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洛兰城的酒馆 > 第六章:祈求
    “轰隆”

    此时,正是夜黑风高之日,乌云的遮蔽使得黑夜提前到来。

    仿佛昨天的纷争只是一个开始,一晚过后,整个西城区就像是变了个样,显得危机四伏。即便是常常足不出户的陈墨也感知到了一丝风雨来临的气息。

    而这,无疑是与野狼帮有着莫大的关系。种种的矛盾,终于是在今天爆发了。

    权力与金钱的诱惑,是这次乱象的根源。加上一些外方势力的参与,使整场纷争变得扑朔迷离。

    “轰隆”

    又是一道闪电,一时间,风声,雨声与雷声交织着,使原本就焦灼的气息变得更加沉重了……。

    酒馆内。

    刚下班的工人三兄弟此时正坐在了酒馆里,每人一杯麦酒。

    “啊啊,这些该死的黑心老板,竟然要迪尔大爷为他义务加班。”

    一边喝着酒,一边抱怨着黑心老板的剥削行为。

    “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我们还需要他给的工钱过日子啊。”老三叹气道。

    “是啊,现在是……那个叫啥来着?对,买方市场啊!”

    如此,也确实是啊,自己几个也不过是人临时雇佣的苦力而已,即便自己等人不干了,也会有一大把的人蜂蛹而上的,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啊,自己又能如何?

    想到这里,老大又是狠狠地喝了一口麦酒,借着酒劲,大骂道:“这该死的黑心老板!”

    “崩”

    然后将手中的酒杯重重一拍,发泄着自己心中的不快。巨大的声响也引得一旁的客人们侧目而来。

    而另一边,琳娜也坐在一旁,一边喝着果汁,一边向陈墨抱怨着格雷勒斯将她的“卫兵生活”提前取消了。

    “店长,你说我也不小了,小时候在帝都,什么大场面没见过?!区区帮派斗争!”

    从语气上看,此刻她内心是各种委屈。

    对此,陈墨只能保持沉默。

    因为从现在这个情形来看,格雷勒斯的决定无疑是十分正确的。

    毕竟在帮派的斗争里,只有利益纠纷,没有贵族礼仪……。

    而三兄弟却被琳娜的话所吸引了,本就对帝都充满幻想的几人,也是敏锐地抓到了“帝都”这个字眼。

    只见三人齐齐凑向琳娜,一脸好奇地看着她,问道:“你是从帝都来的?”

    琳娜有些愕然,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见琳娜点头了,三兄弟变得更激动了,就像是找到了自己与帝都的一道窗口,便急忙问道:“那……那…这位小姐,我们能问您一些问题吗?”

    “可以,还有,不用叫我小姐,叫我琳娜就行。”

    “好的,琳娜小姐,在你们帝都,是不是随便扔块石头都能砸到一个高官啊?”首先是老大先按耐不住了。

    琳娜则是摇了摇头:“哪有这么夸张。”

    老二此时也附和着,嘲讽道:“就是啊老大,你问的都是啥问题啊。”

    “呸,你管我啊?”

    然后,三人又是一连串问题抛来。

    “那你们那里是不是每天都有上等的麦酒!然后每天都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吃完还能马上用最干净的水,在一间比这间酒馆还大的浴池里洗澡?”

    噼里啪啦一大堆,弄得琳娜都有些不自在了,不过看在他们这么热情的份上,还是一个个地都回答了。

    “上等的麦酒可能有吧……不过应该不会经常喝。也不会总是吃肉,也有人喜欢吃蔬菜。洗澡确实可以随时洗,不过也不会用这么大的浴缸……。”

    神圣帝国的帝都名为“亚兰斯”。在神圣帝国,人民们一般称它为“帝都”,也有说“圣城”的。不过说“圣城”的一般都是帝国北部边境地区的一些居民,这与神圣帝国的历史有些关系,便不赘述了。

    在帝都,其实是分平民区和贵族区的。

    在平民区,就和现在的洛兰城一样,一般的民居,里面有富人,也有穷人。但即便是那里的穷人,在其它地区,也显得尊贵。

    而贵族区,顾名思义,则是贵族居住的地方,里面大都都是高官之后,或是家中有先辈为帝国做出过巨大的贡献而被封爵的。

    而在贵族区的中心,就是皇宫的所在。

    对于平民区,琳娜了解不多,不过对于贵族区,琳娜还是颇为了解的。于是,琳娜就贵族区的一些事情为三兄弟简单地介绍了一下。

    ……

    “真好啊,你说我啥时候也能成为贵族啊。”老二陷入了幻想。

    “是啊是啊。”

