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洛兰城的酒馆 > 第九章:蒙塔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自纳提拉熟悉了酒馆内的主要业务之后,陈墨就变得懒惰了许多。

    “纳提拉,那里打扫一下。”

    “嗯。”

    “纳提拉,这边打扫一下。”

    “好。”

    在一旁喝着果汁的琳娜都有些看不下去了。

    “店长,你这是在压榨童工啊。”

    陈墨头也不回,说道:“我的酒馆不养闲人。”

    “……。”

    话虽如此,但看纳提拉却是没有任何怨言。听到琳娜自己说话,也只是笑了笑,说:“没事的,这些都是些小活,而且……店长对我也很照顾。”

    说完,又继续着自己手中的活。

    “呃……。”

    我可是在帮你说话啊,喂!

    不过确实,照纳提拉目前的状态,忙碌一点也挺好。唉,只是要便宜某黑心店长了……。想着,不由得瞥了一眼那不知在忙碌着什么的陈墨。

    “叮铃”

    酒馆有客人来了。

    “欢迎光临。”

    来的是格雷勒斯,此时他正穿着卫队服,想必是想跑这里来偷懒。

    “嗯?琳娜,你也这里啊。”

    见到是格雷勒斯,琳娜的脸色变得有些不悦。

    “是啊,因为某个无良队长,导致我无事可做,当然只能在这里打发时间咯。”

    “……。”这射影也太明显了吧?便解释道:“你也知道,现在这洛兰城可不太平。”

    见琳娜还是不为所动,格雷勒斯又继续说道:“你也知道,大主教吩咐过我的,要保护你的安全……。”

    见格雷勒斯又想打太极把自己糊弄过去,琳娜就更感到气愤。

    “可现在都过去十天了!就一点改善都没有?而且你可太小看我了!我好歹也是个三阶法师啊!”

    “可现在,城内还不太安全。”格雷勒斯又打算打太极了。

    “我呸!”逼得琳娜直接粗口。

    事实上,那事在经过这段时间的处理之后,所造成的影响已经被遏制到最小了。到底是管理着一座特殊城市的卫队,这项能力还是有点。

    只是格雷勒斯不想琳娜再继续下去,本来让她当卫兵也只是权宜之计。

    陈墨见此,内心也是有些幸灾乐祸,随即便添了把火,说道:“格雷勒斯啊,你可不要随便欺负琳娜什么不懂,她现在也是酒馆里的八卦小能手了,她现在可是什么都知道了。”

    喂!不带这样的吧?!

    “既然如此,那……那就明天吧。”见自己已经不能再忽悠了,格雷勒斯也只能选择妥协。

    “不!这次我不要当卫兵了,我要去办注册冒险者,你要帮我,不然我就告诉爷爷,你值班期间偷懒,而且还喝酒!”

    “你!”见琳娜还想打蛇上棍,还威胁自己,好家伙,曾经那个单纯的孩子去哪了?

    于是有把眼神转向陈墨:是不是你小子给带坏的?眼神中满是责问。

    “别看我,和我没啥关系。”陈墨感觉解释。

    格雷勒斯可是一点也不相信。

    “而且我听说了,过段时间就是冒险者协会评级考核,这是一个良机!”琳娜又说道。

    嗯?!!

    格雷勒斯再次感到惊讶,这妮子怎么什么都知道啊?于是又瞪向了陈墨。

    喂喂,真不是我啊。

    “我可跟你说啊,这次你别想糊弄我了!”

    “好,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格雷勒斯口头上答应了,琳娜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要是敢反悔,我就把你的罪状全~部都抖出去!”

    说着,还露出凶恶的颜色,仿佛在说:如果你敢糊弄我,那后果自负!

    ……

    此时,夜色也渐渐挂上天幕。酒馆内的客人也渐渐变多了。

    “叮铃”

    一位身穿红色长袍的老人走进了酒馆。面露笑容,道:“陈墨,好久不见啊。”

    “嗯?张伯?!”

    “哈哈,又是这个称呼。”听到这熟悉的叫法,老人也是呵呵地笑了起来。

    这位被陈墨称为张伯的是洛兰城内一个大商会的供奉。本名叫张德纳,因为这名字与陈墨家乡的命名法有些相似,所以陈墨也就习惯性的称呼他为“张伯”了。

    “这段时间都不见你身影啊,是出外地了吗?”陈墨问道。

    张德纳点了点头,说:“嗯,这次是护送商队去了索拉联国,路途中发生了点意外,所以耽误了一段时间。”

    “怎么了?没出什么意外吧?”

