是,你今天不是还是带她去了嘛?冒险者协会。”

    格雷勒斯苦笑道:“是啊,担保人还是填的我的名字呢。”

    说完,又给自己灌了一口,热辣的酒顺着喉咙进入腹中,与浓郁的酒香一起回上来的,还有一段回忆,与琳娜父母相关的……

    “陈墨,你说……如果当初那项任务……是我去的,那……”说到一半,格雷勒斯又停下了,苦笑着摇了摇头。“唉,你说我这人,年龄越大,也变得多愁善感了。”

    然后就不再说话,只是安静地喝着酒。直到酒杯见底,就扔下酒钱离开了。

    看着格雷勒斯这副模样,陈墨自然是知道他在想什么。而这件事,也是格雷勒斯至今都无法解开的一个心结。

    此刻,怕是意醉胜过酒醉吧。

    一旁的纳提拉也感觉到格雷勒斯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不过见陈墨也没说什么,也就不再多问,不过内心深处,却也是种下了一颗“好奇”的种子。

    待到种子生根发芽的时候,或许也就是心结解开之时……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