    贵族的生活对三人来说确实是充满着向往的。

    但琳娜却不那么认为。

    琳娜说道:“贵族的生活可没你们想的那么好。”

    三兄弟则是不以为然,说道:“那是你们不懂我们这些平民的痛苦。”

    “你们知道那贵族礼仪有多难学吗!除了这些,还要学习各种知识技能。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有各种各样的交际会……。”

    “那你知道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干着苦力活,拿的钱甚至都没有老板赚的百分之一,还要累死累活地被压迫和剥削。”

    说着说着,几人的话题就从比较哪方更痛苦变成了全员诉苦。

    一瞬间,几人似乎像是找到了同病相怜的人,都开始诉说起自己内心对生活的诸多抱怨,一时是滔滔不绝。

    “是啊是啊,还有那一次,这该死的黑心老板……。”

    三兄弟讲述的主要是黑心老板对他们的剥削。

    “你们知道贵族的礼仪有多麻烦吗?每次我……。还有我爷爷……!”

    而琳娜则是更多地倾诉贵族礼仪的繁琐,已经她爷爷对他的不理解。

    就在他们聊得正热烈的时候。一位在角落里独自喝着酒的那位老人突然站起了身。

    用一种略为沙哑的声音说道:“店长,结账。”

    “好的,承惠,一个银币。”

    等等!陈墨突然感觉这声音似乎有些耳熟,但看背影却一时没能想起来。也不敢拦下询问,便任他离开酒馆了。

    而就在老人走后不久。

    “叮铃”

    门上的铃声却是再次响起。

    不过这一次的铃声却有些不一样,酒馆的门是被猛推开来的。发出来巨大的声响,一下子将全酒馆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一个穿着褐色麻布衣的小男孩猛得跑进酒馆,一下子就窜到了陈墨面前。

    而这个小男孩,正是前些天在店里点烤肉炒饭的纳提拉。而此时的他全身都被雨水淋湿了,血迹混着雨水滴落在地面上。

    只见他神情激动,双眼通红,一把抓住陈墨,脸上流淌的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

    用着一种近乎哽咽的语气,嘶吼着:“求求你,救救拉尔爷爷吧!求你了!”

    语调中带着哭腔。

    陈墨低头看去,与他对视着。

    这是一种什么眼神?陈墨一时无法用语言来描述。但这其中的无助与懊悔,还有那一丝丝的祈求,却是如此的明显。

    琳娜见状,也跑了过来,看着那跪在地面上的纳提拉,急忙问道:“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工人三兄弟等人也走了过来,看着眼前这位跪倒在地面上痛苦的纳提拉,不由得有些唏嘘。

    “这孩子这是……啧啧啧。”

    陈墨看着纳提拉,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而纳提拉此刻已经彻底陷入了痛苦之中,只是嘴里一直嘟囔着:“救救拉尔爷爷吧……。”

    看着纳提拉这副模样,陈墨先是扶起了纳提拉,将他从地面上拉起,然后安慰道:“先冷静,你叫什么名字?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边说着,就倒了一杯热水给了纳提拉。

    听到陈墨的提问,纳提拉强压下自己心中的悲伤,缓缓开口道:“我叫纳提拉,拉尔爷爷让我来这里找你,他说你能帮助我,可……可是,拉尔爷爷他却为了保护我…在四号街区…。”

    悲伤再次占据了纳提拉,他再次大哭了起来。

    看着这位年纪看起来不过十二的小男孩,此刻却是承受着本不属于他这个年纪所该经历的悲伤与痛苦。

    对此,琳娜也是看不下去了,就走到了纳提拉的身旁,轻轻地抱着正在痛哭中的纳提拉,安慰道:“别怕,没事了……别哭。”

    然后拿起桌子上的热水,递给纳提拉。

    “来,先喝口热水暖暖身子。”

    而此时,从酒馆其他客人的讨论声中,陈墨也知道了,原来眼前这位就是前野狼帮帮主那个在逃的儿子——纳提拉。

    陈墨也走上前,抚摸着纳提拉的头,轻声道:“好了,没事了,我都知道了,剩下的就都交给我吧。”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