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域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清宫有毒 > 186 心机
    行至襄樊,我和载湉都觉得应该找一家客栈暂时歇歇脚,一两天后再度启程,因着这些日子一直走的都是荒僻山路,人迹罕至,马车上原在麻城置备的干粮物资,至今也都已经吃用得差不多了,舟车劳顿,马匹也瘦得不行,为了之后的行程着想,怎么也得给马匹吃点好一些的草粱补一补,否则,我们最后只会越走越慢。

    襄樊这个地方虽说不是什么十分富饶之地,但也有属于它自己的繁华热闹,两侧路边多是手艺人摆着的摊位,里头有卖布匹的,也有卖瓷器的,有卖木材的,也有卖玩意儿的,马车早被安置在客栈里头,许久没有见到这么鼎沸的街市,我和载湉都觉得应该要出来简单逛一逛。

    不然岂不是就辜负了。

    我和载湉逛走在前头。

    小坤子跟在后头。

    走了一会儿,我的目光忽被一个卖胭脂的摊位吸引,牵着载湉过去,随手拣了一个玄青色的盒子打开,里头制的是桃花色的胭脂,我用指尖挑出一点抹在唇上,侧头笑问载湉:“好看么?”

    载湉还未回答,摊主就陪着笑道:“夫人可真是好眼光,这是用新鲜桃花瓣拧出的汁液制成的,工序繁杂,只此一盒。”

    载湉打量几眼摊主,摊主看着原是一个约莫四十岁上下左右的男子,长相干净,于是,载湉不免好奇问:“竟也有男子摆摊卖这类女子之物的么?”

    我听言,不免掩面一笑。

    摊主怔了一会儿,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遑论男女?”

    我轻轻一拉载湉的衣袖,侧目看着他,含笑道:“胭脂是女子之物不错,但能制胭脂的并一定全是女子,摊主手艺好,怎么就不能了?”

    载湉一挺眉还要再说。

    我觑着他使了个眼色。

    摊主笑道:“还是夫人明理。”

    我将手里的胭脂盒送过摊主面前,微笑问:“这个多少钱?”

    摊主笑,“原该是一两银子,但见与夫人这般投缘,就算了!”

    我忙道:“这可不能算,摊主是手艺人,赚的就是这个钱。”说着,我就从荷包里掏出一两银子递过去。

    摊主接过,“既今日与夫人这般投缘,那我便再送夫人一枝朱钗,”话音未落,摊主就拣了一只鸳鸯于飞明珠步摇一起包了起来,“双黄鹄,两鸳鸯。这便是这支步摇寓意。我方才打眼就晓得爷和夫人必定鹣鲽情深,甚配这支步摇,我这小摊也能讨个好彩头。”

    载湉笑,“这步摇寓意倒是不俗!”

    正说笑着,耳边忽听得一阵曲调悠扬,我举眸找去,竟发现有一披麻戴孝女子就跪在不远处弹拉胡琴。摊主刚好也把两样东西包上了,双手递到我手边,我顺势指一指前头的女子询问他道:“这是怎么了?”

    载湉也好奇。

    摊主扫目看一眼,了然的“哦”了一声,道:“这女子大约是从外地过来的,近来日日都在此处打着卖身葬父的名头,行吹拉弹唱之事,守着父亲的尸首,说起来也没什么可稀奇的,人都见她可怜,全不跟他一般见识,占着地方也没跟她要租费,可能过两日等这女子凑够了葬父的钱也就会离开了吧!”

    我轻“嗯”一声,点一点头。

    片刻,载湉叹息道:“也苦了这女子一片孝心。”

    我没搭话。

    而后,我和载湉都沉默着朝前走,谁也没先开口。

    路过那女子时,我和载湉都不约而同地看一眼那女子,小坤子似是看出点什么苗头,忽在一侧出声问道:“爷、夫人,咱们要不要帮帮她?”

    我看向载湉。无限 

    其实经过难民那件事后,我确实更加畏惧于世道上头的人心复杂,因而也不敢再轻易出手。

    以前在现代时,我也遇到过很多这样的事情,但现代人大多都知道行乞内幕,所有也没有什么人会主动扔钱给大街上头的乞丐,说白了,在现代乞丐这个行当早就没落了,里头的小九九被人摸得一清二楚,乞丐根本就要不到钱。

    现代人无论男女都已经适应了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竞争场上已经没有性别可分,又哪里还能容得下像乞丐这般有手有脚却偏生不愿意自食其力的人?

    在现代几乎无人看得起乞丐,也不会有人同情。

    因为本就是一场骗局。

    原还以为古人会单纯一点,没现代人那么多弯弯绕绕的心思,但到最后发现,根本都是一样的。

    话说回来,这女子的情况倒也不能完全跟那些乞丐难民混作一谈,虽然我听不懂胡琴,但觉得至少她也算卖了力。

    像她这般卖艺,勉强算得上是在自食其力吧!

    但是为了一两银子就卖身葬父?

    并且听摊主的话,这女子还居然在这里待了不止一日,说不是别有目的我还真有点不信!

    在现代这种人我见多了!

    载湉脚步已然凝滞下来,挤在三三两两的人群中,目光淡淡扫过那女子,随后,收回视线,轻声在我耳边道:“她这胡琴拉得倒是不错。”

    我侧目瞧他一眼,“看上人家了?”跟着一挣眉道:“人卖身葬父,要不给你几锭银子买来做妾?”

    载湉眸光一凛,“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问:“那你什么意思?”

    他道:“这女子的琴艺的确配得上一两银子。况且为了一两银子卖身葬父却也不至于。”

    我道:“是不至于,可见这女子的心思不纯。”

    他道:“人家不过一弱女子,怎得就偏被你想的这样不堪呢?”

    我睨着他,并不回答。

    弱女子?

    呵呵!

    分明就是一心机婊在这儿。

    我正在心里忖度着,小坤子也在旁边道:“小小女子孤身一人,走到卖身葬父这地步也着实是可怜。”

    我淡淡看过他们两个,讶声道:“可怜?”

    两人双双点头。

    他们是真看不出来还是假看不出来?

    于是,我“嗯”一声道:“你们两个觉得她可怜,那你们两个去帮她葬父咯!”

    说完,我就回身要走。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校花的全能保安