    “没事,只是在比尔森山脉那里遇上了兽潮,所以停留了一会。好在这次魔兽潮规模较小,不然,我可没那么容易回来了。”

    “原来如此……。”

    比尔森山脉作为神圣帝国与索拉联国的分界线,同时,也与加纳之森相接,这就导致该地成为了一个兽潮多发的地方。

    长期如此,在这块区域的人也逐渐总结出兽潮发生的规律以及许多应对的方法。

    而每次将要发生兽潮,地方卫队都会提前发出通告,提醒往来商队改道。所以,虽然会有兽潮,但每次造成的损失都能得到控制。

    “为什么这次兽潮你们没有改道?”陈墨问道。

    张纳德摇了摇头:“不知道,领队也是没接到任何的通知。这次兽潮来得挺突然的。听说也有商队正面遭遇了兽潮,损失惨重,好在我们还没出城。”

    “没事就好,也算是安全归来了。”

    “所以这也算是一种幸运吧。”张纳德笑了笑。

    “那是不是得庆祝一下?比如……你最爱的龙舌酒。”陈墨回道

    “那是!嘿嘿——”说到喝酒,老头也是憨憨地笑出了声,“你这龙舌酒我可是馋了很久了,这次我可是一定要狠狠喝上几杯!”

    “嗯,这第一杯,就当时我请你的,祝贺你安全归来。”说着,就倒了一杯酒,然后又拿出了一碟水花豆,放在了张纳德面前。

    “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话虽是这么说,可在行动上却已经是开喝了。

    见张纳德这副模样,陈墨也是感到苦笑不得,真是一个嗜酒如命的人。

    不过,来这酒馆的,大部分不都是与酒有着各种各样联系的人吗?或是为了友情,或是为了爱情,还有亲情。酒,在这一刻,成为了众人关系的纽带、或是情感宣泄的出口……。

    夜晚,就这么开始了。

    ……

    “感谢招待。”

    “慢走。”

    在送走最后一批客人之后,夜色已经是十分浓郁了,与璀璨的星空相对的,是已经陷入黑暗与沉寂的洛兰城。

    陈墨突然道:“纳提拉,你先上去休息吧。”

    “嗯。”

    与黑夜相对的,可不仅是沉寂。

    在纳提拉上楼之后,陈墨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开始调酒。

    “叮铃”

    酒馆的门被推开了。而陈墨则是继续调着自己的酒。

    “想必阁下就是陈墨先生了吧。”

    来者是一位身穿黑色西服,梳着背头发型的中年男子。身后则是跟着两位跟班,看情况,似乎门外也有几名。

    “听说你这的酒十分有特色,不知陈墨先生有什么推荐吗?”

    此时,陈墨手中调的酒也完成了。

    “推荐的话,就是这个,请慢用。”

    “哦?”

    他有些惊讶,似乎没想到陈墨已经制作好了。同时,内心也不禁对陈墨生出了几分敬畏。便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随从出去。

    自己则是在陈墨面前坐了下来。然后端起酒杯,细品了一口,便道:“嗯,这酒果然不凡。不知可有名称?”

    “名为:彼岸。”陈墨回答道。

    听到陈墨的回答,这位客人不由得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看来陈墨先生已经知道我是谁了?”

    自然是知道,眼前这人,就是引动西城区这次风波的幕后黑手,野狼帮长老会成员——蒙塔!

    “当然知道。”

    见此,蒙塔也懒得掩饰了:“既然知道,那事情就好办了,那我也就直说了,我要……纳提拉!不知阁下是否配合。”

    说到最后,语气也变得强硬了起来。

    如果是换作一个普通人,那就极可能被这股气势吓住。

    而陈墨则是一声轻笑:“呵,我既知你要来,那自然也是提前做出来决定。”

    嗯?

    随即,蒙塔便想起来身前这杯酒的名字——彼岸。这在拉娅语中,就有“拒绝”之意。

    “莫非阁下是想干预我野狼帮内务之事?这可是会让我很难办啊。”说着,便露出一副“十分伤脑筋”的表情。

    对此,陈墨则是回答道:“我做事何时需要理会你们的感受?”同时,将自身气势放开,如同一道气浪,猛得压向蒙塔。

    强者,对弱者的谈判,在一瞬间就能定下胜负。此时,陈墨便是那个强者。

    “嗯唔——”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气压,蒙塔也对不禁一窒,即便是身为六阶斗士的他,也是无法探知到眼前这人的深浅。这说明眼前这人的实力至少在九阶之上!!!

    “你说,我这酒如何?”陈墨笑着,看着蒙塔,缓缓说道。

    同时也将自己的气场收了起来,此刻看上去,就只是一位人畜无害的普通店长而已。

    “呵……这……就…如阁下之愿吧。”

    说完,蒙塔就急匆匆地离开了座位,走出了酒馆。

    直到被外面的冷风一吹,才清醒过来,此刻,才发觉自己的后背早已湿透了。

    在门口站着的随从在看到自己的老板此刻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不禁问道:“老板,你怎么了?”

    蒙塔则是强压下内心的恐惧,颤巍地说了一声:“我们走!”

    走了一两步,还是觉得自己内心无法平静,便招呼了一名靠自己较近的随从,让他上前,贴着他的耳朵,说道:“你回去之后,就偷偷找人把斯达处理了,不要声张……。”

    虽然疑惑蒙塔为什么要这么做,但那随从还是老老实实地点了头,只是明天又会有人要“失踪”了。

    “好的。”

    “嗯。”然后蒙塔拍了拍这名随从的肩膀,也不知是在鼓励他,还是在安慰自己……。

    ……

    于是,夜晚,又再次恢复了平静。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